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上任兩年】田北辰:戰勝唔輸得心魔可脫困局 重啟政改贖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明天是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兩周年,亦是林鄭政府管治威信最低沉的時刻。《逃犯條例》修訂觸礁,社會面對前所未有的撕裂,行政、立法、警民關係劍拔弩張,逾百萬名市民走上街頭抗議,林鄭月娥向公眾致歉時,亦承認未來3年施政將會舉步維艱。

身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接受《香港01》專訪時,坦言對林鄭因修例風波而陷入管治危機感到可惜,「她是一個有能力的人,一個表現超班的政務司司長」,但處理政治事件時欠缺觸覺和退讓,不懂得妥協的藝術,「試想一個考第4名會哭的人是甚麼心態?是不可以輸,但當你一定要考足100分時,你會有支持者,同時亦會撕裂社會」。

田北辰認為,能夠讓林鄭走出管治危機的法門,是她要先戰勝心魔,「讓做特首的林鄭月娥,控制和說服考第4名時會流淚的林鄭月娥」,然後再說服北京讓香港在2020年之前重啟政改,市民可以普選特首,危機或能迎刃而解。

田北辰認為,林鄭並非一名政治家,不懂得妥協的藝術。(梁鵬威攝)

現年62歲的特首林鄭月娥從政以來一向予人「好打得」的形象,兩年前成為香港首位女特首,更是把她的政治生涯推向另一個高峰。上任以來,她在處理DQ議員、高鐵「一地兩檢」、訂立《國歌法》、取締民族黨打撃港獨、提出「明日大嶼」願景等具爭議的議題都所向披靡,卻在修訂《逃犯條例》時滑鐵盧,遭逢其政治生涯中最為嚴重的打擊,為餘下施政及連任之路埋下催命符。

「驕兵必敗,當你手風太順時會有問題,很多風險都難以評估。就好似買賣投資一樣,你買10鋪都中,在買第11鋪時就『瞓身』下去,然後一鋪清袋」。田北辰回顧林鄭兩年來的管治,認為她在應付理性、客觀和無政治化的議題上,能力綽綽有餘,是個「超班的政務司司長」,市民覺得她很勤力,「直至修例前,大家講起林鄭都覺得她Good(很好)呀」。不過,他認為林鄭並非一名政治家,在修補行政立法關係及社會撕裂兩方面表現差勁,「她原則很強,但手法欠奉,在不少事情上都有理念,然而處理的手法和程序完全不肯妥協……其實四屆特首都無一個是政治家,因為無人需要爭取選票,所以很多時都不懂得妥協」。

修例風波觸發逾百萬名市民上街抗議,使林鄭政府陷入管治危機。(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出問題

修訂《逃犯條例》風波引發逾百萬名香港市民上街抗議,遊行人數遠超2003年反對23條立法的50萬人,使近年因聚焦經濟改善民生而政治上稍為平靜的香港,一下子翻天覆地,民眾把矛頭指向不願意撤回修例的林鄭月娥。

田北辰認為,林鄭政府落入如斯境地有多項因素。首先,政府把台灣殺人案及修例兩件事綑綁在一起,令外界質疑這是林鄭的主意還是中央的旨意,背後是否有陰謀;之後法律界、專家學者、商界和立法會議員相繼發聲,提出其它爭議性較低的方案,例如他提出的「港人港審」的建議,希望提升移交逃犯的保障,都一一被港府拒諸門外。6月9日,逾百名市民上街抗議後,林鄭再堅持將《條例草案》直上大會恢復二讀,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更明言規限審議時間,在7月立法會休會前通過,最終導致民意「爆煲」,「成件事就是佢決定咗點做,所有嘢都是迎(合)住她的最終目標去做,咁即是完全無妥協的空間」。

他又認為,修例一事相當複雜,一開始交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處理已經「出事」,「李家超不熟法律,但件事的本質就好多法律問題,鄭若驊好似做顧問般,李家超就做箭靶,問乜都係答相同的答案,當熟法律的人向他問問題,咪搞到佢答到面懵懵囉.......如果你要搞呢壇野......呢兩個人都唔夠班」。

田北辰又認為,整場修例風波最致命之處,是當局一開始把修例包裝成由林鄭主導,但後來中央政治局常委表態,再到台灣表明拒絕接受以修法為前提的個案移交後,港府仍要一意孤行,給社會的印象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出了問題。

一個考第四名會哭的人是甚麼心態?是不可以輸,但當你一定要考足100分時,你會有支持者,同時亦會撕裂社會
田北辰

田北辰認為,林鄭要走出這場困局,就要先戰勝心魔,擺脫「唔輸得」的心態。(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林鄭曾在一個訪問中說,自小成績名列前茅,卻因虛榮心作怪,令原本喜愛英國文學及歷史的她在會考時選擇讀理科,最終物理僅得D級成績;好勝心強加上習慣「拎第一」的心態,令她考試中僅得第4名而痛哭一場。回想當時,林鄭認為壓力是來自於自己「輸唔起」的心態。田北辰認為,林鄭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事事都希望拿足100分,正是因為這種心態,令她不懂得妥協,「一個考第4名會哭的人是甚麼心態?是不可以輸,但當你一定要考足100分時,你會有支持者,同時亦會撕裂社會」。

擺脫「唔輸得」心魔

田北辰認為,林鄭要走出這場困局,就要先戰勝心魔,擺脫「唔輸得」的心態,而她唯一可以贖罪的方法,就是在餘下任期,遊說中央在2020年之前重啟政改,讓香港人決定普選特首的方法。對於林鄭未來與民主派、建制派和北京的關係,田北辰認為她不至於眾叛親離,但亦是四面楚歌,往後施政只會綁手綁腳。而中央會否因此更換特首,則難以估計,「在『一國兩制』下,對北京來說信任是很重要的,你唔好搞到我,但這件事是你(香港)拉埋我(北京)落水,到最後大家都輸,包括支持她的中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