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選一周年.博評】DQ選民+俄國黑客:終於知道希拉里點解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回到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我在電視台錄影廠做美國總統大選的現場直播評論。本來以為希拉里必勝的想法在開票後很快便落空,我和很多評論員一樣齊齊大跌眼鏡。隨著特朗普當選後,各路人馬隨即提出拋出不同解讀。事隔一年,隨著更多和選舉相關的數據公開,以及通俄案的調查越演越烈,大家開始發現這次意外的選舉結果,背後很可能埋藏遠超正常解讀的原由。

開票之初,最常見的結果解讀就是「憤怒白人男人逆襲」。從選舉人票去看,希拉里在中西部州份的落敗最為人重視。選前已有評論指出如果希拉里意外敗選,最有可能就是因為中西部的白人男性轉投特朗普。這地區因經濟全球化而多年來面對工廠外移,藍領工人往下流的困境,社會怨氣本來就很大。

翻看賓夕凡尼亞州的得票數字,希拉里的票數比上屆奧巴馬大跌,而特朗普的得票則比上屆羅姆尼大升,說明了風向的改變。從政綱來看,奧巴馬和特朗普的各項立場可謂南轅北轍,選民從前者轉投後者本來是難以理解的。但再看看他們的對手,無論是羅姆尼或希拉里在選戰中都被標籤為離地權貴,似乎選民並不真的是在投特朗普一票,只是把對全球化的不滿發洩在希拉里身上而已。

選民並不真的是在投特朗普一票,只是把對全球化的不滿發洩在希拉里身上而已。(Getty Images)

以上說法可謂對本屆總統大選結果的經典解釋。不過,近月來越來越多的評論員認為這個解釋並不足夠。

以威斯康辛州為例,希拉里的票數比上屆奧巴馬大跌的同時,特朗普的得票卻沒有比上屆羅姆尼大升。那麼這些曾經投奧巴馬一票的選民跑到何處去呢?和香港不一樣,美國每一名選民在選舉中有沒有投票是公開紀錄。隨著這些數據的公開,有研究發現希拉里在威斯康辛州意外落敗,並不是因為她的支持者不足,而是他們在兩屆選舉之間被遞奪了投票資格。

在是次大選中,威斯康辛州規定選民必定要帶同有照片的身分證明文件才可以在票站投票。這點對香港人來說可能是簡單不過,在美國卻是個很敏感的政治問題。研究指出,在票站冒認別人投票是極為罕有的,因為風險和成本都十分高。相反,要求有照片的身分證明文件卻會對少數族裔投票很不利。美國沒有全國性的身分證,一般都是以駕駛執照替代使用。少數族裔多為低下階層,很多人都沒有車也沒有駕駛執照,亦沒有時間不上班刻意去政府領取其他身分證明文件。由於少數族裔多數是民主黨的支持者,新規定一出台就立即被批評為是共和黨打壓民主黨的把戲。

新規定相信阻礙了四萬五千名威斯康辛州的選民投票,當中有二萬三千人來自最大城市密爾沃基 (Milwaukee) (圖),也是黑人居民最集中的地方。(視覺中國)

研究發現,新規定相信阻礙了四萬五千名威斯康辛州的選民投票,當中有二萬三千人來自最大城市密爾沃基 (Milwaukee) ,也是黑人居民最集中的地方。剛剛好,特朗普就是贏了希拉里二萬二千七百票。如是者,有意見認為特朗普本來沒有勝出威斯康辛州,而是共和黨透過剝奪選民權利把這個州偷走的。

由於美國憲法規定選舉由各州自行組織,聯邦政府可以做的事情十分有限。但說到選民能否投票,選民登記冊本身有沒有被入侵,也成為被重點質疑的問題。美國國家安全局和本土安全部的調查發現,俄國黑客曾經試圖入侵多個州份選舉委員會的電腦系統。專家認為黑客可以通過入侵選民登記冊,增加某派別支持者的投票困難,從而改變選舉結果。

舉個例,黑客可以專門入侵一些少數族裔為主縣市的數據庫,然後刪除一些少數族裔姓氏選民的登記,這樣他們就不能夠在選舉時投票,無形打擊了民主黨的選情。在北卡羅萊納州,選舉當日就有大量選民無法在電腦系統中核實身分,個別票站甚至因而暫停投票。直到現在,仍未能有足夠證據顯示故障是基於人為錯誤還是惡意攻擊,但選舉過程混亂打擊投票意欲卻肯定是事實。

這兒還未說到現在越揭越多來自俄羅斯的假消息選戰。近月來,各大網絡媒體被揭發曾經協助不同團體大賣攻擊希拉里的不實廣告,而這些團體後來被發現原來都有俄羅斯背景。不少國會議員赫然發現原來網絡世界如此「自由」,紛紛要求加強監管。

美國號稱自由世界的首領,其民主制度卻有不少缺失。去年特朗普意外的勝出,揭露了各式各樣的制度問題。這些問題能否通過民主程序自我修復,還要一段時間才能看見出來。不過取笑別人之前,不要忘記香港連政黨法都沒有,對政黨收取境外捐獻毫無管制,個別建制派政黨的每年預算竟可過億。要說民主制度的完善,我們只能一百步笑五十步了。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