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524|疫後四個月最激一役 難與去年反修例勢頭相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國人大會議正審議「港版國安法」,針對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實施恐怖主義活動以及外部勢力干預等罪行。事件在香港社會引起激烈迴響,網民發起今日(24日)下午在港島區遊行反對立法,約千人下午於銅鑼灣一帶聚集,期間有人堵路破壞、向警方投擲雜物,警方亦多次施放催淚彈及發射水炮車驅散人群。

去年六月爆發的反修例運動至今已近一年,從今年二月初開始受疫症影響,大型示威明顯暫緩,昨日可以說是過去近四個月來最激烈的一役,惟與去年反修例運動高峰期相比,規模與聲勢顯然不可同日而語,除參與人數大幅減少,示威者破壞規模亦有所下降。

若與疫情以來的歷次「抗爭」行動比較,今日一役屬最激烈,但從「港版國安法」此一震撼彈的維度來看,今次反立法「遊行」的回擊力強度則屬相對地低。

+3
+3
+3

「524」遊行是中央公布「港版國安法」之來,香港首場開宗明義反對立法的大型「遊行」活動(註:未有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其情況備受關注,甚至被視為去年社會運動浪潮走勢的其中一個風向標。

相對於今年二月疫情爆發後的多次零星抗爭行動,今次反港版國安法「遊行」的規模最為矚目,主要表現在三方面:一是人數,過去四個月網民也發起過多次行動,但參與者多較寥落,最多也不過數百,而今次現場所見約介乎一千至二千人;二是抗爭手法,再不是如過去幾次般在商場「唱歌」、「shopping」,而是砸「藍店」玻璃櫥窗、破壞交通燈、連環堵路等激烈手段,而警方亦作出了相應的武力,包括出動水炮車、發射多枚催淚彈、大規模搜捕等,構成近月少見的大型攻防戰畫面;三是戰場範圍,今次示威者一度計劃由銅鑼灣向西金鐘政府總部心臟地帶推進,大有重演去年反修例風波時抗爭火頭「延燒」半個港島之勢,這股勁頭已在過去幾個月難見,都反映了今次「遊行」的激烈。

不過,相對於「港版國歌法」這一屬於「核彈級」的政治震撼消息,「524遊行」的回擊力度可以說相對偏低,更難與去年反修例風波相提並論。去年6月9日由民陣舉辦的反修例運動大型遊行,主辦方公布達103萬人,警方稱24萬人,即使以警方公布的人數為計,亦是今次參與人數的逾百倍。

當日參與69遊行的人士包括多個界別的名人,除了政界泛民議員外,亦有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歌手何韻詩和及黃耀明等人;而是次集會則未見有名人到場支持,知名度較高僅民主黨‎尹兆堅、林卓廷、人民力量譚得志以及部分區議員。

無大台作推手 網上宣傳時間短

當然,這可能與動員條件有關。6月9日大遊行由民陣作推手,提早半個月前已經聯同民主派議員高調召開記者會造勢,在網上連日發放海量文宣,泛民中人亦「瞓身」鼓勵民參加該次遊行,例如新同盟范國威在各公屋大派傳單,朱凱廸及胡志偉等人於香港島及九龍舉行「反送中單車行」籲市民上街。

而「5.24」反港版國安法遊行無大台領導,以網民透過「連登」、「telegram」等社交平台自行發起,而且宣傳時間僅數天,呼召力有限。

然而,政界普遍認為,新冠肺炎疫潮突如其來嚴重衝擊了香港的經濟,威脅市民生命和生計的心理高牆,將反修例風波刮起的那股政治巨浪擋住了,更是主因。

據知警方反修例運動中曾研判,最激進「勇武派」示威者約二千人。而過去一年警方在各個示威現場拘捕至少八千人,合理推斷,當中已包括大部份的勇武派,令抗爭的主力大減。同一時間警方在應對示威者的布防日漸成熟,出手更迅速,一旦出現警民衝突便故採用快速驅散策略。故今次「5.24」遊行雖仍有零星黑衣人堵路、擲磚事件,但都在極短時間內被打散,令示威者難以聚集。

有網民正計劃發起5月27日包圍立法會,「反國歌」和「反港版國安法」雙議題出擊,究竟「524遊行」只是熱身,還是已卯足全勁,還待後日揭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