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黃均瑜:經濟體邁向現代化 積累矛盾均以暴力舒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教聯會會長黃均瑜、六四真相研究組聯合召集人張家敏、支聯會秘書李卓人、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兼學聯常委呂天忻今(2日)出席港台節目《城市論壇》。

張家敏於節目稱,當年是學生將運動推向極端,被問到是否承認中共曾殺人?他稱「承認有暴民殺解放軍,都承認解放軍與群眾衝突期間有殺人」,但就未有正面回應中共應否需要調查和問責;李卓人則表示要堅持追究屠城責任,強調每年六四的燭光除悼念外,亦是訴控中國對國內民主的鎮壓和對香港自由空間的壓縮。

被問到是否承認中共曾殺人?張家敏則指「我承認有暴民殺解放軍,都承認解放軍與群眾衝突期間有殺人,這個是全面真相」。(城市論壇facebook)

張家敏在節目上表示,當年的民運被推向極端、絕食,他引用書籍《八九民運史》稱當時運動分為「三線計劃」,一是學生製造壓力;二是知識分子出謀獻策;三是由關鍵人物同政府談判,認為當時事件難以解決,強調軍隊開始時都無武器,但其後因學生激進的反應,故需要使用武力。

李卓人隨即問對方是否「要合理化鎮壓?」,強調當年六四多人死亡,張家敏即反駁指「我就同講你死幾多人」,他稱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曾指當時只有200多人死亡;時任國務院發言人袁木稱有300多人死亡。呂天忻其後引「白官解密文件」反駁對方,稱死傷人數達1萬多人,質疑對方聲稱其數據屬權威。

呂天忻(左)引「白官解密文件」反駁對方稱死傷人數達一萬多人,質疑對方聲稱其數據屬權威。(城市論壇facebook)

呂追問張家敏稱對方引述有300人群眾死亡,是否承認中共曾殺人?張家敏則指「我承認有暴民殺解放軍,都承認解放軍與群眾衝突期間有殺人,這個是全面真相」。呂再問張「中共是否應承認屠城責任?」,張家敏回應指「中國政府有否在群眾無受抵抗時殺人,如果有是屠殺,但聽回(學運領袖)柴玲等人說是沒有」。當再被追問是否贊成中央進行調查?張家敏則表明中央於當年的6月6日已發表講話,而當年的北京市政府亦有全面報告。

李卓人稱,為何中共不讓人知道真相,是因為他們手染鮮血鎮壓學生,「我們在香港仍有空間燃點悼念燭光,希望大家珍惜」。他強調燭光同時控訴中國對國內民主的鎮壓和對香港自由空間的壓迫。當他問及張家敏為何中國的網絡上刪除所有提及六四的事件時,張家敏聲言民間有不少調查,認為中國內地、香港開放程度相當高。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表示,「在歷史上,所有世界經濟體,當邁向現代化和工業化,所積累的矛盾很多時候都會通過暴力去舒緩」,如香港都發生數場「暴動」,「發達國家有哪個無經歷這個過程」,認為六四對中國而言是挫折。(資料圖片/吳鍾坤攝)

黃均瑜則表示「在歷史上,所有世界經濟體,當邁向現代化和工業化,所積累的矛盾很多時候都會通過暴力去舒緩」,如香港都發生數場「暴動」,「發達國家有哪個無經歷這個過程」,認為六四對中國而言是挫折。他稱,六四問題至今已遭「象徵化、圖騰化」,如大家探討龍是否存在時,大部人會認為自己是龍的傳人,到今日都有不少人稱自己是六四的傳人,強調不同真相在不同人面前有不同解說,「問題在於你用自己的標準,要求其他人給予答案是不好」,自己不會將六四放在高位。

李卓人則強調堅持追究屠城,因當年所有人都希望中國走向民主,惟30年來民主、開放、改革、自由沒任何進步反而例退,故堅持要揭露政權的本質;呂天忻認為中大學生會認同六四不應該遺忘,雖不認同支聯會的傳承、儀式、綱領,但會用自己的方式去悼念六四。

李卓人強調,每年六四點起燭光,除了為悼念死難者外,也是訴控中國對國內民主和對香港空間的鎮壓。(資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