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李柱銘憶八號風球照遊行 程介南第一個呼:打倒李鵬

最後更新日期:

六四民運三十周年,不少民間人士舉辦活動以作記念。今(1日)日下午於港島區舉辦的六四社區導賞團,邀得當年致力於聲援天安門學生運動、支聯會創會副主席李柱銘作為導賞嘉賓,以當事人的視角,講述一段香港本位的六四記憶。

導賞團於銅鑼灣集合,在時晴時雨的天色下,廿多名參加者自起點出發,第一站前往的是跑馬地馬場。

30年前,自四月開始在民間累積起來,支持北京學生運動的情緒已經如箭在弦。民促會發起在5月20由維多利亞公園出發,遊行至當時中國駐港最高機構新華社位於跑馬地的辨公室。但89年5月19日,颱風布倫達襲港,至20日清晨天文台掛起當年首個八號風球。李柱銘憶述,為免有市民受傷,當年本來打算取消遊行,但有人點出如果突然取消,仍可能有市民上街,造成更多混亂,李柱銘於是同意繼續舉辦遊行,並穿上泳褲出席。

出發前,李柱銘等人向集會人士千叮萬囑在集會時避免呼叫:「打倒李鵬」,「李鵬下台」,以免一發不可收拾。但由維園起步的遊行隊伍情緒非常高漲,最後竟然由建制派的程介南第一個高呼「打倒李鵬」。 

導賞途中,李柱銘向同行團友提起兩宗支聯會成立時受各方協助的往事。

1989年,支聯會召集成員後逼切於短時間內成立,需要成立公司,於是找來大律師幫忙草擬公司章程。一般程序上,草擬好的公司章程要先呈交政府,期間可能要經多番修改,才被政府接納,會浪費很多時間。但當時政府律師意外出手相助,指點會方如何草擬文件,結果竟於數日就完成相關文件程序。另一方面,民間亦有有心人為支聯會的成立出力。李柱銘提起,當時曾有一名不記名的女士,以支聯會名義自發向市民舉辦籌款,籌得十多萬元後由她本人專程將錢指定交至時任支聯會正副主席的司徒華及李柱銘手上。

「當年左中右一同譴責中共屠城,好團結,大家一心希望爭取民主。」李柱銘憶述當時營運支聯會壓力最少。

六月四日後,各界協同發動的黃雀行動將數以百計的民運人士救出後,李柱銘四出尋求外國領事收留民運人士,美國領事表示只能收留知名度較高的數人。他唯有再向其他領事求助,所幸最終找到法國領事表示願意收留全數獲救的民運人士。

(鄧栢良攝)

在警方向馬會提出請求下,5月21日,跑馬地馬場破例開放予港人作為當日「港島環城大遊行」終點的歷史後,導賞團沿皇后大道東爬坡上斜,到達現已改建成酒店的新華社舊址。

李柱銘憶起,六四事件後,他為協助被派往北京採訪的香港記者由北京經空路返港,找到時任港龍CEO、包玉剛的女婿,立法局委任議員蘇海文幫忙。蘇海文當年一口答應,並承諾只收取約十多萬港元的基本費用,只開出至少於兩小時前通知他的要求。

李柱銘指,當時身處北京的李卓人本來亦乘坐該班接載記者返港的航班,但上機後被北京國安人員發現,並發言指如果李卓人不下機,則全機不可起飛。最終,李卓人離機,及後更被國安人員扣押。李柱銘當時在香港與譚耀宗一同前往時任港督衛奕信的辦公室,要求英方協助李卓人返港。衛奕信口頭答應將通知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及外交部,但李柱銘認為事態嚴重不肯就此離開,直至衛奕信當場傳達過後才從辦公室離開。  

導賞團一行人從皇后大道東離開後,乘坐巴士前往當年13間大專院校學生於5月4日舉行集會的遮打花園。李柱銘並未走完導賞團全部6個地點的行程,在這一站作為嘉賓及民運當事人作出勉勵港人的發言過後便脫離隊伍,由導賞團主辦人,新一代社運人士陳景輝帶領團友完成餘下行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