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連任路遇荊棘 容海恩:媽媽為我抱不平 不欲母為她憂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剛成為兩女之母的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在母親節前夕接受《香港01》訪問,大談湊女經及對母親的愛意。容海恩四年前踏足政圈之初,即成網民攻擊對象。容海恩坦言,母親曾因輿論壓力和負面新聞報道而憂心忡忡,「(母)每個人生階段都對我擔心,好似會擔心我嘅事業、面對嘅輿論壓力,佢哋自己睇到(負面新聞)都唔開心,覺得(我)難受同受屈,想睇有咩幫到我,四年前剛參選嘅時候最多(擔心)。」

容海恩早前向傳媒控訴新民黨初選機制不公,猶如為李梓敬度身訂造,明言不會為他「抬轎」。容海恩表示,至今仍未就是否角逐連任作決定,又透露母親也為她的遭遇不值,「唔多唔少有為我抱不平,好難現身說法,有時亦都有理講不清,作出澄清又會比人話係抹黑。」

容海恩於2018年中與袁彌昌「拉埋天窗」,2019年1月誕下長女袁昌蔚。(資料圖片 / 林若勤攝)

長女牙牙學語嗌「媽媽」    不捨母親外出工作

容海恩於2018年中與袁彌昌「拉埋天窗」,2019年1月誕下長女袁昌蔚,再於今年1月誕下次女袁昌禧,短短兩年間已成為兩囡之母。她早前接受《香港01》訪問分享「湊女經」,談及長女昌蔚,容海恩笑逐顏開,「(昌蔚)識行係一個幾大嘅成就,見到佢對著我笑就係最開心。」既要應付冗長的會議,也要分配時間到地區服務,早出晚歸是直選議員的日常,容海恩說自從昌蔚學懂走路後,當她步出家門出外工作,昌蔚有時會「作勢張開手衝埋嚟」向她道別。

零至三歲普遍是孩子成長過程中變化最大兼最快的階段,會否擔心因工作繁忙而錯過女兒成長?容海恩坦言希望不會失去任何女兒成長的關鍵時期,又說很珍惜與女兒相處的時光,例如每天都會為女兒拍一張照片,記錄她的成長過程,「依家睇返已經有好大好大轉變」。長女昌蔚仍在牙牙學語階段,容海恩笑指袁彌昌曾聽過昌蔚嗌「媽咪」,但自己仍未聽過。

父母往往會因照顧幼生嬰兒而「無覺好瞓」,容海恩與袁彌昌在這方面有所分工,「我哋會有Rotate(輪更),Derek(袁)夜瞓啲,凌晨BB有乜事就呼喚佢(袁)。」又指袁彌昌較多「Work From Home(在家工作),留在家中的時間較她多。

教育女兒方針上,容海恩認為需要循循善誘,包括讓女兒學習多些興趣班和語文,在學習過程中開眼界、識朋友,處事和解放問題可靈活一點,亦希望女兒入讀本地學校。(梁鵬威攝)

主動澄清「唔教個女黃色」事件    容:只是意指不希望女兒學習缺德行為

教育女兒方針上,容海恩認為需要循循善誘,包括讓女兒學習多些興趣班和語文,在學習過程中開眼界、識朋友,處事和解放問題可靈活一點,亦希望女兒入讀本地學校。

訪問期間,容海恩主動提及「唔教個女黃色」事件,她解釋並非不教女兒黃色,而是希望女兒不要學習一些缺德的行為,又批評有傳媒把其說話無限量發酵,「佢哋(傳媒)要搵出我點解咁講(唔教黃色),我當時係講緊不同政見人士喺度街上鬧人、詆毀人,係好缺德,有啲人喺街無啦啦鬧我哋,佢哋都係好眉好貌、靚仔靚女,但佢哋會用粗口鬧你,鬧埋你祖宗十八代同子女,咁有咩意思呢?我唔會咁教我啲細路,我唔想學佢哋咁…就算幾唔鐘意一樣嘢,都唔會鬧到咁盡,唔止鬧死全家,死全家已經好少事,憎成點都唔應該咁鬧人。」

自容海恩四年前從政開始,不時成為網民的攻擊目標,包括批評她在選舉論壇的表現,又屢次揶揄其議會表現和言論。談到家母,容海恩坦言母親曾因輿論壓力和負面新聞報道而憂心忡忡。(梁鵬威攝)

不希望母親再為她擔心    容:我會自責

自容海恩四年前從政開始,不時成為網民的攻擊目標,包括批評她在選舉論壇的表現,又屢次揶揄其議會表現和言論。談到家母,容海恩坦言母親曾因輿論壓力和負面新聞報道而憂心忡忡,「(母)每個人生階段都對我擔心,好似會擔心我嘅事業、面對嘅輿論壓力,佢哋自己睇到(負面新聞)都唔開心,覺得(我)難受同受屈,想睇有咩幫到我,四年前剛參選嘅時候最多(擔心)。」

容又指,母親對她的關心和擔憂往往不會宣之而口,但從母親的眉頭眼額就能意會得到,「從佢(媽媽)嘅面口有時就會睇得出佢(媽媽)擔心,有時問佢:『媽咪你好似好攰喎?』,佢會話:『係呀係呀,瞓得差。』其實就已經都知乜事啦。」被問到有何說話想向母親說,容海恩思考片刻:「我唔想佢擔心,唔想做一啲嘢令佢擔心,我會有愧,過去幾十年佢辛苦咗咁多年,佢唔應該再擔心任何事,如果我做咗一啲佢擔心嘅嘢,我會自責。」

獲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支持的袁彌昌早前承認有意出戰港島區直選,展開從政之路,容海恩形容袁彌昌所打的「空戰」,自己所打的是「地戰」,時間分配和安排也有所不同。(資料圖片/江智騫攝)

談丈夫擬立選:無論理念如何也會支持

獲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支持的袁彌昌早前承認有意出戰港島區直選,展開從政之路;容海恩卻因新民黨擬推舉李梓敬出戰新界東,角逐連任與否成疑。有否想過因九月選舉而令二人的家庭角色有所轉換,容海恩表示,至今仍未就是否角逐連任作決定,又指即使自己角逐連任,也會預留適量時間予家庭,她形容袁彌昌所打的「空戰」,自己所打的是「地戰」,時間分配和安排也有所不同,又指自己無論如何也是「工作型女性」,即使不參選立法會,也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故未有思考角色轉換的可能性。

未決定是否角逐連任:若不參選也有自己想做的事

談到袁彌昌擬出戰立會,容海恩直指:「呢個係對佢(袁)嘅一個大嘗試」,「佢(袁)點將自己嘅學術性理念,轉化成實戰策略,若果佢成功,對佢都係好事。佢係我先生,我一定會支持佢,無論咩理念都好,家庭上我都會支持,亦希望佢成功。」容海恩亦主動提及袁彌昌「偏黃」的政治立場,她形容自己是一名「忠實建制派」,不會因與「偏黃男子」結婚而變「黃」,若有人持這個看法,她認為「呢個只是觀點與角度」。

被問到有何說話想向十八年後的女兒說,容海恩語重心腸地說:「我覺得做人要做啱同開心嘅事,令自己開心、對得著自己,問心無愧,忠誠於自己,你覺得自己做得啱,人哋點挑戰你都唔會動搖,有信心好緊要。」(梁鵬威攝)

自言「忠實建制派」    不會因與「偏黃男子」結婚而「轉軚」

隨著反修例運動去年爆發,「黃」、「藍」變得更對立,不少家庭因政見不同而關係變差。容海恩指出,二人在家也會討論政治和個人在政圈的發展路向,不會因政見不同而「傾到面紅耳熱」,她認為當中關鍵是懂得「放開」,「要放開啲,立場唔使咁硬,要理解每個人有不同睇法。」

傳建制耳語    憂袁彌昌「跪地」阻容23條投贊成票    容大笑:我唔相信囉

建制派內一直盛傳容海恩的連任路受阻,是因中央擔心袁彌昌的「一男子」因素,憂慮容海恩因袁彌昌而「轉軚」,容海恩直言她不相信這種論調,「我唔相信(轉軚),我相信自己,我係唔會無啦啦做政治轉變嘅嘢,以前我一路都係從心去做,我亦唔需要作重大轉變。」建制圈子內甚至有人繪形繪聲,擔心袁彌昌在《基本法》23條立法於立法會表決前,流淚跪求容海恩「轉軚」,容海恩聞言後大笑,「首先,佢(袁)唔會喺屋企喊先,我唔相信囉,呢啲都係無矢放的,呢個(袁彌昌跪求轉軚)有啲好笑,你咁講每個人都會有機會(轉軚)。」

在訪問的最後部分,被問到有何說話想向十八年後的女兒說,容海恩語重心腸地說:「我覺得做人要做啱同開心嘅事,令自己開心、對得著自己,問心無愧,忠誠於自己,你覺得自己做得啱,人哋點挑戰你都唔會動搖,有信心好緊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