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半年︳梁翊婷:寒冬下聚民意保實力 民主派需保立法會陣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區國安法實施半年,多次「出鞘亮刃」,港府上周更首次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大舉拘捕55名參與民主派初選人士,成為回歸後對民主派的最大型行動。

是次事件中,民主黨七名前立法會議員亦全部涉案。面對如此局勢,上月剛成為民主黨副主席的梁翊婷直言,認為未來環境可能更差,但就算絕無機會取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取得主導權,她亦認為不能放棄立法會的陣地,就算民主黨全員被DQ,只餘下「一個叔叔,一個姨姨」都應派人參選,爭取民意授權,強調絕不主動放棄。

國安法下民主派危機四伏,四大罪項還包括勾結外國勢力,而民主黨國際事務委員會正是本港政界就「BNO平權」與英國政界關係最顯眼的角色之一。身為委員的梁翊婷強調,會在國安法下繼續做自覺絕對沒錯的工作,強調一直只是向英方反映港人疑難,而BNO更是港人長久以來擁有的權利,無理由因為英方擴充有關福利,就煞停民主黨有關工作。

國安法半年系列

不擔心將做之事碰紅線 笑言北京何不設「國安法查詢部」

訪問之前一日,警方以《國安法》涉續顛覆國家政權,拘捕去年參與民主派初選的53名人士,其後再拘正在服刑及被羈押的黃之鋒及譚得志2人。梁翊婷反問,如果初選違反國安法,當局為何不在國安法實施時就表明違法立場,「我教小朋友,都不會等他偷竊後,才告訴他偷竊是違法行為吧。」

梁翊婷認為國安法紅線不停轉移,他們已不再擔心將做之事會否觸碰紅線,而是考慮目前的工作,會否成為紅線進迫下調的水平。她在訪問中突然妙想天開,笑言中央何不設立「國安法查詢部門」,讓大家逐一查詢,做甚麼事會違反國安法。玩笑後,梁強調,中國既以法治社會自居,應清楚表明何事可為與不可為,不應要市民自行猜想。

以《魔雪奇緣2》主題曲自勉 「見到有路便走」

素來形象務實、敢言,梁翊婷從政不久就當上民主黨副主席,不過面對政治挑戰,她竟想起迪士尼動畫電影《魔雪奇緣2》的劇情,嘗試以女主角Anna般,以歌曲《The next right thing》勉勵自己。她說,電影中Anna一度失去希望,在漆黑的洞穴中對未來茫無頭緒,於是唱起這歌,將能夠想到的正確小事逐步實踐,慢慢找到出路。梁自言現況有如戲中橋段,對她而言,「The next right thing」就是「見到有路便走」,雖不知道路會怎樣走,亦要走下去。

梁翊婷強調民主派沒理由主動放棄。她指,中央路線明確,要將少到不可再少的反對空間都繼續收窄,「既然你打壓我,你便來把我抬出去,踢出去,我不會自己走出那道門口。」她相信公眾眼睛雪亮,打壓者需要自行承擔道德責任,她決不因為制度不公平,就選擇放棄。

梁翊婷認為,就算日後只要身上帶着「民主黨」三個字的人就不可參選立法會,他們全部被DQ,民主派仍然需要這個陣地。「即使是一個路人,一個叔叔,一個姨姨,只要有人能走議會之路,都應該去。」(羅君豪攝)

料劣勢持續十年甚或更長 盼民眾像企鵝圍集取暖度嚴寒

民主派面對政治打壓的劣勢,梁翊婷相信可能持續五年、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故民主黨要在漫漫黑夜之中,找他們能夠做的事情。她相信,保存實力已經成為民主派的共識,所以當下首要任務是凝聚民意,令民眾至少能似南極的企鵝般圍在一起取暖,度過嚴寒。

在國安法大拘捕的突襲後,梁認為中央彷彿已經默認,不會讓民主派取得立法會主導權。不過,她強調應該繼續派員參選立法會。「即使被形容得多沒用,議席始終有價值,是在僅餘空間下尚能獲得的實際力量,可以作為發聲平台,或者為戴罪之身提供工作機會。」梁翊婷說。

梁甚至表明,就算日後只要身上帶着「民主黨」三個字的人就不可參選,他們全部被DQ,民主派仍然需要這個陣地。「即使是一個路人,一個叔叔,一個姨姨,只要有人能走議會之路,都應該去。」她亦認為,參選是民主派取得民意授權的重要一環,必須把握。

梁翊婷相信民主派面對政治打壓的劣勢可能持續五年、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故民主黨要在漫漫黑夜之中,找他們能夠做的事情。(羅君豪攝)

續助港人解BNO疑難 英國擴權非民主黨主導

4名泛民立法會議員去年被指要求外國制裁而被DQ;同時,英國去年宣布向合資格BNO持有人提供便利申請居英計劃,內地官方一如所料大加鞭撻。民主黨國際事務委員會一向倡議BNO工作,梁翊婷亦是成員之一,會否擔心被指勾結外國勢力?她坦言,委員會現時低度運作,但強調委員會一向只是如實反映香港狀況,不認為需要放棄與外國政界接觸。她強調,會繼續做認為絕對沒錯的工作,例如早前曾與新加坡駐港領事商討旅遊氣泡,又反問若要向外國就鐵路事宜取經的話,「你無理由不讓我參考吧」。

BNO方面,梁翊婷指他們一直只是向英國反映港人疑問,亦設有whatsapp熱線讓市民交代相關問題。她強調,BNO是港人長久以來都擁有的權利,不應因為英國方面擴充權利,就不讓他們繼續有關工作,何況英國政策並非由民主黨主導。

法治不止司法獨立 立法缺制衡猶如畸形法治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上周退休,其臨別言論,再引發社會對本港法治是否「健在」的爭論。「法治是否有險可守?你問我,我認為未必有。但香港是否全無法治,我又不能這樣說。」她估計,馬道立或者認為法庭只要根據被訂立的法律判案就是法治,但她認為法律由誰訂立牽涉整個制度,所以架構上才有立法會,希望令立法程序有合理性。

梁翊婷批評,本港立法會有半數成員屬功能組別,本身已有如跛了一隻腳,現時民主派嘗試用合法的程序爭取過半數又不行,又如「打跛你另一隻腳」,加上基本法附件三、人大常委會頒令法律等,令立法機關變多重機關,缺乏制衡,「這樣產生出來的法律,就算你置於法庭上,是否法治呢?就算是法治,也是畸形的法治。」她提到,本港法庭以往一向不諱言指本港行使三權分立,但馬道立現在也因應內地的論調,只能避而不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