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界掀「移民潮」棄用WhatsApp、fb? 方保僑:新平台也未必安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本港政治氣氛肅殺,其中民主派上周有五十多人被捕後,部分人士開始着手社交平台「轉會」,聲稱要減少使用最普及的facebook、WhatsApp,分別以MeWe代替fb、以Signal代替WhatsApp。尤其近日WhatsApp更新用戶政策,觸發更多人對WhatsApp保障私隱安全的不信任。

與此同時,亦有部分建制派反映,WhatsApp更新政策令他們感到不放心,民建聯今日(13日)就到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請願,要求關注事件。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表示,近日由全球到本地的政治事件,的確觸發香港人,尤其民主派及其支持者「轉會」,形容規模空前。不過他認為,新平台普及程度未夠,料這股「移民潮」一時之間難成氣候。更深入的問題是,科技始終是一門生意,假設新平台最後能普及化,基於商業考慮,最終也難保他們不會「搬龍門」改變使用條款。他笑稱:「免費的事物(社交平台)永遠最貴。」

近日有網民號召棄用fb、WhatsApp。(資料圖片)

私隱、言論審查 現代科技的兩大關注

網絡科技巨頭已經成為現代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其中引起的政治爭議,可謂一浪接一浪。其一是私隱問題:科技始終是一門生意,需要商業利益。一般而言,科技公司收集到用戶數據後,會按用戶習慣和喜好,度身訂造廣告、演算出用戶「想看到」的內容,從而得到廣告收益,因此科企掌握的市民資料隨時比政府還要多。而在威權國家,大數據更會被用作政治監控,壓制異見人士的聲音。

另外,社交平台為了防止網絡欺凌、仇恨言論等,都會審查帖文內容,但部分審查卻引起某些政治派別的批評。例如大型社交網的審查標準,被指太過偏向左翼的論述,對於一些右傾主張、批評左翼運動的言論,往往標籤為「仇恨言論」刪除甚至封號。有意見質疑這種審查會形成「另一種霸權」。

全球、本地政治因素推動「移民潮」 沈旭暉:不如用返ICQ?

在香港,這股「移民潮」近日引爆點有三個:一、美國總統特朗普被指有份鼓動上周的衝擊國會事件,被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巨頭封號,連部分為其辯護的言論都被禁,部分支持者一度「轉場」至另一平台Parler。但Google、蘋果、亞馬遜三大網絡平台都對Parler予以封殺。在香港,部分人質疑科技公司於未有確切證據證明特朗普直接煽動暴力下「未審先判」,反過來打擊言論自由。

二、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近日更改政策,要求用戶同意新的私隱條款,將資料同步至facebook。即使facebook和WhatsApp先後解畫,指新政策不會影響用戶的私隱,依然無法釋除香港網民疑慮。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前體育主播伍家謙等人甚至戲稱,可能要用回「文物級」的初代通訊軟件ICQ。

三、於《港區國安法》下,民主派面對大搜捕,部分人擔心於社交平台或通訊軟件的言論被保留下來,會成為日後「罪證」。其中Signal可設置「閱後即焚」功能,受到多名民主派人士歡迎(按:其實WhatsApp也有「限時訊息」功能,不過指定為7天後刪除,不像Signal可選擇由1分鐘至7天)。至於MeWe被認為言論審查沒那麼嚴重、不會紀錄用家資訊等,得到不少人青睞。

民主派人士開始「雙軌」使用 黃大仙區議員集體「轉會」

於本地民主派,近日陸續有部分人士表示開始轉用MeWe、Signal。人民力量前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昨晚於fb直播指出,稍後會開始同步於fb、MeWe上載內容,並且同時使用WhatsApp、Signal。他表示任何使用習慣上的改變都有個過程,不會期望新平台一步登天,但會繼續摸索,當MeWe普及到一定地步時,就會考慮逐步減少於fb的投入。

民主黨方面,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黃碧雲都先後於fb專頁呼籲網民使用MeWe。黃碧雲向記者表示,近日身邊有愈來愈多朋友開始轉用Signal、MeWe,形容今次規模「史無前例」,因大家都開始着重保護資訊安全,而fb「五毛」(意指親建制的網絡打手,專門到社交平台洗版辱罵民主派)過多,MeWe則可重新選擇聯絡人。

她同樣指出,現階段會同步使用,待Signal、MeWe更普及後,逐步減少在fb、WhatsApp上的投入。她形容:「呢個政治環境下,大家都要提高警覺,保持政治敏感度。」

樂富區議員梁銘康更對傳媒指出,黃大仙區25名區議員已集體轉用Signal討論區政和民生事務,其議辦亦會為有興趣「轉會」的居民安裝程式。

張國鈞表示會多用微信。(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建制派多持審慎態度 張國鈞:會多用微信

建制派方面,行政會議成員、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張國鈞認為,WhatsApp更新私隱條例,取得用戶過多資料,做法過分、強權,但始終大多數香港市民也用WhatsApp,難以在一時三刻改變,自己亦未有打算轉用Signal和MeWe。他提到,Signal、MeWe等軟件也同樣有安全隱憂和審查問題,如有人稱在MeWe轉載特朗普女兒的發文也被刪除。

他說,自己未來會多用微信,而很多朋友早已不信任WhatsApp,「喺WhatsApp只會講風花雪月,喺WeChat(微信)先會講正經嘢。」但他坦言,港人不習慣使用微信、微博等內地社交媒體,在微博較難接觸選民,「支持者都喺facebook」,相信短期內也會繼續在facebook與市民互動。

張國鈞認為,長遠而言也需要思考除facebook以外的後備社交媒體,因目前社交媒體關閉帳戶的權力不受限制,亦無從上訴,「如果有一日YouTube、facebook唔講道理咁閂咗我個帳戶,都要諗定個後備方案。」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指,自己對通訊軟件「睇得好化」,不擔心個人私隱問題,加上有不少傳媒朋友也使用WhatsApp,所以會繼續使用。不過她提到,有支持者擔心WhatsApp私隱問題,因此也會應他們要求開設微信群組,「邊啲人擔心就去WeChat傾」。另外她自己一直也有經營微博帳戶,未來會多管齊下,在不同社交媒體發放相應內容。

方保僑指出,即使新平台也不一定安全。(資料圖片)

方保僑:使用條款隨時可改 新平台不一定好

方保僑指出,現時政治氣氛下,香港政界人士尤其民主派,當然會擔心個人資訊安全,形容今次「移民潮」規模屬近年最大。他表示沒有水晶球,難以預計最終效果如何,但要一時三刻成氣候並不可能:「實用性嚟講,始終WhatsApp同fb覆蓋面都係最廣,就算你要轉用新平台,都要考慮身邊人有冇用。普及性唔夠高,兩個平台like數差天共地,咁都好難吸引人全面轉場,商業廣告價值都差好遠。」

他特別提到,MeWe兩步認證功能需付費,容易出現保安漏洞,例如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MeWe帳戶曾被盜,連電郵地址都被改掉,令他無法再用。

再進一步,方保僑指科技公司打開門做生意,始終需要賺錢維持營運,即使新平台現時標榜「免費無廣告」、「不將資料交給第三方」,如日後用戶人數增加、真的能成氣候,基於商業考慮,都可能隨時更改使用條款,用戶只能選擇用或不用。「WhatsApp當年都標榜免費無廣告,但之後維持唔到,想向用戶收1美元年費,跟住大家就嘈,咁fb咪直接幫你收購埋佢。而家係唔使錢,背後個代價咪睇你肯唔肯去承受。免費嘅嘢(社交平台)永遠最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