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七一宣言》等文宣被譯成多國語言 一覽各宣言重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月來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引起了多場大規模遊行示威及警民衝突,網民撰寫文宣的工作更從未停止,數篇於網上廣泛流傳的宣言,包括示威者在七月一日成功進入立法會後宣讀的《七一宣言》,以及由港大學生刊物《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的公開呼籲影片,已經被網民翻譯成多國語言。

當日進入立法會會議廳的示威者所宣讀的宣言全文(資料圖片/連登討論區)

七月一日當晚,逾百名示威者成功衝擊及佔領立法會數小時,在場示威者其後響應網民在網上討論區及通訊軟件Telegram中的呼籲,宣讀由網民自發撰寫的《七一宣言》(又名香港人抗爭宣言),向傳媒清晰表達衝擊目的及背後訴求,最後該宣言亦被翻譯成英語、法語、日語等語言。

宣言指出,示威者「並不想走上以身對抗暴政的路」,但政府屢次對示威者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等意願置若罔聞,亦漠視市民以和平或衝擊的表達手法之下,示威者們「不得不進行各種佔領,不合作運動、乃至今日佔領立法會行動」,逼迫政府聽取民意。宣言亦重申以往的四大訴求,包括撤回修例、收回暴動定義、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亦加入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雙真普選的訴求。宣言最後呼籲大眾團結一致共抗惡法、守護香港,亦「不願香港再有為民主、為自由、為公義再添亡魂。」

此外,網上亦流傳《金鐘宣言》及以此為基礎撰寫的《香港己亥宣言》等文宣,後者更被翻譯成中、英、日、韓、法等國語言。前者重申本次運動五大訴求之外,亦宣告港人「將永遠以追求本來應有之普世價值及社會制度為己任」,而這次反修例運動是港人為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所作出之公民抗命活動。此宣言亦表示,香港沒有民主選舉是一切問題的根源,並稱如果不進行改革,落實行政及立法機關雙普選,港人「必將舉起手中的武器及盾牌,推翻暴政,推翻議會。」宣言亦要求將6月9日定為法定紀念日,以紀念上月所有曾為此付出過的港人。

至於《香港己亥宣言》亦保留了要求政治改革以保障港人利益及權利、釋放近年入獄的政治犯、成立獨立調查警方部門及追究警方責任等訴求。此外,宣言重申港人「以追求生而俱來的天賦自由、公民及政治權利,及代表港人的政治制度為己任」,並稱港人應重新修訂香港憲法,確切落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原則,同時要求廢除一切侵犯人權的基本法條文如廿三條。

與此同時,近日網上亦流傳一段由《學苑》前總編輯,《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的梁繼平的呼籲影片。當日梁進入立法會後呼籲其他示威者「如果能夠佔領的,進來這裡與我們佔領」,並稱如果會議廳內有足夠多的示威者就會越安全,警察亦難以驅趕他們。他續指,要以佔領方式延續衝擊行為,不能夠「快閃」,否則會被傳媒渲染成暴徒。他更呼籲示威者要繼續留守,並稱如果離去,「明天一早,香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個月的犧牲完全付諸東流」,同時「整個公民社會會有十年永不翻身」,參與的學生亦會被捕。該影片時候被廣泛流傳,其字幕亦被翻譯成、西班牙語、德語、法語、加泰語等外語。25 歲的梁繼平在2013年至2014年任港大學生刊物《學苑》總編輯,亦是《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畢業於香港大學政治學與法學雙學位,目前他於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他有份編著的《香港民族論》鼓吹香港獨立及香港公民民族主義,此書曾被上任特首梁振英到立法會宣讀其任內第3份施政報告時點名批評。

《七一宣言》全文如下:

各位香港市民,

我們是一群來自民間的示威者。萬不得已,我們並不想走上以身對抗暴政的路,以佔領香港特區政府立法會作為我們談判的籌碼;但滿口謊言、滿口歪理的政府卻無意回應香港人不斷走上街的訴求。我們只好以公義、良知、以及對香港、對香港人無窮無盡的愛,去抗衡橫蠻的政府。

香港特區政府成立至今22年,政經民生每況愈下。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上台後,情況變本加厲,更漠視民間逾百萬民意,推出「送中惡法」。市民於6月起前仆後繼,各盡其力,或和平、或理性、或奮勇、或受傷流血,以一顆熱愛香港之心,懇求政府撤回修例,而政府置若罔聞,不諳民情,竟置香港大眾於不顧,甚至以民為敵。

現任特區政府已非以港人行先,為使政府聆聽港人聲音,我等市民不得不進行各種佔領,不合作運動、乃至今日佔領立法會行動。社會或對我等佔領者有所批評,但追本溯源,社會撕裂之誘因為何?民怨每日俱增之本源為何?香港何辜?香港人何以被追逼至此?我等港人沒有武裝,沒有暴力,只能以秉持正義於心,無畏無懼,奮勇向正。希望能香港政府能及時回首,重回正軌:

我們佔領者,要求政府完成五大訴求:

一、徹底撤回修例

二、收回暴動定義

三、撤銷對今為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

四、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五、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在三位年輕市民殉道。我等未忘憂憤,然心存善念,不願香港再有為民主、為自由、為公義再添亡魂。希望社會大眾團結一致,對抗惡法,對抗暴政,共同守護香港。

佔領立法會示威者發言全文如下:

(有些人)不懼生命危險衝進來立法會,我們才可以進來。當我們撤離了如果,我們就會明天變成TVB口中的暴徒。他們會拍下立法會裡面的頹垣敗瓦,一片凌亂,指責我們是暴徒。所以現在我們整個運動是不能割席。我們要贏,就一起繼續贏下去。要輸。我們就要輸十年。我們整個公民社會,我們整個公民社會是會有十年永不翻身。我們的學生會被捕,我們的領袖會被捕。所以這次我們要贏就一定要一起贏。

如果你能夠佔領的話,你考慮清楚能夠佔領的話,和我們一起佔領這裡。我們這裡越多人,我們這裡越多人,我們就越安全。警察沒辦法在這裡放催淚彈,我們會死的。他沒辦法在這裡用警棍驅散我們一千個人,對嗎?呼籲外面的朋友,如果能夠佔領的,進來這裡與我們佔領。因為我們沒辦法回頭,我們做到這一步。我們不能夠再玩快閃了。這一刻,我們不是玩快閃。因為佔領立法會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我們無法再回頭,所以如果你有能力的話就佔領這裡;沒能力的話你可以用和理非的方式包圍立法會,用你的身體保護我們,好嗎?我們真的不能再輸。如果我們今晚回去開冷氣睡覺,明天一早,香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個月的犧牲完全付諸東流。我們難道想要那三條人命、我們付出很多天的血汗白白浪費?我們真的不能再輸。如果我呼籲外面的同學不要再野餐,不要再快閃,進來和我們一起佔領。

太陽花學運當年學生佔領之後,大人、和理非領袖、立法會議員是在出口保護我(他)們的啊。所以我們學生,我們首先不要去想別的事情。我們一定要足夠的手足、足夠的朋友有這份勇氣一起進入這個會議廳。我們越多人,這裡就越安全。我取下口罩是想讓大家知道,其實我們香港人真是沒有東西可以再輸了。我們香港人真是不可以再輸了。當我們再輸,是十年。你們想想看,十年。我們的公民社會就會一沉百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