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攬炒」一詞源於撲克牌遊戲 Ben Sir教路泛民迎戰建制炮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澳辦昨日(5月6日)再發新聞稿評論香港時政,提到五一假期的示威活動,批評「黑暴」及「攬炒」是香港的政治病毒,形容為「一國兩制」的大敵,中央絕不會坐視這股破壞性力量肆意癲狂。文中提及5次「攬炒」、15次「黑暴」。連同上周末中聯辦的發言,兩辦在一星期內共提過15次「攬炒」一詞。

翻查紀錄,「攬炒」一詞在反修例示威初期,由連登網民開始使用,一步步引伸到整個香港的局勢,成為部分示威者之間的慣常用語。其後這用詞被建制派反用,批評示威者和民主派的行為,直至近月進入政府官方甚至北京的口徑,內涵亦出現微妙變化,由政治層面為主,開始滲入經濟、民生議題。

前中大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藝人歐陽偉豪(Ben Sir)指出,「攬炒」二字明顯是官方的政治輿論攻勢,用以醜化民主派、示威者的行為。對於民主派的應對方法,他建議兩招……

港澳辦5月6日發稿,指「黑暴」一日不除,香港一日不寧,文中5次提到「攬炒」一詞。(港澳辦新聞稿截圖)

去年69遊行後 連登現「我要攬炒」用戶

「攬炒」在廣東話中,即「同歸於盡」、「玉石俱焚」的意思。從事粵語研究多年的Ben Sir指出,「攬炒」二字最初常用於撲克牌遊戲:「你出唔到牌,要雙炒、三炒、四炒,但如果你攬多個人一齊冇得出,可以輸得冇咁大鑊。」

去年6月10日,即69遊行後一天,連登討論區一個名為「我要攬炒」的用戶,呼籲網友合作,取消政府官員和建制派的外國護照。及後「攬炒巴」多次發帖,展開各種針對高官和建制派的攻勢,並將聲音帶到國際。其後「攬炒巴」相關團隊,亦發起多次反修例相關的集會。

「攬炒」二字後來亦成為部分示威者的慣常用語,並引伸成一種政治主張。簡略而言,他們認為經歷警察鎮壓激烈示威、「政府侵犯市民人權自由」,香港核心價值已遭到破壞,因此不惜傷及自身,讓社會亂局持續,令政府即使成功鎮壓示威也要付上沉重代價,甚至迫使解放軍出動,消除香港對於北京的「白手套」戰略作用,達到「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的效果。部分民主派亦會嘲笑特首林鄭月娥為「攬炒之母」,將她形容為香港今日亂局的源頭。

去年反修例示威浪潮中,有部分示威者主張「攬炒」。(資料圖片)

建制派利用「攬炒」一詞反擊

打從「攬炒」這個口號廣泛流傳,親建制陣營抓住「同歸於盡」的負面意思,向示威者一方發動輿論攻勢,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去年8月,「守護香港大聯盟」在金鐘添馬公園發起「反暴力,救香港」集會,當時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表示,希望透過集會向社會發出拒絕「攬炒」的聲音。當日出席的不少建制派中人,例如工聯會會長吳秋北、民建聯副主席陳勇都有發聲,陳勇當時更呼籲「唔想攬炒嘅人就要出嚟」。

之後,一直積極在Facebook評論政事的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亦亦提到「攬炒」。9月他深夜發文提到浸會大學有學生要求和校長錢大康交涉不果,就用磚頭打爛校長室大門,他批評錢大康沒有對學生的暴力予以譴責,指他作為校長,「以為攬學生可以贏得掌聲的人,最後還是攬炒。」可見當時「攬炒」對建制派而言,只是簡單的負面詞,用作批評示威者。兩方使用這詞語時,意義並不完全相同。

民主派拖延內會主席選舉的行徑,被兩辦批為「政治攬炒」。(資料圖片)

「攬炒」進入官方口徑 連繫經濟民生層面

後來反修例示威隨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示威者被大規模拘捕,以至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變天」,規模大減,本來佔少數的「攬炒派」呼聲大不如前,但建制派並從未停止使用這詞語譴責示威,連政治任命官員亦加入戰團。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於今年1月的網誌提到此詞,並將本來意指政治角力的「攬炒」,與經濟下跌掛勾,嘗試催谷中產、基層市民對示威活動之反感。

今年3月25日,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公開表示,如果民主派派於議會取得過半議席,便會在10月,即選舉後一個月,要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落實所謂的「五大訴求」,否則公民黨議員將否決所有政府議案、法案、撥款,包括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以及未來的財政預算案。此番言論,被視為「攬炒」的表述。而建制陣營更乘勢開足火力炮轟,攬炒的爭議火把又再燃亮,港澳辦、中聯辦在4月13日先後發聲明,批評主持內會主席選舉程序的公民黨郭榮鏗及其他民主派,指他們行為屬「政治攬炒」,自此「攬炒」成為建制陣營狙擊泛民的靶心。

兩辦一周內提15次「攬炒」

中聯辦5月2日再發文批評今年「五一」示威行動,指去年起的示威圍攻政府及公營機構,形容屬「暴力攬炒」,又指反對派和激進勢力為政治私利,迫不及待地煽動「黑暴」,文中提及10次「攬炒」一詞。連同港澳辦最新發布,即一星期內中央官方機構用了15次「攬炒」,批評民主派、示威者行為。

Ben Sir分析,民主派應對「攬炒」的輿論操作,可以選擇反扣帽子,或是改變「攬炒」涵義兩種方式。(資料圖片)

Ben Sir教兩招應對:反扣帽子、改變涵義

Ben Sir歐陽偉豪指出,建制一方傾向利用「攬炒」這個口號,塑造敵對陣營的負面形象。他反問:「中國內地有很多詞語都可以表達『攬炒』的意思,但點解偏偏唔用普通話,而用廣東話口語表達?」因此,他相信內地官方有意將這信息傳達給香港民間,引導民眾對民主派反感。

至於民主派的應對方法,Ben Sir認為方向有兩種:一是將「攬炒」的帽子反過來扣到建制派身上,營造出建制派、政府才是最想香港「攬炒」的人;二是改變「攬炒」的涵義,令其變得不那麼負面,說法大概是,現時香港的情況相當惡劣,已經輸無可輸,只好和敵人玉石俱焚,減少盟友受的傷害,營造出「壯烈犧牲」的效果。

何安達分析,「攬炒」並不是主流黃營人士的主張,北京的做法似是有意誇大,達到某種政治目的。(資料圖片)

何安達:「攬炒」原非主流 

前政府新聞統籌專員何安達分析,真正意義上的「攬炒」,是將香港一切推倒重來,運作完全停頓,但他質疑這不會是大部分民主派、黃營支持者的主張。「如果真係攬炒,咁應該完全唔幫襯商家,但而家佢哋(黃營)又搞緊黃色經濟圈。」

因此,何安達認為「攬炒」只是黃營之中,較激進一批人的想法,不過北京的做法是將民主派一些反抗的行為,如拖延立法會內會選主席、拒絕和暴力行為割席等,擴大成「攬炒全香港」。他分析,這套政治語言上的操作,是文化大革命時代遺留下來的套路,即先誇大對手的行為,扣上帽子,然後將其鬥倒。

然而何安達預計,這種策略最終不會有多大效果,甚至進一步挑起一般民眾對政府的反感:「其實北京都未讀懂問題所在,真正激化香港人抗爭嘅,係警暴,係五大訴求,但今日香港政府回應唔到,唔好話獨立調查,應承咗嘅獨立檢討,連人名都未有。」他預計,去年反修例以來的民氣根本未消,只是被疫情稍為阻隔,疫情過後抗爭就會極速重現街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