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倡特赦罪行較輕示威者 為止暴定期限 再參與暴力無特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修例風波由6月爆發至今逾4000人被捕,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接受法國媒體《Mediapart》訪問時,建議政府考慮兩種特赦,第一種是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犯重罪則不能特赦; 第二種是行政長官宣佈特赦,但必須止暴,她可以定下一個日期,期限後仍參與暴力活動的,將無法特赦。

他又透露不少鮮為人知的內幕,包括民建聯曾私下催促林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是對方一直拒絕,民建聯也就不能公開表態。

曾鈺成提出兩種特赦方式。(資料圖片)

林鄭認為北京、建制派不接受「撤回」

法國媒體《Mediapart》近日刊出曾鈺成的專訪,題為「香港:政府應該特赦」(Hong Kong: 《Le gouvernement devrait accorder une forme d'amnistie》,專欄作家馮睎乾今日在報章翻譯其訪問大意。

提到林鄭當初為何不肯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只堅持「暫緩」,曾鈺成指在6月9日及6月12日後,林鄭明白條例難以通過,於是通知北京,當時中央和林鄭仍然低估港人的反抗力量,所以中央只叫林鄭暫緩,待多做一些諮詢後,再交上立法會審議。結果林鄭宣佈暫緩後,抗爭者不收貨,曾鈺成的黨友也非常憤怒,因為他們一直對外解釋為何有需要修例。曾鈺成相信,林鄭之所以不說「撤回」,是因為她覺得北京和建制派支持者都不會接受。

反修例示威持續不斷,圖為示威者在山東街彌敦道交界,用磚、水泥起牆。(資料圖片)

引林鄭稱警反對獨立調查

記者問曾鈺成為何不公開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回應指林鄭正式撤回條例後,揚言跟各界溝通,一開始即邀請了二十人到禮賓府,他是其中一位座上客,當日幾乎人人都向林鄭說,「如果你要展開對話,必須做些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必須的 」,但林鄭卻說「不可能」。

曾鈺成憶述,「那天她告訴我們,不可能的原因就是警方反對」 ,指警隊士氣低落,政府不能再做任何事情打擊他們。曾鈺成猜測,也許是林鄭跟北京說必須鼓勵警方,於是中央才會開口撐警。

他又透露,林鄭的確曾跟各界對話,包括勇武派青年,但林鄭很難完全回應五大訴求,即使重啟政改,短期內各方也難有共識,而唯一能馬上回應的訴求,就只有獨立調查委員會。

被問及民建聯何不公開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曾鈺成回應指,如果民建聯知道政府無法辦到某件事,就不會公開提倡;但私底下他們已催促林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是她一直拒絕,民建聯也就不能公開說。

曾鈺成透露,民建聯曾催促林鄭月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資料圖片)

建制有「強硬派」反對特赦

曾鈺成又建議政府考慮兩種特赦:第一種是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犯重罪則不能特赦; 第二種是行政長官宣佈特赦,但必須止暴,她可以定下一個日期,期限後仍參與暴力活動的,將無法特赦。不過,曾鈺成指建制內有些「強硬派」(les durs)對林鄭說,年輕人必須負上刑責,特赦只會鼓吹暴力,但曾鈺成不認同此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