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蔡耀昌難忘救程真過程 無悔半生傾注中國民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89年六四當晚,人稱「狗哥」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當時和其他學聯成員通宵看電視,眼看北京軍隊開槍射殺平民學生,只感到無能為力。「往後那幾天是好空虛,好似好憤慨又好悲傷,又不知有甚麼可做,真是一片空白。」隨後一次學聯會議上,他暗自向自己許諾,要終其一生為中國爭取民主。

30年轉眼過去,蔡耀昌守住了他的承諾,為中國民主進程傾付半生青春。回想初衷,蔡坦言當年一切來得非常突然,也曾有過一刻猶豫的搖動。

六四事件後某日,蔡耀昌與學聯開會期間,突然自己走到一邊,「當時在想,對自己有個承諾 ,要終我一生推動中國民主。」(盧翊銘攝)

「當時在想對自己有個承諾 ,要終我一生推動中國民主。」1989年六四當晚,人稱「狗哥」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當時和其他學聯成員通宵看電視,眼看北京軍隊開槍射殺平民學生,只感到無能為力。

「往後那幾天是好空虛,好似好憤慨又好悲傷,又不知有甚麼好做,真是一片空白。」隨後,蔡於一次與學聯開會期間,突然暗自許諾,要終其一生為中國爭取民主。

六四30年,眼前這位為中國民主進程,傾付了大半生青春,回想初衷,蔡耀昌坦言當年一切來得非常突然,也曾有猶豫過的行動。

蔡耀昌坦言,當年懷著一腔學生情懷,自然無畏無懼,「想到二、三十年前做的事,換成現在我會做嗎?可能我會因為家庭、各樣原因,猶疑更多。」(盧翊銘攝)

難忘營救程真 情節如演警匪片

程真逃亡香港期間,曾躲在走私船上,走私犯經過聯繫找上學聯成員。「她被一些人帶住,這不是黃雀行動的營救部份,真的比較麻煩。」蔡耀昌指對方索價較高,學聯曾嘗試與對方討價還價不果,最後由蔡耀昌帶50萬現金前往茶樓交收,一手交貨一手交人。

談起在茶樓的情景,縱然事隔多年,蔡耀昌仍猶有餘悸。「我長這麼大,很少拿幾十萬現金上街與人交收,真的很像警匪片」,一方面擔心被搶錢或遇上騙子,萬一丟失巨款難以交代;另一方面,又恐性命有虞。

蔡耀昌為保險計,帶兩人同行,其中一個負責攜錢在附近等候,他先行上茶樓視察環境,「上去見到貌似船家的人士,還有程真。」確認是程真本人後,蔡方下樓取錢,「我叫另一位同學不要上去,萬一有甚麼事,過了時間還沒見我下來就快點報警。」

為民運投注三十年青春歲月,即使今日中國人權狀況非旦未有寸進,反而大開倒車,蔡耀昌仍然無悔。(盧翊銘攝)

最猶疑的一次: 1991年親上北京

30年後,蔡耀昌談起這次茶樓「救人」經歷,他坦言當年懷著一腔學生情懷,無畏無懼,「想到二、三十年前做的事,換成現在我會做嗎?可能我會因為家庭、各樣原因,猶疑更多。」


蔡耀昌回想整個民運生涯,最猶疑的一次是1991年親上北京了解民運人士情況。

「1990年尾有波斯灣戰爭,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關注減弱,中國政府希望趁機清理89民運最後一批未審的人,包括王丹、劉剛、王軍濤、陳子明等人。」蔡耀昌表示,當時學聯商討,認為可到北京打聽訊息,回港向傳媒傳播,令更多人關注內地民運狀況。當時身為學聯秘書長的蔡耀昌,自認為責無旁貸,「真的要一個人上去的時候,當然有猶疑,因為你知道去北京是甚麼局面。」

為民運投注30年春青歲月,今日中國人權狀況非旦未有寸進,反而大開倒車,蔡耀昌仍然無悔,「在過程中你能夠幫到人,在那個環境中你覺得做了一些正義的事;雖然未能夠很大地改變歷史,但在那一刻你做了些大家都覺得有意義的事。」
 

+4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