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協檢視會章研中港關係 變陣留守深水埗 無意選立會|政圈風聲

撰文:吳倬安
出版:更新:

政府快將安排區議員宣誓,政府消息稱已為「DQ」區議員訂下4條紅線,並向所有被DQ的區議員追討薪津,觸發逾200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
民主派在辭職潮後如何持續地區工作,成為一大課題,據悉,歷史悠久、尚餘8名區議員的民協將會調整地區工作模式,個別成員將以居民服務中心、居民協會等為地區據點,繼續在老巢深水埗服務街坊。
有已辭任區議員的民協中人透露,該會近期成立小組檢視會章,研究增減會章內容,例如加入與中港關係相關的內容,應付風高浪急的後國安法時代。

極大部分民協黨員願留守深水埗

民協於2019年區議會選舉派出21人出選,一舉取下19席,楊彧、許錦成分別成為深水埗及黃大仙區議會主席,為該會新舊交替大換班取得亮麗成績表。不過,隨著初選案及區議員辭職潮,多名核心辭任區議員,包括捲入初選案的前黨主席施德來、前副主席何啟明、楊彧等,目前在老巢深水埗只剩下3名區議員,包括李庭豐、麥偉明和覃德誠;在屯門區議會,民協保留4席,黃大仙僅剩元老廖成利。

有民協核心透露,不同黨友目前正思考和商討在辭職潮後,如何延續在九龍西的地區工作,據初步了解,極大部分辭任深水埗區議員的黨友,仍希望留在深水埗區服務社區,只有一至兩人淡出社區工作,重回社工崗位。

居民會或成後DQ時代地區據點

該消息人士指,民協由八十年代起在九龍西服務至今,除了區議員辦事處外,個別選區設不少居民團體和服務中心,部分由民協成員成立,部分則與民協區議員長期合作,故於多個屋邨設有實體服務據點,例如在元洲邨、幸福邨、麗閣邨等,因此有不少離任區議員可透過相關地區據點,延續地區工作;至於能否有足夠資金維持原有規模的運作及聘請職員,則須進一步思考和探討。

有民協前區議員指,該會正思考不同途經籌集資金,包括以個人方式在網上眾籌、售賣商品等,但至今仍未有定案,待前區議員完成結束議辦工作等繁複工作後,再作進一步商討。

已辭職的深水埗區議會前議員譚國僑表示,目前仍在處理辭任區議員後的安排,包括協助因辭職而失去工作的議辦職員。至於未來服務地區的計劃,他坦言先要為離任區議員向街坊致歉和交代,又坦言很多地區事務或放不低,如當區的大坑西重建計劃,因此會繼續與相關地區團體和組織合作。譚國僑又指,大坑東、大坑西也有居民會、服務中心等組織,與民協長期合作,未來或有機會與相關團體商討,延續和跟進地區議題。

據了解,民協近期成立小組檢視會章,研究增減會章內容,例如加入與中港關係相關的內容,應付風高浪急的後國安法時代,令民協在當前的政治形勢下,維持一定的生命力;至於具體修改內容,則交由8月中會員大會決定。一名現任民協區議員笑言,民協會章的內容過往也算是「大中華膠」,即使有修改也不會太多。

料楊彧、利瀚庭留任領導層 料無黨員參選立會

此外,會員大會亦將改選新一屆領導層,料署理主席楊彧及署理副主席利瀚庭,將正式接任領導層。

有民協核心強調,檢視會章與參選立法會完全沒有關係,他透露數月前曾有來自內地、疑似「中間人」與他們見面,呼籲他們出選立法會選舉,「佢(中間人)講嘅理據,無非都係話『政黨唔可以唔參選』」,隨後民協曾討論出選的問題,會內黨員們團結一致,對參選改制後的立法會選舉全無興趣。該消息人士指,隨著DQ區議員一役後,更加沒有會員支持民協參選立法會,至於最終會否參選,則要留待會員大會決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