【專訪】梁定邦批彭定康說風涼話 人大一地兩檢決定猶如半釋法

撰文:李偉欣
出版:更新:

近年多位年輕人因參加社運而淪為階下囚,其中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暴動罪成被判囚六年,引起前港督彭定康對《公安條例》的憂慮,擔心字眼定義模糊,條例被用作政治用途。資深大律師、監警會主席梁定邦接受《香港01》專訪時批評,彭定康是在講風涼話,認為對方已非港督,卻發表那個位置才說的話,對香港政府並不公道。
高鐵「一地兩檢」條例刊憲後,多名市民隨即提出司法覆核。梁定邦認為,由於案件牽涉「中央地方關係」,料終審法院會提呈人大釋法;他又認為,北京不會在本地法院審議期間就主動釋法,因為早前人大常委會就「一地兩檢」作出的《決定》已有半釋法的效用。

梁定邦認為,「香港法治已死」的批評並不公道。(余俊亮攝)

近年,香港出現不少具爭議性的事件。菜園村、公民廣場、龍和道、砵蘭街等大家熟悉的地方,構成本港部份政治發展的軌跡,隨著不少學運、社運組織相繼冒起,新一代社會運動逐漸萌芽,但又隨着年輕參政者被DQ、社運人士鎯鐺入獄而走向凋零。「香港法治已死」、「立法會淪為橡皮圖章」、針對年輕人作政治檢控的批評聲音此起彼落,連遠在英國的前港督彭定康亦開腔,批評香港《公安條例》被政治利用,有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意指利用法律重判社運人士。

曾任基本法委員會成員的梁定邦,是法律界重量級的人物,亦是亞洲國際法律研究院新任主席。他接受《香港01》專訪時表示,社運人士被判入獄,他們的支持者必然會大肆批評,但他認為香港作為多元化的社會,出現不同的聲音屬很平常,強調由社運人士入獄而產生爭拗,並非法治問題,而是市民表達對政策的不滿,「有部份人觸犯法律,政府依法作出檢控,法院根據法律判案。有人會說,政府應檢控這些人嗎?這是一個政策問題而非法律問題;法院應否判得那麼重?這固然是法律問題,但每個被定罪的人都有權提出上訴,就像黃之鋒也上訴得值,所以梁天琦亦可考慮就判刑提上訴」。

梁定邦認為,「香港法治已死」的批評並不公道,而彭定康指擔心《公安條例》被政治利用的憂慮,亦甚有說風涼話的味道。他說:「若果彭定康現在仍是港督,他決定不檢控參與暴動的人,而請他們來港督府飲茶,這是他的決定。但現時執政者的政策,是對觸犯法律的人提檢控,這完全是依法辦事,並非有政策目的。你(彭定康)不在其位,但就說這些話,好似有點唔公道、講風涼話囉」。

梁定邦認為,「一地兩檢」涉及「中央地方關係」,終審法庭亦會因此提呈人大釋法。(余俊亮攝)

高鐵「一地兩檢」條例刊憲後,先後有五人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在法律界縱橫多年的梁定邦認為,根據《基本法》,「一地兩檢」涉及「中央地方關係」,終審法庭亦會因此提呈人大釋法。至於人大常委會會否像宣誓案般,在法庭未完成審判前就主動釋法,梁定邦則認為不會。

他說,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底通過「一地兩檢」合作安排決定草案,等同「半釋法」,是港府與中央對「一地兩檢」的共識,得到人大常委會投票通過。他同時談到對釋法的意見,認為北京在宣誓風波中,提前對《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是「做多咗」。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