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罷工】林鄭記者會發言全文 批示威者「將香港推上不歸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首林鄭月娥今早(5日)聯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於特首辦見記者,是她於上月底就中聯辦遭衝擊後,兩周後再次會見記者。她指出,社會現時不安全不穩定,形容這種玉石俱焚的做法只會令香港推上不歸路。以下為其發言全文。

行政長官:各位傳媒朋友、各位香港市民,過去兩個月,香港幾經折騰,市民受傷、警察受傷。香港一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在此我們可以自由表達意見、可以和平有秩序地遊行,但是一連串極端暴力行為正把香港推向一個十分危險的境況。過去一、兩個星期,我們看到暴力和破壞行為不斷升級,由任意阻塞地鐵車門──我知道今早很多鐵路又出現這種現象──四出癱瘓主要幹道,包括多次堵塞過海隧道,拆毀很多交通燈,圍堵和攻擊各區警署,肆意破壞公物等;有些暴力分子對於持不同意見的市民作出恐嚇和在網上欺凌,一小撮極端暴力人士甚至擲磚、縱火、擲汽油彈、製造炸彈、藏有大量攻擊性武器,這些都是非常嚴重的罪行。

香港是一個我們非常引以為傲的自由社會。自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但是一部分人用暴力表達他們的政治訴求,罔顧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更嚴重的是部分極端分子已經令這件事變質,有人污損國徽,甚至把升起的國旗拆下來丟落海,他們揚言要「搞革命」,要「光復香港」。這些行為已經遠遠超越原來的政治訴求,這些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的違法行為會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

各位,我明白市民對於政府有不滿,但希望大家想一想,我們是否要押上七百多萬人的穩定生活和香港的未來作賭注。現時我們的經濟和民生已經出現了問題,市民的生計、市民的飯碗都會受影響,我們的社會已經變得不安全、不穩定,這些都不是在短時間內可以容易重新建立起來的。這一種有人形容為玉石俱焚的做法,會將香港推上一條不歸路。對政府不滿並不等於要縱容暴力,暴力只會令目前的問題更糾纏不清、難以解決,令香港社會陷入十分焦慮和危險的境地。

今日,有市民選擇以罷工的方式來表達意見。我們一直都有密切注視情況的發展,亦啟動了跨部門協調機制和作出應變,以確保緊急和公共服務不受突發事故所影響。無論有甚麼政治訴求,希望大家可以和平表達。有人可以選擇罷工,但亦應該尊重別人上班的自由。很多「打工仔」都是「手停口停」,堵塞道路或阻礙這些朋友上班,打破這些朋友的飯碗,受影響的將會是很多基層家庭。事實上,我現在掌握今日不少想上班的市民已經因為鐵路服務受到「不合作運動」的影響而未能夠上班。

最後,由於事態正在急速發展而且擴散到各行各業,警方由今日開始會每日舉行記者會,而政府部門亦會按需要舉行跨部門新聞發布會,首場跨部門新聞發布會將在今日下午舉行。

在我請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分別說今日公共服務的情況和香港經濟面對的風險之前,我想用英文說幾句。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我簡單扼要說說在公共服務方面的最新情況,但在此之前,我想呼籲全體市民真的要緊守工作崗位,任何的罷工和暴力衝擊對香港完全沒有好處,除了影響市民日常生活,亦會影響到我們的經濟活動,希望大家真的能夠冷靜下來。第二,今天早上,我了解有很多市民都提早出門上班,我感謝他們。

我們特別關心的是現在一連串的「不合作運動」和罷工行動對於公共服務的衝擊和影響。我們經最新評估後,已經全面起動有關部門的協調機制、監察機制,運輸署的緊急事故協調中心已經提升到最高工作狀態,一遇到有突發事故會盡快協調,確保對我們的廣大市民的影響減到最低。

今天早上大家最關注的就是港鐵多條路線已經停頓,亦有些示威者純粹以「不合作運動」霸佔了一些地鐵站,目的是癱瘓整個港鐵的運作,我們對這些行動深表遺憾,對上班的市民在及其他市民生活構成很大的不便。由於這情況,如果有些僱員由於交通阻塞等等而未能夠如期上班或要遲些才能上班的話,我呼籲廣大僱主應該要體諒、彈性處理,大家是在一個困難環境的時候採取包容態度,希望明白。

第二,我們亦知道有些社福界的同工有部分有可能參與罷工。據我們了解,緊急服務到現時為止暫時沒受影響;但非緊急服務方面,如果有受眾有困難的話,可以致電社會福利署熱線電話23432255求助。醫療方面,最新情況顯示,暫時主要服務並未受到大影響。

對於公務員的體系來說,我覺得我們在這麼困難的時間,全體公務員,我們更要團結、緊守崗位,發揮我們服務市民的精神,一起面對現在的困難。多謝大家。

財政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各位市民早晨。香港經濟正在面臨一個非常嚴峻的處境,面對非常大的下行壓力,我們同時要應付外圍經濟的困難和香港內在所面對的困難。外圍正如大家所知,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溫帶來很多不確定因素。上星期美國總統特朗普亦宣布九月一日開始對中國進口的3,000億美元貨物加徵百分之十的關稅,而中國亦隨即表明如果他這樣做的時候會推出反制措施。國際貨幣基金會不久前亦第四次下調全球經濟增長率至百分之三點二,是十年來最低。同時英國「硬脫歐」的風險仍然存在;中東的地緣政治局勢亦不穩定,因此外圍環境是複雜多變,存在很多不明確因素。

本地方面,過去兩個月的社會事件亦影響了我們的經濟情況。不少店鋪、酒樓、零售都表示其生意受影響,正如行政長官剛才指出,有部分店鋪是間歇性被迫停業。各位朋友,我提供一些數字供參考。我們公布了第二季GDP增長是百分之零點六,表面看與第一季差不多。但大家想深一層、仔細一看,如果作季節性調整,第二季與第一季比,經濟增長是負百分之零點三,換句話說經濟增長失去了動力。如果接下來第三季都出現按季負增長的話,技術上我們會進入衰退的情況。出口方面,今年第一季下跌,第二季亦下跌,而且幅度亦加快。第一季下跌百分之三點七,第二季下跌百分之五點四,而六月份單月下跌百分之十。進口方面亦面對類似情況,第一季下跌百分之四點二,第二季加速到百分之七。如果看投資的情況,固定資本形成總額,在第二季按年下跌了百分之十二,是十年來最差的情況。

零售方面,在五月下跌百分之一點四,到六月加大到下跌百分之六點七。其中珠寶、首飾、鐘錶下跌百分之十七,而電器和一些耐用消費品下跌百分之十六,就連服裝零售生意都下跌百分之八點二。飲食業的環境亦很困難。飲食業下跌了百分之零點四,如果將第二季和第一季比,跌的幅度是百分之四點六。大家知道飲食業包括餐飲、旅遊、住宿這些行業,僱用了很大的人口,大概22萬。而面對貿易摩擦的物流、貿易亦僱用了72萬人。因此經濟下行的壓力將會影響到我們的民生、經濟。

各位朋友,我們過去數年比較安穩的生活,是很多代獅子山下香港人努力的成果。正如行政長官剛才指出,我們如果將七百萬人的安穩生活作為一個注碼,很容易將香港推入一個不歸路。大家對政府處理條例修訂、對政府施政有不滿意,我們是聽到的。我們亦會正如行政長官之前指出,多聆聽和多與不同業界溝通,改善我們自己。希望大家在做任何行動之前,真的要停一停、想一想,要三思。多謝大家。

+18
+17
+16
林太,想問面對現時這麼多流血衝突,其實政府可否說一句,就是說現時真的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草案?以及可否說服大家,現時有些意見指希望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有否一些甚麼壞處令你覺得凌駕各方認為的好處,而令到你不接受這個建議?是否真的是警察工會不同意或反對,那麼你就不做?第三,面臨民調下滑,不少市民都質疑其實特首這段時間做了甚麼,除了譴責之外,還做了甚麼去化解這次的危機,減少暴力衝突?你是否認同其實你自己亦陷入了一個信心危機?可否說說其實這段日子你做了些甚麼?謝謝。
記者

行政長官:首先,我早前會見傳媒時,已表達了政府對於在社會上就修例工作訴求的回應,所以政府並不是沒有回應,但或許我們的回應未能夠滿足到部分人士的訴求。大家想一想,如果整個風波是因為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我們已經於很早階段——六月十五日——將這條例暫緩,接着補充說這條條例的修訂工作已經完全停止,亦不會再啟動,這已經是一個很徹底就這件事、這訴求的回應。就這件事,特別是有關於警隊在各個大型公眾活動裏的處理方法,我們亦啟動了現有同樣是法定及獨立的機制,由監警會去審視整個過程。沒錯,早前監警會的公布是一直處理到七月二日,但很不幸七月二日後仍然出現了很多衝突事件,包括大家都很關心的元朗七月二十一日事件。雖然監警會主席梁定邦資深大律師目前不在香港,我都主動與他溝通接觸過,我相信他回來的時候一定會認真按着他的法定權力跟進這一系列市民關心的議題,或者是有市民提出針對其他事件的投訴。我希望大家每一次提到五大訴求的時候,都想一想其中有些訴求是否我們香港一個法治社會應該去認同,甚至去爭取,這是包括希望特區政府釋放所有曾經被捕的人士。就這兩個月發生的很多違法行為,我剛才都點出有很多違法行為,包括製造炸藥、藏有大量攻擊性武器、襲擊警務人員,是否全部都要不追究?況且這亦不是我作為行政長官的權力——在《基本法》之下,檢控工作是由律政司司長不受干涉、獨立進行。所以,在這段時間內,我們是認真回應了,亦希望市民能夠諒解。

不過,正如我在開場發言所說,今日這件事件已經變了質。我留意到,包括有一些傳媒報道,都認為這件事或現在表面上的多方訴求已經離開了有關條例的修訂工作。我們近日看到的已經是很明顯、肆無忌憚地提出要「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亦看到部分的行為是挑戰「一國兩制」、挑戰國家主權;或者我甚至可以大膽些說,是要將香港推倒,要將七百多萬人、我們珍惜的生活徹底破壞,玉石俱焚。在這情況之下,如果我們縱容任何暴力,只會令事件更複雜、更難解決,亦令鼓吹暴力的人士會更加使用暴力或者各式各樣「不合作運動」來妨礙香港的社會秩序,影響各行各業及市民的日常生活。

至於管治上的困難,我於六月十八日公開致歉時已經表明,我明白未來兩、三年,我作為特區行政長官是需要加倍努力,以挽回市民對於我本人及特區政府管治的信心。這段時間,當然我們一方面是支持法治、支持執法工作,但另一方面我們不斷思考及加強我們的管治工作。在這接近兩個月,我未停過與許多界別的朋友見面,有些我們會公布給大家知道。有時大家會問為甚麼不出來見記者,因為只要某一部分激進網民知道我會在哪裏出現,無論是公開場合、閉門場合,都會衝擊;衝擊的地步又導致出現了新的現象,主辦機構都不想我去,因為只要特首出現,他們要花很多錢買保險,他們要面對很多他們或許自己不能處理的亂局。這就是今日的香港,不斷以這些恐嚇、欺凌來達致目的的情況,所以請大家,正如剛才財政司司長說,真的要想一想,我們是否應該繼續容忍、縱容這些行為。多謝。

林太,其實想問,你剛才都不斷針對部分激進示威者來做批評,但你其實對於香港現時弄到這麼亂,你覺得你自己的責任有多大?你其實亦說很多市民要求你現在辭職下台問責,而你就說會繼續服務,但很多市民已經說是你不需要再服務下去,你有否考慮過真的會辭職下台?你如果不回應,你剛才說回應了那五大訴求,但其實很多市民都覺得你至今沒有回應,所以才會有這麼多遊行集會都有那麼多市民走出來。其實你可以說說如果在你不回應下,你怎樣可以平息這民憤?謝謝。
記者

行政長官:正如我所說,現時放在我們面前的已經不是一件修例的工作;或者是以修例工作為藉口,產生了一個非常嚴峻的局面。這嚴峻的局面如果不能夠盡早糾正,我們是非常擔心,所以我們形容現在已經有人把香港推向一個十分危險的境況。在這個十分危險的境況,當香港的前途、香港的穩定、香港七百多萬人是否能夠安居樂業已經面對那麼大的挑戰時,這已經不是我個人榮辱的問題,我是有責任聯同我的主要官員和其他同事繼續緊守崗位,希望盡快能夠恢復社會秩序。多謝。

……警察及警方用這麼多催淚彈……這麼多公務員不滿你,你怎麼管治……這麼多市民被警察打、老人家受傷、有催淚彈到民居……被扯脫褲,在街上被警察打,我想問他們可以如何追究?有人說過去數日其實香港進入無管治的狀態,是不是軍政府統治香港,會否出動解放軍令人擔心?謝謝。
記者

行政長官:網上近日有很多謠傳,我可以向大家說,我們密切監察着這些不斷在網上發放的傳聞。單單在星期六,我們發出三個新聞公報澄清一些傳聞,全部都是不確切,包括你剛才說有人說要宵禁、有人說要出動解放軍、有人說大家不要換新的身份證,我們每日都在做這些工作。這亦表示今次我們面對的危機亦真的遠遠超越條例修訂,是有人不斷透過這些網上傳聞動搖香港市民的信心,分化我們的社會,分化警隊內部和警隊與政府的關係,最終目的亦是剛才我所說──是希望摧毀香港。

……你如何管治下去?
記者

行政長官:有關公務員的問題,我請政務司司長向大家說。

我們需要你回答,他們反對的是你──特首,並不是他。不要再讓司長回答……
記者

政務司司長:公務員方面,請容許我先回答這個問題。禮貌上我要先回應這個問題,對嗎?在公務員方面,我們大家都希望公務員保持團結,我們大家的目的和初衷都是服務市民為己任,所以在這困難時刻,我們與公務員大家要站在一起來做事。剛才你說的那些公務員問題,我們在最近也說過要政治中立,我們一定要不偏不倚……

警方是否中立?警方都反對你……
記者

政務司司長:所以這些事情,大家要客觀地看事實,很多時我們在一件事未完結前就下判斷會是急了少許。我覺得應該任何事情發生也好,我們大家要真真正正全面客觀看事情,例如你說是警方的行動,已經有監警會正正在全面展開工作,希望可以重組整件事,一直到最近的事件都會繼續看的,亦歡迎包括傳媒朋友隨時給意見。我們今日到此為止了,多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