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張超雄:香港陷最不穩定狀態 籲青年沉着勿硬撼

(李澤彤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年前的今天(2019年6月16日),200萬港人以黑衣為記,「和理非」透過遊行再度發出反修例的呼聲,惟特首林鄭月娥仍拒正式撤回修例,成為反修例運動激化的關鍵點。工黨張超雄早前接受《香港01》訪問,回顧修例風波的進程,認為「7.1」衝擊立法會是一大轉捩點。在「7.1」嘗試勸阻示威者衝擊立會的張超雄指出,「7.1」那天見證了參與年輕人步向絕望,認為要透過「自我犧牲」才能延續運動。

一年後的今天,香港未有平靜下來,用張超雄的話,反而走向最不穩定的狀態,港版國安法橫空降臨,香港成為中美角力的戰場,社會、民生因疫情和貿易戰大受影響……張認為年輕人在此刻更要擁抱「Be Water」和「不受傷、不流血、不被捕」的初心,不要硬撼,伺機而後動,只要沉著氣便有機會看到出路。

張超雄認為年輕人在此刻更要擁抱「Be Water」和「不受傷、不流血、不被捕」的初心,不要與政權硬撼,應伺機而後動,只要沉著氣便有機會看到出路。(李澤彤攝)

屢現身衝突現場 認為議員可擔當橋樑溝通角色

反修例風波觸發連場警民衝突,為港人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被視為和理非的張超雄多次現身衝突現場,冀在示威者和警方之間作緩衝和監察作用,「最初警察對議員都仲有所顧慮,議員仍可做到緩衝、橋樑嘅角色,示威者有嘢想(向警方)表達,警方想示威者退到邊個位,我哋(議員)中間傳遞訊息、叫雙方冷靜,最初的確做到,但係只係好初期,七月後警察嘅武力、態度愈來愈強硬,溝通已經差唔多無。」

作為溫和民主派的張超雄,經常被激進人士指摘為「左膠」,他坦言在衝突現場不僅被警方指罵,示威者也會指罵他,認為現場無需議員作緩衝角色。不過張認為議員在衝突現場監察和調停是有必要的:「作為議員,有責任監察政府,喺咁大衝突,我哋唔想警方用不成比例的武力......喺咁大嘅衝突下,市民仍出嚟(示威)表達憤慨和勇氣,我好擔心後生仔用佢哋嘅前途、身體、性命維護香港嘅未來,我敬佩但好擔心,好想喺現場睇住,幫得到,盡量幫。」

曾阻「7.1」衝擊立會 心痛年輕人自我犧牲

「7.1」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成為反修例運動的重要章節,張超雄與街工梁耀忠、公民黨郭家麒等議員以嘗試勸阻示威者惟不果,更被示威者抱走。張超雄認為「7.1」是運動的重要轉捩點,「由𠴱一刻開始,參與運動嘅年輕人,好多已經絕望,嗰一刻佢哋行緊自我犧牲嘅路,呢場運動係好多年青人和示威者自我犧牲嘅過程,去持續呢場運動,就係咁樣開始。」張超雄續指,「7.21」元朗襲擊事件、「8.31」太子站事件、中大及理大衝突,也是運動的轉捩點。

6月2日,即訪問當日,張超雄需趕回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投票。(李澤彤攝)

理大事件切膚之痛 憶述「入面好似戰場」

踏入11月,爆發更怵目驚心的「理大圍城戰」。剛從理大卸下教鞭的張超雄對理大事件感受至深,當時他與社會賢達進入校園,嘗試平息事件,希望能把示威者和學生帶出校園,進入校園後看到的情景令他感到非常痛心,「入面好似戰場,出面(校園外)燒到黑晒,打好多地方被爛晒,圖書館都係爛晒,入去嘗試同示威者傾亦唔容易,佢哋好驚恐同好唔信任人。」他形容理大事件是眾多場衝突中最慘烈,「喺國際社會,大學唔應該發生咁樣嘅衝突,唔應該用咁強嘅火力攻入校園。」

修例風波已過一年,反對陣營成功扳倒《逃犯條例》修訂,政府正式撤回修例,到頭來卻迎來前所未見「港區國安法」。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日前在網上研討會中指出,中央出手處理港區國安立法,是反對派和激進分離勢力逼出來的。

張超雄反駁有關講法,認為是「惡人先告狀」,「無『送中』(修例)又點會有『反送中』(反修例),如果林鄭唔係食人血饅頭,借潘曉穎慘案,去嘗試把『惡法』(修例)架在港人頭上,如果林鄭唔係咁政治計算,成件事(修例風波)唔需要去到呢個地步,……將香港推落懸崖,嗰個肯定係林鄭,林鄭係『攬炒之母』。」

張超雄形容,香港將會進入「黑暗時代」,異見人士被取消參選資格,社工、律師維權或會違法,人才因移民潮而流失,有海外資金撤離香港,市民長時間活於困苦之中。他的「預言」會否成真?時間自會提供答案。(李澤彤攝)

張超雄與社會賢達進入校園,嘗試平息事件,希望能把示威者和學生帶出校園。(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以打機比喻中港關係 寄語年輕人維持「Be Water」初心 

張超雄認為,港版國安法將令香港走進最不穩的狀態,去年發生的社會衝突和動盪令本港已進入不穩狀態,而疫情、中美角力、國安法等更會對香港造成前所未見的衝擊,他預言香港將會進入「黑暗時代」,異見人士被打壓被取消參選資格,社工、律師維權或會違法,人才因移民潮而流失,有海外資金撤離香港,國際制裁本港影響出入口關稅,加上疫情和中美角力,本港社會、民生將步入困境。他面露深憂地說:「未有疫情之前,社會運動都唔係好影響香港經濟,只係旅遊有關行業受影響,但疫情將打擊面擴闊,未來更徹底、更廣泛,香港民生係唔會好。」

那麼,港人應如何自處?張超雄以「打機」來比喻,港人在反修例運動中戰勝遊戲中的「嘍囉」,不斷過關,惟國安法以「終極Boss(大佬)」姿態登場,他認為在最後一戰得勝,關鍵是「伺機而後動」,「用打機嘅講法,大佬(國安法)出咗場,之前(港人)打勝咗好多嘍囉,大佬(國安法)先要出場,逼到大佬出場的確係最後一戰,但我哋實力懸殊,所以喺最後階段並唔係要拼死一博,……我哋更要保留實力,睇定啲唔好犧牲。」

張超雄寄語年輕人,在此刻更要擁抱「Be Water」和「不受傷、不流血、不被捕」的初心,不要硬撼,應伺機而後動,只要沉著氣便有機會看到出路。

張超雄寄語年輕人,在此刻更要擁抱「Be Water」和「不受傷、不流血、不被捕」的初心。(李澤彤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