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五周年】葉國謙:若當年「袋住先」,今日政局不至此境地

撰文:彭毅詩
出版:更新:

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為香港的行政長官普選「三落閘」,此舉引發同年的雨傘運動,寫下香港歷史一頁。
事隔5年,雨傘運動過去,卻迎來更激烈的動盪。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觸發連串示威和衝擊,歷時已超過雨傘運動的日子,而市民由單純撤回修例增至現時的五項訴求,包括落實雙普選,政制改革再次成為社會議題。
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是上屆立法會議員,當年因為「等埋發叔」沒有參與政改表決。現回望,他認為當年即使沒有「甩轆」,議案都不夠票過,不過他慨嘆若「政改方案」通過,修例風波未必會演變至今日境地。
對於普選訴求,葉國謙明言「百分之一百零一」不可能,亦由於政府在修例風波後要處理其他問題,他看不到政改有開始甚或討論的機會。

葉國謙認同若通過政改方案「袋住先」,未至今日境地。(張浩維攝)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於葉國謙而言,反修例市民的訴求是空想,雙普選更不會在今屆政府有曙光。

2014年,民主派和支持者批評「831決定」只會帶來另一場小圈子選舉,政制根本沒有改革。葉國謙認為,今日的情況依舊,民主派依然堅持反對831,對於北京,儘管人大常委會在機制上可再通過決定改變普選限制,但人大常委會的共識是,831是必須的。

面對5年前的831,即使2月政府從未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葉國謙相信重啟政改亦只是死胡同,並且令社會更加分化。他說:「要重啟就會返去831決定嘅基礎上,現在有冇機會中央會有改變?或者唔理中央,香港自己係咪實行到,大家心中有個答案。」

修例風波愈演愈烈,各界都思考怎樣拆局,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7月1日立法會受衝擊後,提出在831框架外重啟政改,認為當前首要解決的是政制問題,給予市民普選希望。

葉國謙坦言不認同黨友的看法。他認為政改不跟隨831框架討論是沒有實質意義:「一埋枱就831架嘞喎,『我唔抗拒用831嚟傾,開放嘅、大家可以表態嘅』,實際意義有幾大?」

葉國謙覺得,普選特首在今屆政府任期內不會看到討論的機會。(張浩維攝)

就算風波最終得以平息,葉國謙覺得修例風波已為香港帶來巨大損害,經濟問題亦需解決,他覺得這些手尾比政制改革更需處理,即使距離下一屆特首選舉尚有3年時間,葉國謙都看不到在今屆政府任期內,政改可以重啟甚或展開討論。

一場修例風波暴露深層次政治問題,有反修例市民不滿反對林鄭的管治,但由於不能普選特首,根本沒有選票「懲罰」她,再加上「和理非」被部分人指無用,今次的示威和衝擊都較雨傘運動激烈。

葉國謙認同當年若「袋住先」通過政改方案,香港有較民主的制度,特首獲民意支持,香港未必會發展至今日的局面:「由於未有普選形式,(特首)認受性相當弱,所以如果真能過到(政改方案),立法會有3分之2票數通過咗,好明顯變成曾俊華同林鄭之間嘅競選,香港社會真係投票,我相信咁樣做(民怨)會淡化。」

當年立法會在6月18日表決《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決議案》期間,大批建制派議員因為「等埋發叔」突然離開會議廳,議案最終得8票支持、28票反對,遭大比數否決。

葉國謙是當年沒有投票的建制派之一,被問及有否後悔「等埋發叔」,他認為即使不「甩轆」,在民主派大多數下,議案本身就不夠票通過,「就算全部加埋等埋發叔來投票,結果都係過唔到」。但他坦言若當時有投票,便可向國際和香港社會準確展示反對或贊成議案的比數,「唔會變成得幾票支持」。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