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變身大賽抱不平 專訪拉打迷父子:懶理網上毒舌繼續追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早前有拉打愛好者參與「幪面超人連續變身大賽」被網友毒舌留言:「如果生了一個這樣的兒子,會跟他斷絕父子關係。」未知留言網友日後會否履行承諾,不過現實生活中卻有一對熱愛拉打的父子兵,從小到大一起看特攝片、一起買Figure、還一起吃著晚飯看拉打,將幪面超人的精神從昭和傳到平成。

母親懷內看拉打

馬高斯(Marco)是「拉打」(幪面超人/假面騎士)狂熱粉絲,因為特攝而學日文,試過為追「W Hero」祭典(W解作Double,意即「拉打加戰隊」)而孤身遠赴日本,多年前於遊戲雜誌撰寫特攝英雄專欄,後來更自設facebook群組與網頁,分享個人對幪面超人的知識與熱愛。問到為何會愛上拉打,他稱自己「喺阿媽個肚入面已經開始睇拉打」,原來馬高斯的父親也是特攝愛好者:「爸爸因為熱愛拉打超人等特攝片,所以經常會跟媽媽一起看。自己『親眼』看大概是三、四歲開始,那時候跟爸爸一起看VCD,都是看昭和年代拉打,那時候覺得像恐怖片,直到長大了一點後電視台播《龍騎》,才被深深吸引。」

馬高斯兩父子都是拉打迷,他們認為玩《幪面超人》變身並不可恥,反而在網上隨便嘲笑別人愛好,不懂尊重的人才可悲。(胡劍威攝)

70年代香港聲優做宣傳

問馬爸爸為何愛上拉打,他的答案更原始:「那些年根本沒有什麼娛樂,惟有就是看電視,不過家中連電視機也沒有,結果便走到鄰舍和朋友一起看。」於是馬爸爸每逢播拉打便大模大樣走進鄰居家欣賞:「我住油塘邨,記得當年亞視(編按:應該是麗的)來屋苑宣傳《幪面超人》,小朋友都瘋湧而至,為了一些精品襟章爭個你死我活,場面墟冚。」是請了演洪大龍(日本原名本鄉猛)的藤岡弘來香港嗎?「不,是洪大龍的香港配音員。」原來早在70年代,香港已比日本更早將聲優當作明星看待!

他們家中有好多珍藏,例如超人1號和2號的經典玩具。(胡劍威攝)

愛特攝英雄源於被欺凌

自少被父親感染愛看特攝卡,但馬高斯對日本特攝英雄特別情有獨鍾的背後原因卻帶點傷痛:「中學時期曾經受過同學欺凌,具體的不想提,我只想說,幪面超人教識我面對人生低潮。」他以父親熱忱的昭和年代《幪面超人1號》作比喻,主角本鄉猛是敵人組織「修卡」(港譯「撒旦幫」)的改造人,全身都被改造直到改造腦部前基地發生爆炸而成功逃脫,之後用改造能力對抗修卡:「本鄉猛背負著悲傷,面對接二連三的敵人,就算孤身一人身負重傷,都依然為人類而戰。這份不屈的精神,或多或少幫助我面對人生低潮。」

點圖放大拉打珍藏品:
 

馬高斯這個《幪面超人》半透明身景品目前被炒至幾倍價錢。(胡劍威攝)

+2

最愛佐藤健《電王》

說到自己的最愛,馬高斯稱是《電王》。《電王》主角野上良太郎(佐藤健 飾)因應不同的「異魔神」附身,而轉變不同性格和造型:「佐藤健一人分飾多角絕對是吸引之處!」同時,《電王》的中心思想「記憶就是時間」,當中涉及到主角與姐姐的故事:「如在2007年的劇場版《幪面超人電王 俺,誕生!》中,主角的異魔神同伴面臨消失危機,而作為『特異點』的主角記憶中有他們,他們就能夠繼續存在。我覺得當中的親情、友情都十分浪漫!」

香港人夢想只剩上樓

對於近日有網友毒舌「平成幪面超人連續變身大賽」參賽者,父子二人都覺得過份,特別是一句「如果日後我看見兒子這樣做,會馬上斷絕父子關係!」他們更覺留言者不懂尊重,馬爸爸稱:「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嗜好的權利與自由。」馬高斯指:「一開始有少少嬲,後來覺得很可悲,因為香港人的夢想好像只剩下上樓,公式化到連一點夢想都沒法去追尋。」幪面超人從一套特攝片、經過48年後的今天成為公眾認識的品牌,一路走來並不容易,橫跨了馬高斯和爸爸兩代人,成為一份『傳承』--父與子同時感受劇集的熱血與正義感、享受拉打儆惡懲奸帶來的大快人心。

每個人心中都有英雄,當面對壞人無論是舊時的飛仔還是現今的學霸,都希望有正義之士相救,馬氏父子均認為《幪面超人》正是這種投射及精神。(胡劍威攝)

後記:跟兒子一起變身

訪問當日為了遷就拍攝效果,記者要求父子齊齊扮演變身動作,馬爸爸不習慣鏡頭表現緊張,馬高斯循循善誘教導父親。馬爸爸雖沒有明言,但以行動(加上略帶靦腆的表情)告訴大家:「我看見長大後的兒子變身,很享受跟他一起變身!」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