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會改選|一文睇清選舉玩法、形勢 選舉結果或掀政治風波?

撰文:吳倬安
出版:更新:

香港律師會今天(24日)將會舉行周年會員大會,改選五名最資深理事。惟在改選前夕,律政會被捲進政治漩渦之中,其中官媒《人民日報》上周一高調發表評論文章,指律師會應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線,否則將如大律師公會般「走上窮途末路」,特首林鄭月娥其後和應有關說法,表明若律師會變得政治化,由政治凌駕法律專業,政府會考慮終止合作關係。
為何中央及特區政府要高調關注律師會改選?律師會改選理事機制為何?倘開明派4人當選,會產生甚麼影響?本文逐一拆解律師會改選戰況。

+9

1. 律師會每年改選5名最資深理事 其後改選會長、副會長

香港律師會創會至今已114年,根據會章,律師會每年須不遲於5月31日舉行周年會員大會,會上將改選五名最資深理事,但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會員大會延後至今年8月24日舉行,選舉場地改於會展,而非沿用過往舉行會員大會的律師會會址。

彭韻僖將卸任律師會會長。(資料圖片)

2. 「開明派」、「專業派」對撼 勢掀動會長選舉形勢

在律師會理事會改選,立場較接近民主派的候選人,會被視為「開明派」,一般較積極公開就時政表態;立場較接近建制派的候選人則被視為「專業派」,相對聚焦法律專業事務。連會長及3名副會長,律師會理事會共有20名理事,5名最資深理事須改選,包括「專業派」陳達顯、藍嘉妍、黃巧欣及「開明派」羅彰南(Jonathan ROSS)和白樂德(Denis BROCK),其中黃巧欣、羅彰南和白樂德角逐連任理事。

今次改選共有11人參選,4名參選人被視為「開明派」,包括角逐連任的羅彰南和白樂德,以及韋恆理(Henry Wheare)、馬秀雯(Selma Masood)。另一邊廂,黃巧欣率領「專業派」5人名單出選,包括陳國豪、傅嘉綿、袁凱英、岑君毅,剩下兩名候選人則為立場未明的黎蒑和唐瑋綸。

縱使羅彰南宣布退選,但由於不設退選機制,羅彰南的名字會在選票之上。倘若「開明派」4人最終贏出選舉,連同本身6名「開明派」理事,包括蔡頴德、張達明 、帝理邁(Mark DALY)、林洋鋐、 彭皓昕及黃耀初,意味「開明派」將取得律師會理事半數,與同樣有10席的「專業派」平分秋色。

根據會章,完成理事改選後,會長及一名副會長席位亦將改選,由20名理事互選,意味是次理事改選的結果,將會直接牽動會長選舉結果。據法律界中人分析,「開明派」必定團結一致推舉一名理事出戰會長選舉,但其餘被視為「專業派」的10人或出現「遊離票」,因此建制陣營極擔憂「開明派」贏出會長選舉。

3. 授權票 vs 即場票 vs 郵寄票

律師會會員可透過三種投票方式參與選舉,除了可親身投票外,亦透過郵寄票和授權票投票。以去年理事會改選為例,「開明派」參選人以郵寄票為主,以林洋鋐、黃耀初等人為例,他們取得逾2700張郵寄票,親身投票則有逾200票,授權票僅有1百多票;反觀「專業派」,參選人得票以授權票為主,各人取得約1900票,郵寄票和親身投票分別為約900票和約100票。

因此,近期有指律師行向旗下律師收取授權票的情況,有熟悉業界運作人士指,不論大型或中小型律師行,上司要求下屬交出授權票的情況時有發生,如果不交出授權票,可能被針對,甚至被視為違背上司意旨。

4. 倘「開明派」任會長 政府或收回律師會權力

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訂明律師會具多項法定職能,包括頒發律師執業證書、介入律師行業務等,同時多個法定機構、委員會均有律師會代表,其中負責委任及推薦法官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條例訂明9名委員會成員,須包括一名律師,特首委任律師成員前,須先諮詢律師會理事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