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張曉明最新演說分析 多番引述鄧小平講話的深層意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久未公開發言的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昨日(8日)在《基本法》頒布30周年研討會上,洋洋灑灑發表過萬字講話,詳細解釋了中央為香港制定國安法的前因後果,由大幅引述已故領導人鄧小平關於「一國兩制」精神的講話、闡述中央主動出手的三條法理依據,到批評反對派欲「奪權變天」,整篇演講說得非常直白,語調不見霸氣但亦不太客氣,確如張曉明自己所言:「打開窗戶說亮話」。

中央港澳工作系統年初大換班後,「夏駱新局」呈現一種不迴避爭議、「有碗話碗」的新作風,張曉明今次講話可說是一脈相承,特別是引述鄧公反駁有人故意曲解「一國兩制」初心,中央必須強硬應對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以及希望港人認清形勢選定「一國兩制」正確之路等,都可視為中央在向港人喊話。

不過,亦有心水清者發現,張曉明雖自稱「直言不諱」,部分觀點卻與中央過往表述並不接合,包括指「香港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問題,也不是困擾基層民眾的住房、就業等民生問題」,以及要求港人反思2047年香港前途命運,能否獲得全國人大的新授權等,似乎都與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及中共第十九屆「四中全會」的精神有出入。究竟張曉明這段長篇講話,代表中央的程度有多高?

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資料圖片)

張曉明的演講題為《國家安全底線愈牢 「一國兩制」空間愈大》,問了四個「為什麼」,圍繞中央為何要為香港制定國安法。他首先談到要「回歸初心」,想一想為何要實行「一國兩制」,當中多次引述鄧小平八十年代在不同場合的講話,例如鄧小平於1982年見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時,提及中央對香港的方針政策有層次區分,主權問題排在第一位,「主權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

張曉明又引述鄧小平於1984年會見香港人士時提及:「切不要以為沒有破壞力量。這種破壞力量可能來自這個方面,也可能來自那個方面。如果發生動亂,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預。由亂變治,這樣的干預應該歡迎還是應該拒絕?應該歡迎。」

引述鄧小平的講話仍有這一段,時為1987年4月16日,鄧小平會見香港基本法草委時這樣説:「切不要以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就萬事大吉了。這是不行的,這種想法不實際。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也不需要干預。但是,特別行政區是不是也會發生危害國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難道就不會出現嗎?那個時候,北京過問不過問?難道香港就不會出現損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能夠設想香港就沒有干擾,沒有破壞力量嗎?我看沒有這種自我安慰的根據。如果中央把什麼權力都放棄了,就可能會出現一些混亂,損害香港的利益。」

「港版國安法」出台後,香港民主派人士批評中央違背「一國兩制」,違反《基本法》第23條特區「應自行立法」的規定,曾任《基本法》草委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更稱,北京的做法違背了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精神。

張曉明今次大量引述鄧小平的講話,正正是強調「一國兩制」的初心,中央並非什麼都不管,香港近年的時局變化,已到了「必要時非干預不行」的地步,因此中央出手既是勢在必行,也是理所當然。可以說,中央對落實「一國兩制」方針的初心沒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不僅是「一國兩制」的題中應有之義,而且是「一國兩制」的核心要義。

由去年反修例風波以來,香港陷入前所未有的社會動亂,鄧小平的先見之明,正正與中央今次出手一脈相承,恰好說明「總有一些事情沒有中央出頭你們是難以解決的」,港區國安法即是顯例。

新任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左二)在兩會接見港區政協委員,張曉明(左)亦有出席。(港澳辦圖片)

解構中央出手法律理據

張曉明提出的第二個「為什麼」,詳細解釋為何中央要出手處理香港有關國家安全立法問題。他列舉過去一年社會亂象,包括有人圍堵機場、四處縱火、對普通市民擅用「私刑」,甚至當街潑油點燃,製造「火燒活人」的慘劇;性質更為嚴重的是,一些人明目張膽地鼓吹「港獨」、「自決」等言論,外國勢力更是赤裸裸地插手干預香港事務。

他直指,面對這樣情勢,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可能坐視不理,「有不少朋友説,中央這次出手是香港反對派和激進分離勢力逼出來的。我一定程度上認同這個説法。他們把中央和特區政府的克制忍讓當作軟弱可欺,做得太過分了!」

正如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兩會所言,香港情況日益嚴峻,街頭暴力及本土恐怖主義日益猖獗,「港獨」、「黑暴」及立法會中有人主張「攬炒」,加上外部勢力借香港打擊中國,長此下去「一國」會受到衝擊,成為國家安全的「突出風險」,因此今次立國安法有必要性及合法性。

張曉明今次演說,解構了為何中央要主動出手,說明了中央出手的三大法理依據,一是國家安全事務本來就是中央統一管理的事務;二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本來就屬於中央事權;三是任何國家在打擊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方面都會採用一切管用的措施,毫不手軟,闡明了中央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安的法律制度的來龍去脈,並直白講明是反對派「迫出來」,這毋庸置疑代表了中央的想法。

全國人大5月底通過訂立港區國安法。(資料圖片)

香港現在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問題?

不過,張曉明這篇「打開窗戶說亮話」的講話,部分觀點頗有商榷之處,與中央一貫表述存在明顯的差異,而這些又正正是整篇講話中最具「話題性」的部分。最明顯的例子是張曉明認為,香港現在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問題,「也不是困擾基層民眾的住房、就業等民生問題,或者利益階層固化、年輕人向上流動困難等社會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他指,反對派及其背後的外部勢力則企圖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變成一個反華反共的橋頭堡,變成外部勢力一枚牽制和遏制中國發展的棋子,認為這是影響「一國兩制」全面準確實施的主要矛盾,「香港社會政治生活中的亂象和一些社會矛盾的激化,都是由這個主要矛盾決定的。」

何謂香港「深層次矛盾」,此題目已討論多年,觀乎中央、建制派甚至部分民主派,大致都認同香港房屋、土地問題嚴重困擾香港,樓價高企、青年人上流機會減少,令社會積累不少怨氣,這就是香港的「深層次矛盾」。

韓正上月在北京會見港區政協委員時就表明,香港有很多經濟、民生的深層次問題,一定要從全局、長遠、遠近結合的角度,去提出解決方案,而且要回應香港社會和香港市民他們的關切,從中央政府來講,會全力支持香港特區政府解決經濟和社會民生的深層次問題。

張曉明的說法,明顯與韓正的說法有出入。

誠然,打擊社會動亂、以至「港獨」勢力屬政治問題,確是香港現時面對的其中一個「主要問題」,但絕不代表經濟、民生就不是香港的「主要問題」,甚至可以說,相對普羅港人來說,與經濟民生問題的關係更密切。張曉明的講話,明確與中央的主旋律有別,這是否只是張曉明說的「見仁見智」?

修例風波一周年,有示威者再發起遊行。(鄭子峰攝)

罕有談及2047年「警告」港人?

另一個頗堪玩味的地方,張曉明在演講中力數多個香港社會現象,包括政府施政困難、國安不設防,國教難以推行,媒體對國家負面報道、中港矛盾等等,促港人要考慮2047年回歸後,「香港要拿什麼樣記錄,來獲得屆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代表的全國人民的新的授權呢?」

中央官員過往極少提及2047年後問題,張曉明今次講話,似是拐個彎「警告」香港人要「醒定」,否則以這樣的「劣績」,「一國兩制」在2047年後能否延續,還不好說。

不過,翻查資料,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7年視察香港時已明確表示,實踐充分證明,「一國兩制」是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也是香港回歸後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安排,是「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的」。去年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亦濃彩重墨強調,要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並提到「一國兩制」是黨領導人民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一項重要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偉大創舉,「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

事實上,張曉明去年底在自己的解讀四中《決定》文章中也說了,「堅持『一國兩制』,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促進祖國和平統一,是作為我國國家制度和治理體系所具有的十三個顯著優勢之一」、「事實證明,『一國兩制』是香港、澳門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

既然是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又怎可能輕易取消掉呢?「一國兩制」是中央對港的基本政策方針,不是學校考試,香港的成績不好就要丟失學位資格,反而是要更好地執行、完善「一國兩制」,令香港的成績追上去。這似乎更符合中央最高層一貫的意思。

夏寶龍與駱惠寧。(資料圖片)

張曉明的講話亦透露了一些從未公開的事,例如他侃侃而談「港獨」如何在香港冒起,提到「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居然成為外國記者會(FCC)的座上賓,邀請他公開『播毒』」,並引述有人指特區政府拒絕為FCC負責人、英國《金融時報》記者馬凱續辦在港工作簽證,「是中央收緊對港控制的兩個標誌性事件」,變相證實馬凱被「DQ」簽證原因。

有趣的是,張曉明回顧「港獨」思潮時,指2012年反國民教育是「港獨」源起,又提到自己2016年仍是中聯辦主任時,曾批評「香港民族黨」,強調「絕不能養癰遺患,必須防微杜漸,露頭就打,窮追不捨」。張曉明形容,今日回看這段話,仍認為自己講了一留義正詞嚴的話,聽來頗有「一早講咗你聽」的意味,不禁令人聯想,張曉明更似在為自己「平反」。

政圈普遍認為,張曉明批評「港獨」,是無錯的,正如時任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批評《香港民族論》,出發點並沒有問題,出問題的是手法。正如父母教仔一定是對的,但如果手法用得不對,例如只懂日日打罵,子女未必因而聽話,反而懷恨一生,結果恐怕是適得其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