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正實踐風雲計劃精神 區諾軒:協助七名素人出戰明年區選

(梁鵬威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初臨危受命、披甲上陣在立法會港島區補選戰勝新民黨陳家珮的區諾軒,已擔任立法會議員九個月。回顧九個月的議員歷程,他形容自己一直處於逆境,民主派正面對不同的挑戰。他表示,未來會於民政議題上努力,同時重新思考議會的抗爭路向,並強調過去一段時間以不同方式實踐風雲計劃的精神。

對於民主派在上月的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再次落敗,他認為泛民不應把敗選歸於本土派和市民對政局的心淡,他直言這幾年「民主派的工作只在議會就算」,面對現時局勢,區諾軒稱當務之急是在議會外「如何在政治逆境下保存民眾的組織力」。

至於2020年會否再角逐連任?區諾軒直言「坦白說,沒所謂。」他解釋:「最初當選說法是本來這個位是香港眾志羅冠聰,我做立法會議員本身是在一個歷史的轉捩點去做,我覺得不一定是我去做,起碼是當前最重要這兩年,能夠做好在時代要求我要做好的事。」

區諾軒指一直介意的是有指民主派政策研究不足,沒有執政黨視野。(梁鵬威攝)

因六名民主派議員先後因宣誓風波被DQ,令今年出現兩場重要的立法會補選選戰,在單議席單票制下,泛民長勝紀錄遭打破。在上月的九西補選,代表民主派出戰的工黨李卓人以逾萬票差距,敗予代表建制派出選的陳凱欣。選戰過後,不少政圈中人為敗選分析「死因」,有指是由於民主派未能汲取本土派票源和市民對政局感心淡。

今年初臨危受命參選的區諾軒接受《香港01》專訪時指,泛民在「1125補選」落敗,問題在於「大家放多少時間在社區」,他直言這幾年「民主派的工作只在議會就算」。從事地區工作出身的區諾軒表示,民主派應明白地區和群眾組織同樣需要關懷,不能將市民對政局心淡而不投票「一概而論」。

區諾軒引用分析指,在這次補選中民主派於富有階層和基層兩方均未能取得過半選票。對於或因本土派不支持導致民主派敗選,他直言是一個「偽命題」,「不是討好一、兩個政治代表就可以解決問題,最重要是『大家看不到雨傘運動後民主派的整體理念是甚麼』。」面對當前局勢,區諾軒認為,當務之急讓民主派在此政治逆境之下,保存群眾的組織力,「只要有意於地區工作幫忙,多點人贏到區議會,就會有多點希望」。

「做地區要長期畀心機,投放資源,用血汗換回來」​

早前由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提出「風雲計劃」,透過開設培訓班協助有志服務社區的「素人」出戰來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由於戴耀廷正面對佔中聆訊,外界一直有傳區諾軒將接任召集人一職。區諾軒表示,對方近半年都沒找他,他又指以按目前情況,風雲計劃暫時「難以實施」,他指計劃希望各選區均有泛民人士參選,「但暫時睇進度係難以實施,睇唔到有200個人同時喺區(選區)做緊嘢。」

根據過往不少選舉分析,不少建制派擔任區議員的選區,民主派卻往往在立法會選舉取得優勢。區諾軒認為,計劃另一目的是讓立法會投票的選民,能於區議會投票,惟他稱「現實是人地連立法會都不投票」,最重要的是如何尋回這些在區議會投票的選民。他坦言,自己這大半年正實踐風雲計劃的精神,只是以不同方式實踐,「咩叫風雲計劃,就是大家不分黨派,你話有意做區(參選),就會想辦法幫你」。

區諾軒稱,自己現時正照顧七名有機會參選區議會的地區人士,不過他坦言要應付全港地區屬鞭長莫及,「做地區要長期畀心機,投放資源,用血汗換返來。」

區諾軒今年3月當選立法會議員。(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區議員是守城者、立法會議員是將軍

作為雙料議員,到底區議員與立法會議員有何分別?他認為區議員的職責是「舵手、守城的人」,而立法會議員是「將軍」,亦同時在推動民主運動上擔當統籌角色。已任區議員七年的區諾軒,在立法會議員仍是一名新丁。回顧九個月議員生涯,他形容自己一直處於逆境,民主派正面對不同的挑戰,如一地兩檢、觀塘音樂噴泉等議題,「可以見到(建制派)為通過無所不用其極,否決兩星期後又可再次上會。」

對於建制派有意再修改議事規則,民主派議員的抗爭之路將會變得艱難,區諾軒認為未來議會抗爭「要做得醒目啲」,「在議會扔野、嗌幾句嘅現實政治效果好低,」,「抗爭就是要有方法讓政權癱瘓,必需要面向市民的聲音」,他又說當現存的抗爭手法不可行時,便要另覓找其他方法。民主黨兩名議員因今年六月審議一地兩檢期間抗爭,本月被控妨礙立法會人員執行職務罪;他坦言議會抗爭目前難免有所顧忌,「要做到個效果,但亦不引致政權反撲是好考驗政治智慧 。」同時泛民亦正尋覓新路向,他表示民主派正透過在報章專欄、海外訪問,逐漸發展「國際路線」,如香港眾志等到不同國家與當地議員代表講述香港狀況。

對於建制派有意再修改議事規則,民主派議員的抗爭之路將會變得艱難,區諾軒認為未來議會抗爭「要做得醒目啲」。(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未來兩年集中關注民政議題

區諾軒指,一直介意有人批評民主派的政策研究不足和沒有執政黨視野,他坦言泛民雖然距離執政還有很長的一段路,但部分民主派議員在民政議題上非常到位,並非如部分人所言政策研究不足。未來兩年,區諾軒在立法會的定位為何?區諾軒表示,自己是後來者,其他議員已經找到應有政策議題的崗位,未來他自己會在民政議題,如本地體育發展著墨,「不要低估在立法會講嘢有無人理,隔離的公務員乃至基層市民都期望為其發聲」,「要在逆境、劣勢之下,讓道理企喺我地一方,而不是讓更多問題發酵。」

至於2020年會否再角逐連任?區諾軒直言「坦白說,沒所謂。」他解釋:「最初當選說法是本來這個位是香港眾志羅冠聰,我做立法會議員本身是在一個歷史的轉捩點去做,我覺得不一定是我去做,起碼是當前最重要這兩年,能夠做好在時代要求我要做好的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