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哲玄批有人為商業利益放生加熱煙:應掃進「政治垃圾崗」

撰文:林劍
出版:更新:

醫學界在香港社會上,算是個較獨特的群體,既是傳統社會精英,過往又一直踴躍於社會政治議題發聲。修例風波以來,醫生及護理人員屢次走到前線反對政府,一度站在風尖浪口。在下月舉行的選委會界別分組選舉、年底立法會選舉中,醫學界須與衞生服務界合併,變相未選席位已削半。
「醫護誠信同行」主席林哲玄接受《香港01》訪問期間提到,醫生這個行業「黃藍對立」從來不明顯,積極投入政治運動屬個別的現象,行內一直希望利用專業知識,為社會「把脈」,就醫療政策提供意見。他認為,即使在選委會、立法會內的席位減少,政府都不能不聽醫生的意見。
他反而認為,有個別業界人士將商業利益,凌駕公眾利益和醫學常識,例如為了業界生意,竟然反對政府禁加熱煙,無視令青少年上癮的風險,批評這種心態如同「集體自私制」,應該掃進「政治垃圾崗」。

稱政府始終需聽醫生意見

林哲玄表示,醫生這個行業一向「冇話政唔政治」,所謂「建制派對民主派」的二元對立,在過去並不明顯,將來也一樣,以其自身為例,過往經常被指「親建制」,但實際上也會就醫療政策嚴厲批評政府。「除非有特別的社會事件,有很多醫生出來表態,否則界別內對於一些社會議題的看法,都是跨政治立場的。什麼派都好,醫學應該歸醫學,不要太過『站邊』。」

選委會和立法會大改組後,醫學界和衞生服務界被合併成「醫學及衞生服務界」,席位一律削半,當中醫學界的選民人數遠不及衞生服務界,日後立法會或會沒了醫生代表,有意見質疑這是「矮化」醫生。林哲玄認為,醫生在政界上的角色,就是「用我們的專業知識,為社會把脈」,以往醫生在立法會、選委會內一樣只佔少數席位,因此醫生的意見能否有效反映,重點從來不是「數人頭」、「有幾多票」,而是視乎政府有多願意聆聽業界和市民的聲音:「民主社會,怎麼可能是一人一票那麼簡單?最重要是政府肯聽取大家的意見。」

因此,林哲玄相信修改選舉制度後在政治上可「減輕極端情況出現的機會」,亦不擔心醫生的意見無法反映,因為醫生作為傳統專業人士,政府沒可能完全不理會他們的意見:「歷屆的特首,對醫生都有起碼的尊重,不會不理醫生。始終醫療是民生重要一環,有些事情,也確實只有醫生能給予專業意見。如果政府真的能無視醫學界意見,早就關起門來自己想個夠。」

強調醫學界不會只反對 會幫忙構思解決方案

在過往,醫生一向被視為不那麼「聽話」的界別,2016年醫委會改革一役,醫學界號召醫科生包圍立法會、在議會內發動拉布阻止法案通過;修例風波及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屢有醫護人員站出來反對政府,甚至發動罷工;對於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醫學界態度也相對保守。

林哲玄認為,醫生的利益向來和大多數市民利益一致,不擔心醫學界會出現「自私」的問題,強調醫學界只是「不會百分百支持政府」,投入政治抗爭亦屬個別現象;見到政府政策可能有問題,就會站出來反對:「很多時就算我們(醫學界)不贊成政府的做法,也不會只是反對,會幫政府想清楚解決方法。」例如對於非本地培訓醫生,林哲玄表示會實事求是,認為讓非本地的專科醫生來港執業,可協助培訓本地年輕醫生,對所有人都有裨益。

斥有人為業界利益販賣癮頭 如同「反人類」行為

反而,林認為社會上有部分人為保障狹窄界別的利益,阻礙政府做一些民生政策,那才是真正不顧公眾安危。他特別舉例指,政府擬立法禁止電子煙和加熱煙,是社會上廣泛的共識,由醫學界、教育界、家長等重要持分者,都明白二者的害處,原本不應有什麼爭議,偏偏有部分商界人士「跳出嚟話要保護界別利益」,反對一併禁止加熱煙:「這是為了商人的利益,去傷害下一代、世世代代的香港人,你對得起香港嗎?這根本是『反人類』的行為。加熱煙不單是煙草,同時是一種addiction(癮),你賣一種癮出去,當然有問題吧?什麼癮都一樣。這個癮一賣出去,一輩子都會跟著那個人。當你引入一種新的癮,目的是為了你的業界小眾利益,這不是『反人類』是什麼?」

林哲玄指:「如果在一個議會內,大家投票都只是為了自己界別的利益,這叫作『集體自私制』,別說到那麼偉大,那這個制度應該『收檔』,這種政治意識形態,早應掃進『政治垃圾崗』。」

林哲玄希望新政治制度下政治爭拗減少,基層醫療情況可改善,從而解決醫療分流問題。(資料圖片)

冀基層醫療改善 解決醫療分流

在日後新政治制度下政治爭拗「cool down」(冷卻),林哲玄期望行政和立法關係會變好,但強調並非盲從政府,而是一起工作,發揮監管的作用,「不要扯後腳,而是一起向前行」。他亦認為,任何制度如果最終變成盲目支持政府,都不會是好制度,相信醫學界會繼續緊守崗位,為社會提供專業的意見。

林哲玄最後提到,香港的醫療政策有很多地方尚待改革,不過問題千頭萬緒,從市民角度看核心只有一個,那就是公立醫院輪候時間過長,尤其專科,如能解決此問題,其他都是小事。他指香港公營醫療人手不足固然是原因之一,但另一個重點在於分流出現問題,導致大部分病症不論新舊、嚴重程度,全部積壓在公立醫院中,「一個老人家,患有糖尿病,在公立醫院專科看症後病情穩定了,為何不能在社區覆診?但社區現時有沒有這類康健中心接手?沒有。基層醫療沒搞好,所有病人同時堆塞在醫管局手上,日後如何替醫管局offload(卸載負荷)呢?希望可認真探討一下。」

林哲玄已報名參加選委會醫學及衞生服務界選舉,詳細參選名單請參閱:

立即到01選委會網站 掌握最新選情、各版塊勢力分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