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廣場「封」旗杆設計曝光 民陣:如中聯辦「政治花槽」阻示威

最後更新日期:

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曾表示有意重開公民廣場,不過重開後限制重重,集會遊行只限申請在周日和公眾假期進行,「中央旗桿平台」亦被禁止進入。自高院裁定政府14年圍封公民廣場屬違憲後,政府更悄悄將「中央旗桿平台」以圍板圍封,當時行政署解釋此舉只是為改善「公民廣場」的整體環境和善用空間進行綠化。

民陣元旦遊行前夕,公民廣場的「綠化」後面貌終於曝光。據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提供的最新照片,政府在「中央旗桿平台」佈滿固定花槽,把這個昔日示威「舞台」重重圍封。由於該處每日需舉行升旗儀式,政府只於平台設有一條狹窄道路,並放置兩個大花盤,以防止示威者使用,首當其衝的將會是明日(1月1日)的元旦遊行。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批評,有關做法如同西環中聯辦門外的「政治花槽」,收窄示威空間。林卓廷亦質疑林鄭公開公民廣場的誠意。

2012年9月,學民思潮發起反國民教育科的佔領政總行動,「公民廣場」的橫幅首次在這裡被掛起。從此政總外、立法會旁的這片空地,成為了公民社會挑戰威權的「兵家必爭之地」。(路透社資料圖片)

2012年9月,學民思潮發起反國民教育科的佔領政總行動,他們在公民廣場內的「中央旗桿平台」作為大台,更在該處掛起「公民廣場」的橫幅。2014年立法會大樓外爆發新界東北撥款示威者衝擊事件,政府同年7月以保安為由,關閉「公民廣場」,更另行加設2米高圍欄。9月26「雙學」發起「重奪公民廣場」,其後公民廣場就未有再開放。

直至去年特首林鄭月娥新上任,曾公開表示有意重開公民廣場,半年後的公民廣場亦重新啟用。不過重開後的公民廣場限制重重,其中集會遊行只限申請在周日和公眾假期進行,平日遞交請願信不能進入,當時成為集會大台的「中央旗桿平台」亦被禁止進入,政府一直以鐵鍊包圍,其後更在該處佈滿花盤。

直至近日綠化後的工程面貌終於曝光,政府在「中央旗桿平台」佈滿固定花槽。(林卓廷提供)

+7
+6
+5

今年11月,高院裁定政府14年圍封「公民廣場」屬違憲,政府隨即決定提出上訴,同時亦悄悄將「中央旗桿平台」以圍板圍封,此舉引起外界揣測。當時行政署解釋指,為改善東翼前地的整體環境和善用空間進行綠化,現正進行以固定花槽代替花盆的工程,增加土壤,並加設排水管道,從而改善種植環境,達致更佳的綠化效果。行政署更強調,「中央旗桿平台」一直不屬於公眾集會和遊行範圍,故有關工程不會減少公眾集會/遊行的空間。

直至今日,「綠化」後的工程面貌終於曝光。政府在「中央旗桿平台」佈滿固定花槽,不僅旗杆四周圍上淺綠色花圃,外圍圓型及腰的石槽上也種上深綠色植物,令人無法在上面站立或坐下,當年反國教「大台」從此消失。

由於該處每日需舉行升旗儀式,政府設有一條狹窄道路,並在出入口放置兩個大花盤,以防止示威者擅闖,惟此舉意味工作人員每日需移開花盤才能進行升旗活動。

今年11月,高院裁定政府14年圍封「公民廣場」屬違憲,政府隨即決定提出上訴,同時亦悄悄將「中央旗桿平台」以圍板圍封,此舉引起外界揣測。(資料圖片/林若勤攝)

民主黨林卓廷接受查詢時表示,政府以大型花槽重重圍封升旗旗杆,無非為阻止示威者使用「旗杆台」,但反而給人虛怯的感覺,「如果有人搞國旗,政府咪搵警察阻止囉,唔使搞到咁誇張,宜家日日要搬開兩大個花盆,每個估計成幾十磅」。

林同樣批評,公民廣場的圍封花槽,性質如中聯辦外阻擋示威者的花槽,而林鄭曾公開承諾會開放公民廣場,就不應收窄示威者使用廣場的自由,事件不禁令人質疑其誠意。

民主黨林卓廷批評,公民廣場的圍封花槽,性質如中聯辦外阻擋示威者的花槽,而林鄭曾公開承諾會開放公民廣場,就不應收窄示威者使用廣場的自由,事件不禁令人質疑其誠意。(資料圖片/林若勤攝)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批評,政府圍封公民廣場旗杆的做法,猶如同中聯辦門外的「政治花槽」,收窄示威空間,增加示威的阻礙和困難。岑子杰強調,元旦遊行一直沒有打算使用公民廣場的旗桿平台作遊行之用,但不滿行政署製造「政治花槽」,改變示威場地的環境。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