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同志平權的政治高牆 陳志全:梁振英意識形態枷鎖最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性小眾平權政策,被指多年來毫無寸進,目前法例並無禁止歧視不同性傾向人士。今月初,法院裁定一對已婚男同性伴侶司法覆核勝訴,認為他們有權以「夫婦」身份在港申請公屋單位,引起反同勢力反彈,指香港未有性傾向歧視條例,法院不應代替立法會功能。《香港01》記者專訪本港首位公開出櫃的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慢必),回顧這場政策討論。

陳志全慨嘆,本地對於性小眾保障政策的辯論,長期流於「泥漿摔角」,停留在最低層次的立場宣洩,無法深入討論如何解決「逆向歧視」、「傳統家庭價值」等議題。他坦言同志平權是一個「失票議題」,帶來的反彈可能多於掌聲,政界不熱衷推動,政府亦欠缺承擔,不敢為此踏出一步,結果只能訴諸法庭。他希望社會可展開理性討論。

本年9月將迎來立法會選舉,被問到是否有意競逐連任,陳志全表示「積極考慮」。他認為,如果對議會抗爭「熄咗道火」,只視議員為一份工作,那不如退位讓賢,留機會給後輩,但就個人而言,他認為自己仍可以作為一個「大哥哥」,與新晉議員分享議會抗爭經驗。

性小眾民間接受程度漸高  現行反歧視政策無約束力

在今時今日香港,講性小眾權益,可能會予人「吓?仲講緊?」的感覺。事關本港自1991年同性性行為除罪化後,性小眾平權法例就未有實質進展。政府於1998年推出《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鼓勵企業制訂措施消除歧視,但無約束力。政府2013年成立「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任期兩年半,但與會者不歡而散,報告亦無建議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政府現階段亦傾向以教育等行政措施而非立法應對,同樣無約束力。

民間氛圍方面。1995年,港府曾就性傾向歧視立法作調查,結果顯示85%受訪者反對立法。但隨著歐美社會逐漸開放,甚至相繼承認同性婚姻,加上左翼在學術界影響力擴大,本港對不同性傾向人士的接受程度也提高。據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去年9月所作調查,約六成受訪者同意為不同性傾向人士提供法律保障免受歧視,反對者僅12%;同性婚姻方面,44%表示支持,27%表示反對。

陳志全在訪問中指,其實現今社會對不同性傾向人士接受程度提高,已是明顯的趨勢,不過政治現實上,當要推動保障性小眾權益相關法例時,往往遇到極大阻力。他說,反對者在社會上不一定佔多數,但他們很「大聲」,會用盡一切方式向政府表達反對意見、向官員「詐型」。

憶梁振英「臨門一腳」抽起諮詢

多名現任或前任特首、主要官員都有天主教或基督教信仰,例如前特首曾蔭權是天主教徒,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譚志源也是基督徒,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亦自稱為天主教徒。不過陳志全認為,這和政策停滯不前的關係不大。「以前曾蔭權年代的官員可能多一點;但梁振英年代宗教色彩已經不強;林鄭年代她除了說『天堂有位』之外,社會政策上也沒怎麼聽到她提宗教觀點。」

慢必特別提到前特首梁振英,指雖然梁的政治作風令民主派極度討厭,但在平權議題上,他的意識形態枷鎖反而最少。他亦收到消息指,梁振英2013年1月發表的任內首份施政報告第131段,原先的版本有提及政府擬就性傾向平權展開公眾諮詢,但在強烈的反對聲音下,臨印製前被抽起,改成最終的版本:「政府明白這是一個極富爭議性的課題,必須審慎處理。我們會繼續廣泛聽取不同的意見。政府目前並無任何諮詢計劃。」結果一拖又是幾年,到今日連諮詢都未有眉目。

近年國際上同志平權運動此起彼落,但有關議題在香港仍頗具爭議性。(資料圖片)

倡理性討論「傳統家庭價值」、「逆向歧視」

現時反同力量針對立法保障性小眾權益,反對的理由主要包括兩方面,其一是「維護傳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傳統家庭價值」;其二是「逆向歧視」,亦即反過來歧視異性戀人士,認為立法禁止歧視,日後基於個人信仰拒為性小眾提供服務,甚至說句話反對同性戀,都會被捉去坐牢。

陳志全回應指,所謂「傳統家庭價值」,其實是很虛無的口號,因為何謂「傳統」會按時代不斷變化,他舉例:「中國人的傳統價值是一夫多妻、紮腳,一夫一妻是西方基督教價值,為何你支持西方的價值,反而不支持中國傳統價值呢?其實說到底,這只是你們(反同人士)自己的價值。」他認為,真正的家庭價值,應該包括愛、互相包容和支援,同性伴侶一樣可以做到,但同志現時連一個身份、不被歧視的權利都沒有:「你可以去問問反同人士,到底他們寧可一名同志和幾十個異性拍拖,還是有一個穩定、真心相愛的同性伴侶。」

至於「逆向歧視」,陳志全認為條例細節、如何避免「殺錯良民」,自然應該討論:「其實只要沒有實際行為傷害他們(性小眾),只是舉個牌說反對,根本不會被捉去坐牢。況且任何歧視條例都會有豁免條款,劃線議題自然可以討論,但現在連諮詢討論都不准。」他慨嘆,部分人利用恐慌情緒,令討論難以推進,停留在最低層次的立場宣洩,他指:「當然,這種情況可能是他們(反同人士)樂見的。」

不少社會人士認為,保障性小眾權益將構成「逆向歧視」。(資料圖片)

嘆同志權益屬失票議題 政府「唔敢孭飛」

陳志全指:「社會上總會有一些人,是一滴也不想(性小眾權益)進步,因為這和他們的價值觀不符。」他認為,什麼議題都會有兩邊的聲音,政府的角色就是居中調停,按照整體的民意找位置落墨,表明「不支持同性戀不會被捉去坐牢」,糾正反對者的指控,而不是躲在背後,等兩群人吵鬧一番,然後一句「極具爭議」就什麼也不做。

慢必又指,曾有資深官員向他私下透露,其實政府整體對於保障性小眾權益持開放態度,惟不方便主動出擊,只要終審法院頒令政府樂意配合,但如果是政府主動決定不上訴(司法覆核案),責任就在政府。所以慢必認為,推動同志平權最大的障礙,在於政府欠缺承擔,「唔敢孭飛」。

陳志全分析,因為性小眾權益是一個「失票」議題,保障性小眾權益實際所獲得的光環有限,反而有可能得罪部分取態不同的支持者。所以民主派未必有足夠誘因推動,最多投票支持;建制派支持者立場相對傾向保守,議員更加怕得罪選民,不敢支持甚至要加入反對;政府在今日的政治環境下,建制力量的支持已經薄弱,更加不敢節外生枝。

慢必指,前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即使任內經常面對政治風波,不受民主派歡迎,但也相對願意研究一些性小眾平權相關的法律問題,但現任司長鄭若驊卻自顧不暇。他又苦笑:「現在(政府)連基本人權都保障不了,要求保障性小眾權利或許太奢侈了。」

陳志全提到,袁國強(右)相對願意研究保障性小眾相關法律問題;鄭若驊(左)自己都「一身蟻」,到今日都沒有和她私下討論過。(資料圖片)

盡用議事規則抗爭 梁君彥亦承認其「熟書」

話題一轉,作為兩屆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議會生涯已踏入第8年。被問到來屆立法會選舉是否仍會參與,他稱「積極考慮」。談到議會工作,慢必指自己和朱凱廸等人組成的議會陣線,對議會內的抗爭十分「上心」,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雖然政見不同,但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對議事規則「熟書」。

慢必提到,立法會是一個抗爭的戰場,如果議席不能過半,民主派必須進入狀態,隨時準備抗爭。他認為,部分議員的確可能因為從政多年而「熄咗道火」,對抗爭不再認真看待,如是這樣就不如多留機會給年輕人。

但就個人而言,陳志全認為自己在議會內仍有積極角色,「至起碼,推動性小眾平權,一定沒有人比我更加落力吧?」他認為自己能以「大哥哥」的身份,與新晉議員分享經驗,如何盡用現有的議事規則,進行議會抗爭。慢必提到:「我不會戀棧權位,覺得做議員就要做到六、七十歲退休,但起碼我覺得自己仍有一個空間去做(議會抗爭)。」他又笑言,自己不算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但現任民主派議員做得比他更好的,也許不算多。

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選舉,陳志全(右六)在早段民調曾大幅落後,最終仍能當選。(資料圖片)

憶上屆民調曾落後李偲嫣 選舉協調何時「劃線」成關鍵

對於9月立法會選舉,民主派現時醞釀通過協調,減少各區出選名單,以免出現「攬炒」情況。陳志全提到,不論是初選還是協調,無可避免對現任議員、知名度高的人士比較有利,而上屆朱凱廸、羅冠聰等人亦確實有「輸民調,嬴選舉」狀況,加上民調樣本也可能有變動,各路素人或會認為,自己也有能力爭取支持,為何又要早早剝奪他們的參選權利。

陳志全指,協調的其中一個爭拗點,就是何時「劃線」。慢必以自己為例,上屆他於新界東以45,993票當選,但選舉期早段民調中,他曾有一次支持度只有不足1%,比起最後只得2,938票的李偲嫣更低。所以,他認為什麼時候「落刀」將十分關鍵,愈早對素人、新人就愈不利,他們也可能會覺得「為何要讓路的是我不是你」。他承認,協調將是一件非常、非常艱難的工作,選舉本身就是一件很易「傷感情」的事,各路人馬只能「盡人事」,希望不要結下太多仇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