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員假自僱嚴重 陸頌雄批黨友何啟明不熟行情:你初心去咗邊?

撰文:林劍
出版:更新:

食物外送平台近年大行其道,疫情下外賣需求大增,吸引不少人加入成為零散工,但外賣員是否「僱員」、是否受《僱傭條例》保障,同時引起關注。工聯會勞工界立法會議員、人力事務委員會主席陸頌雄近日嘗試擔任一日外賣員,工作3小時體驗外賣員的工作情況,過程中多次險些仆倒。
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今日(15日)召開會議,討論數碼平台工作者和零散工的僱員權益及福利,多名委員都關注到外賣送餐平台的「假自僱」問題。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何啟明開首時好心奉勸黨友:「小心睇路,唔好仆親。」
不過陸頌雄發言時未有留手,批評何啟明沒有了解送外賣員面對的剝削,更斥何啟明:「你個初心去咗邊呀?不如你自己去去做下(外賣員)?」

建制質疑政府無保障數碼平台工作者

多名委員提到,外賣送餐平台的「假自僱」問題嚴重,民建聯鄭泳舜表示,欣賞陸頌雄親身落場感受外賣員的艱辛,指這些外賣平台頗為賺錢,有能力請知名度高的大明星代言。他批評政府對這類數碼平台工作者「無數據、無政策、無保障」,問政府對於何謂「僱員」有沒有提供更多準則。民建聯柯創盛亦指,政府對於堵塞這些法例的漏洞沒有時間表,對問題的答法和去年10月一模一樣,認為需「強烈譴責」。

何啟明回應指,會視乎工作控制權、是否由公司提供器材、是否要承擔財務風險因素介定,局方正與統計處商討,希望可就此議題作主題性研究;目前法例下,分別是在於勞工是否受《僱傭條例》保障。他最後更對陸頌雄指:「都希望主席(陸頌雄)小心啲睇路,唔好仆親」,引來哄堂大笑。

談數碼平台「數字控制」 陸:明明有了解過,點解要迴避?

陸頌雄發言時卻未有「留手」,先問何啟明對於這些外賣平台的「數字控制」、「演說法管理」認識有多少。何啟明列舉出「數字控制」在內地的情況,又指內地通常會有一間「勞務公司」協調這些數碼平台和其工作者,工作者實質難以「推單」,但香港「推單」會容易一點。

陸頌雄聞言嚴詞駁斥,指香港的情況亦很嚴重,舉例指自己任foodpanda外賣員期間,如果見到一些外賣任務路途遙遠而不接單,接單率一低於某個水平,就要被扣取每張單的報酬:「我做3個鐘,收得嗰80蚊,仲低過最低工資。」亦即「推單」會受到實際懲罰,認為這些就是「數字控制」,外賣員實際上沒有「工作控制權」。

他更批評何啟明不了解外賣員的行情:「副局長,以我了解你應該有理解過呢樣嘢(數字控制)個喎,點解要迴避問題?你個初心去咗邊度呀?不如你落場去做下(外賣員),或者搵你啲同事去做下?」何啟明回應時略顯「口窒」,只表示勞工處會調解相關個案、了解這些數碼平台是否對工作者構成「壓迫力」等。

會上,工聯會郭偉强提出動議,要求政府就為數碼平台工作的零工的勞動身份及權益保障作研究,盡早制定政策應對因零工經濟發展對現行勞動關係及勞工保障的衝擊,獲委員支持通過。陸頌雄總結發言期間,慨嘆:「法例演繹上一向都有灰色地帶,但係咪要灰到黑,你(政府)先處理呢?」希望政府有更積極的介入角色。

回應提問欲交副處長作答 陸:問你呀副局!

會議同時處理勞工處於2017年10月委託職安局所作、有關僱員在工作間死亡(俗稱「過勞死」)與工作情況關係的研究報告。報告提到,研究過200宗本地相關個案,大多數個案(104宗)報稱有已知的慢性疾病病史,另有62宗的驗屍報告顯示死者具有其他增加心腦血管病風險的情況。另外,44宗死者被歸類為「長工時」的個案中,全部都有涉及個人健康風險因素。

勞工處認為,心腦血管病的成因眾多,涉及與工作狀況和非與工作狀況相關的原因都有,會加強力度在工作環境向僱主和僱員,推廣對心腦血管病相關的風險因素的認知。報告內容亦引起多名議員不滿,認為政府至起碼應展開進一步研究,日後介定清楚什麼情況下可能與「過勞死」有關。

陸頌雄再度發言狙擊,僱員在工作場所死亡,即使本身身體有問題,也很可能是因平時工作時間長日積月累下來,又或者工作是「誘發性因素,認為政府將來需設計到一個明確定義,否則議題會不了了之。他又向何啟明道:「副局你讀哲學,應該知道『成因眾多』唔等於『無關係』。」何啟明一度想交給身旁的勞工處副處長梁永恩代為回答,陸頌雄不滿表示:「問你呀副局!」何啟明隨後表示,政府沒有絕對排除工時與僱員死亡的關係。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