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2019】單仲偕復出擬撼葵青前黨友 料泛民議席或過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區議會選舉將於11月24日舉行,並於明日開始展開提名期,戰味日漸濃烈。反修例運動觸發不少投身區選戰圈,除了力圖打斷建制派壟斷的政治素人,還有不少民主派元老披甲上陣,其中民主黨元老、前立法會議員單仲偕積極考慮出戰葵青華麗選區,挑戰前黨友、當區區議員黃耀聰。

單仲偕日前接受《香港01》訪問大談出山決定。他說決定「重操故業」主要緣於今次反修例運動,坦言看到年輕人守護香港的決心,令「和理非」的他開始思考自己可作甚麼貢獻,「我絕對係和理非,唔會勇武,亦唔識勇武,出年登六(即將60歲),無能力、無條件『勇武』,但今次運動『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有人貼連儂牆、有人拍音樂,咁我有咩貢獻呢,我比較擅長選舉,咁自己係咪要再選呢?」

單仲偕自1985年起征戰香港各層議會選舉,近年他以專業知識,為黨友分析選舉數據和民調,被譽為民主黨內的「選舉專家」。他指出民主派是次區選擁有很多有利因素,估計民主派最少能取得200席,若年輕人和新選民蜂擁投票,甚至有機會取得240席。

單仲偕憶述,當時決定參選除了因為李永達的邀請,亦與當時中英兩國簽署聯合聲明有關。(余俊亮攝)

85年首戰區選 曾任5年葵青區議會主席

單仲偕於1985年參選第二屆區議會選舉,當時他以24歲出戰自己居住的葵涌西選區,最終以3,800多票當選葵青區議員,一做便18年,更曾擔任5年區議會主席。單仲偕七十年代末入讀香港大學生物系,主修植物學,1979年參加港大的北京清華大學交流團,結識了當年擔任副團長的黨友李永達和特首林鄭月娥。學生時代的單仲偕已非常關心政治,除了參加交流團,亦擔任過學生會的時事秘書。

大學畢業後,副修電腦的單仲偕加入匯豐銀行從事電腦程式設計工作,為銀行的儲蓄系統等編寫程式。直至84年中,李永達邀請他一同參選第二屆區議會選舉,最終二人皆成功當選,連同梁耀忠、黃耀聰等五名支持民主理念的議員,當時他被稱為「葵青七子」,「李永達嗰時搞咗個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做政策研究,但去到84年中,李永達考慮喺石籬參選,叫埋我一齊選,最初我都有啲猶疑,但最後都決定選啦!」

單仲偕憶述,當時決定參選除了因為李永達的邀請,亦與當時中英兩國簽署聯合聲明有關,「84年簽署聯合聲明,話香港回歸後有『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當時作為有理想、自命社會棟樑、知識分子嘅大學生,若想有民主參與,一係做官,一係做民意代表。」最終單仲偕選擇靠向人民的一方,投身直選行列。

李永達於1984年邀請他一同參選第二屆區議會選舉,最終二人皆成功當選。(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居於華麗選區 盼四年後「交棒」 

2016年,單仲偕與黨友劉慧卿、何俊仁在民主黨黨慶上「金盆洗手」,宣布不再角逐立法會議員,可是因近期的政治形勢,單仲偕決定復出,重操故業,積極考慮出戰自己居住的葵青華麗選區,挑戰前黨友、當區區議員兼當年「葵青七子」之一的經民聯黃耀聰。單仲偕憶述,早在戴耀廷入獄之前,已邀請他響應「風雲計劃」,夥拍其他泛民元老「出山」征戰區選,不過他當時既無答允,亦無拒絕。

隨著反修例運動爆發,點亮了單仲偕為民主派披甲上陣的決心,「我絕對係和理非,唔會勇武,亦唔識勇武,出年登六(即將60歲),無能力、無條件『勇武』,但今次運動『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有人貼連儂牆、有人拍音樂,咁我有咩貢獻呢,我比較擅長選舉,咁自己係咪要再選呢?」

單仲偕坦言,一直希望有年輕人能夠落戶華麗選區,亦曾與部分有意參選該區的街坊見面,其中一名居於麗瑤邨的「連登仔」曾向民主黨、公民黨等泛民政黨發信,查問各黨會否派人出戰華麗選區。單仲偕收到「連登仔」的信件後,與該「連登仔」聯絡和見面,互相介紹和了解對方的背景,最終該名「連登仔」認為單仲偕較適合代表民主派參選,更加入其團隊為單仲偕助選。

已退休的單仲偕認為自己絕對有能力應付四年的區議會工作,「年輕人喺今次運動上面付出多過我,如果我當選,我將來可能只係少啲假期,要多啲返辦事處工作,要開區議會,我嘅犧牲實在太奢侈。」他希望透過四年區議會工作,從黨內或黨外栽培年輕人「接棒」。

2016年,單仲偕與黨友劉慧卿、何俊仁在民主黨黨慶上「金盆洗手」,宣布不再角逐立法會議員,可是因近期的政治形勢,單仲偕決定復出。(余俊亮攝)

「農村包圍城市 區議員包圍中央」 

建制派政黨和議員因修例風波而民望大跌,不少分析認為民主派在區選的形勢一片大好,甚至有人認為泛民可在452席中,取得逾三百席。擅長分析選舉數據的單仲偕估計,泛民取三百席屬過份樂觀,不過他指出建制派於是次區選有很多不利因素,即使居於海外的建制支持者回港投票,也未必挽救到建制派的選情。他估計民主派最少能取得200席,若年輕人和新選民蜂擁投票,甚至有機會取得240席。來屆區議會共452個民選議席,連同27個當然議員,合共479個議席。

單仲偕認為投票率在是次選舉相當關鍵。他指,去屆區議會換屆選舉的投票率為約47%,2016年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則約有55%,估計是次區選投票率應能超過50%,投票率徘徊於52至54%之間,「今次新選民多咗39萬,如果今次觸動到年輕人投票,投票率會有機會高啲。」

單仲偕認為,議會是其中一項爭取民主的工具,就像「農村包圍城市」,應以「區議員包圍中央」。(余俊亮攝)

深耕細作才能光復議會

對於部分年輕人認為議會已失效,無法在監察政府上發揮任何作用,甚至因此不會投票,單仲偕認為,議會是其中一項爭取民主的工具,就像「農村包圍城市」,應以「區議員包圍中央」。他指出若民主派能在部分區議會取得過半議席,便不會再次出現十八區區議會主席發聲明支持《逃犯條例》修訂、《一地兩檢》等情況;同時若民主派在區議會能取得過半議席,可在特首選委會選舉的港九各區議會和新界各區議會界別取得117席,倘連同民主派在其他界別可取得三百多張選委票,泛民可合共取得逾四百張特首選委票,可為北京挑選何人擔任下屆特首構成一定壓力。

作為經驗豐富的區選老手,單仲偕對是次參選的素人有何寄語?單仲偕語重心長地說:「第一次選舉就係素人,第二次選舉就唔係啦,做地區係要深耕細作,可能今次係一場激情嘅政治選舉,但完咗就要深耕細作,咁樣民主派先可以長期光復議會。」

單仲偕2016年告別議會。(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