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帶示威者求診須向醫護人員講暗號 鄺俊宇:白色恐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今(18日)接受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時表示,日前有參與示威的學生到公立醫院就醫期間被捕,有肺部不適的傷者向他求助指不敢到公立醫院求醫。鄺俊宇形容情況是白色恐怖,但感激前線醫護人員想保護求診者。

鄺俊宇指,同事帶傷者求診甚至要向醫護人員講暗號以保護示威者。鄺俊宇對這種奇怪的情況感痛心,呼籲市民「如果你發夢時吸到催淚彈,唔駛驚,搵鄺囝。」

鄺俊宇因反修例男子墮樓亡傷心痛哭。(資料圖片/王譯揚攝)

6月12日衝突前夕,有大批警察封鎖金鐘地鐵站對青年人搜身,當晚在場協助被搜身人士的鄺俊宇,事後被大量網民於發文讚賞他於事件中「無處不在」。鄺俊宇憶述當晚情況,解釋自己列印出《警隊條例》54條「截停、扣留及搜查的權力」,因為不想每次合理解釋權都在警方。他相信當晚情況若無立法會議員介入效果差很遠,因為議員有憲制責權力可要求警方解釋搜查原因,「至少對我禮貌啲。」

對於自己被網民封為「鄺神」,鄺俊宇指「抗爭的世界無神,要每位手足合力先做到。」他表示正準備在本週立法會大會提出休會辯論,要求當局就612事件交代。

感謝連登網民處理抺黑橫額

有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者梁姓男子,日前在太古廣場危站5小時後墮樓亡,鄺俊宇曾到現場勸說。他在節目中透露,經歷事件時自己情緒差,「試過一打字就喊」。對於有網上媒體一度錯報指鄺俊宇曾致電死者並教唆其跌到氣墊上,鄺斥該媒體手法卑鄙卑劣,澄清自己由頭到尾都未能與死者講話,「我 8點半到場,三次要求警方放我入封鎖線被拒,警方表示有談判專家到現場。」他再走到對面馬路,試圖用擴音器與梁男對話,但未成功。

鄺俊宇自言「我對得住天地良心」,並特別公開感激連登網民,因為當晚有人在太古廣場附近掛起抺黑他的棋額,連登上有網民號召人去太古廣場處理橫額。「最令人窩心的是,處理完之後立即有人話 『唔好俾鄺囝見到、唔好俾鄺囝傷心』,鄺囝都係知道咗,我想感激大家,多謝你哋好保護我。」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