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圈風聲】建制為「跑數」同開三會議 終引爆「西環拆天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審議國歌法的法案委員會昨日爆出「意外」,由於泛民不滿會議與另外兩個委員會時間嚴重重叠,不斷要求點算法定人數抗議,建制派「班長」、委員會主席廖長江在忘記「熄咪」情況下,向身旁的民建聯張國鈞直言,若委員會最終流會,「『西環(中聯辦)』實係拆天」,有關對話內容經咪高峰意外曝光。

引發今次事件的源頭,是立法會工務小組小組委員會、《2019年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及《國歌條例草案》三個委員會罕有地在同一時段舉行會議,引起民主派不滿。《香港01》翻查三個委員會的委員名單,發現69名議員中(不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有52名議員同時為其中兩個委員會的委員,當中16名議員更同時是三個委員會的委員,不論是建制、民主派議員也分身乏術。

而「三會重叠」的罕有安排,亦似非偶然,而是有人故意安排,背後原因是…

工務小組主席盧偉國同為三個委員會的委員。(資料圖片/洪嘉徽攝)


《國歌條例草案》委員會昨天召開第15次會議,由《國歌法》備受社會關注,民主派和建制派均總動員加入委員會,故委員數目高達64人,遠超日常的會議;隸屬財務委員會的工務小組委員會,因擁有審批撥款和把關的能力,也有39名議員參與;《2019年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所審議的議題,也是公眾高度關注,故亦有36名議員參與。翻查資料,有52名議員同時為兩個委員會的委員,當中16名議員更同時是三個委員會的委員。

專業議政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昨天也指出,根據《內務守則》第24(b)條,列明「為使議員能與其加何的委員會(包括常設委員會、事務委員會、法案委員會、小組委員會及專責委員會等)的所有黎議,應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量避免編排兩個會議在同一時段內舉行。」

他指出,工務小組委員會早於3月5日已通知召開,審議電子煙的法案委員會和《國歌條例草案》委員會則分別在5月7日和5月14日通知召開,他坦言理解難以避免會議有重疊情況出現,但形容「重疊到這樣的程度,真是非常罕見」,他又反問「後面兩個委員會(吸煙條例和國歌法)的主席召開會議之時,是不是應該避免與另一個大型委員會重疊呢?」正因為會議安排不尋常,觸發泛民不滿,不斷要求點算法定人數,結果在《國歌條例草案》委員會鬧出廖長江中有錯,忘記「熄咪」下爆出「西環拆天」言論。

葉建源坦言理解難以避免會議有重疊情況出現,但形容「重疊到這樣的程度,真是非常罕見」。(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有不具名的建制派議員指出,三個委員人數多的委員會會議在同一時段進行會議實屬罕見。導致這情況的主要原因,是臨近立會暑假休會,不少法案委員會都在「趕會」,加上國歌法法案委員會不容有失,在各委員會佔人數優勢的建制派議員疲於奔命,「每人時間都只有24小時,但須出席多個委員會的會議,情況猶如『跑數』般緊張,最方便的做法,就是把不同的委員會安排在同一時間、不同會議室進行,期間議員穿梭游走於幾個委員會之間,便可變相分身,在同一個時段內出席晒全部會議。」

有建制派議員指,這些委員會的法定人數門檻較低,議員普遍在發言後都不會留在會議室,而且這些委員會的法定人數門檻較低,例如工務小組的法定人數是7分1委員,法案委員會的會議法定人數則為委員人數的3分之1,故在此會議安排一直行之有效。

該議員又指,議員同一時間「走三場」,相對三個會議分散在三個時段較具效率。他坦言,《國歌法》是兵家必爭之地,對建制派而言特別重要,最終觸發《2019年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流會,以及廖長江「失言」風波,也只是忙中有錯。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