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兆龍:在洪家班歲月感到驕傲

武備志:武打星蹤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九品芝麻官》中飾演常威的鄒兆龍。

鄒兆龍(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七八十年代,香港影壇不斷從台灣招兵買馬,張艾嘉、王祖賢、胡慧中、狄威都是乘這時勢來港發展,大放異彩。〈武打星蹤〉這次受訪影星,同樣由台灣來港發展,憑一身好功夫,藉著香港影圈經歷和不同前輩給予機會,讓他能走向荷里活。他是洪家班出身的鄒兆龍!

走上習武之路,源於一次意外。鄒兆龍幼時家貧,6歲時已做雕刻工賺錢幫補家計。一次意外,他工傷弄到手,在國術館看跌打,見到一旁有人打功夫,令他十分著迷,請求館主收他為徒。那時年幼,分不清是怎麼門派,只知是詠春。他打過木樁、紮馬,一心只想練好。小記問他有「辛酸」嗎?他笑說,「辛酸」當時怎寫也不知,只是滿心歡喜的練習。而十歲左右,他在台北做麵包學徒,公餘仍在工廠大廈練武,湊巧有一位戲行師傅在找武師,見他個子小身手好,可以任女演員替身,結果便加入了電影圈。

洪家班給予發揮機會

在洪家班拍戲日子,是影響鄒兆龍一生最大的時光。很多影迷也知道,鄒兆龍是在台灣給洪金寶賞識,帶他去香港發展,而踏入影壇的星光大道。鄒兆龍表示,洪家班可謂影圈的少林寺,培養最多人才。師父洪金寶會據大家的長處和個性給予機會,想做導演,由副導做起;想做武指(武術指導),由副武指做起;想去幕前演出,慢慢給予出鏡機會,師父讓很多幕後武師,如孟海、元華、林正英有機會走到幕前,大家肯堅持,總有機會。他以「心如大海」四字概括師父對一眾兄弟情誼,在洪家班那十年歲月令他感到十分驕傲。

現在居於美國的鄒兆龍,常往各地拍戲。(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除了《九品芝麻官》中的常威,最令人對鄒兆龍有印象的一定要數2007年推出的《導火線》,他與甄子丹對打一幕,相信對各位影迷帶來的震撼至今猶在。鄒兆龍表示,他早於1997年移民美國已開始學習MMA,因有武術底子,這種混合武術未算太難上手。甄子丹因構思這部電影也學習MMA,拍攝時最困難地方,是MMA有很多厲害殺著如鎖技,動作幅動不大,肉眼不易看到,單靠演員痛苦表情仍然不足夠。因此,他說甄子丹是一位非常好的動作導演,能善用鏡頭捕捉,讓觀眾也能看到拳拳到肉,感到切身之痛。 

電影《導火線》中,鄒兆龍與甄子丹以MMA經典對打一幕

電影《駭客任務》系列中劇照。(網上圖片)

從影多年,對他影響最大的作品首推《Matrix》系列(港譯:《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他整整一年時間拍攝這片,袁和平把中國武術融入西片,令全世界很多人認識他,讓他經常收到全球不同國家的影迷給予支持鼓勵,也讓他打入荷里活電影圈。

電影《Matrix》中,鄒兆龍與奇洛李維斯對打。

鄒兆龍受訪談及拍攝電影《Matrix》經歷。

問及中港台與美國拍攝武打片的分別。鄒兆龍表示,動作片一定是香港最成功,他在九十年代參與中國片拍攝,當時仍依靠香港帶整隊人,服裝、武指等等。而美國動作片,能善用音效,可以拍到一招一式甚具力量(Power),但仍是靠香港技術才能進一步融入武術。港式動作拍攝,例如要求演出者有武打底子,能一氣呵成一鏡過拍攝,在海外要拍到好看的打片,也要抄這模式。可是,新一輩小鮮肉未有功底,根本打不到亦打得不好看,很難令觀眾信服。

時代不斷變,當我們仍用傳統方式時,美國那邊以新技術來改良拍攝方法。例如拍打片「吊威也」(Wired),香港從前打片以四人一組拉「威也」,現在美國已用機器取代人力。而傳統「威也」由綱絲製造,幼而易斷,亦容易割傷演員,現在美國已改用較粗身而安全爬山繩,透過特效把繩抹走。又例如拍演員耍雙兵器,以前要找一個懂真功夫演員雙手打花,技巧要求高可能要頻頻NG,現在只要一手耍真兵器,另一手以特效加上兵器便可。善用科技拍攝,不能說欺騙觀眾,但能省卻時間,拍到更好效果。
 

鄒兆龍近來忙於宣傳於台灣上映的最新作品《角頭2》。

鄒兆龍在台灣宣傳新作。(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鄒兆龍表示,當初由幕後走向幕前,未來希望回歸幕後。2017年他擔任製片人(Producer),會自導自演一套由內地出資拍攝,由他扮演孫悟空的網絡電影,希望能在2018年上映。他稍後會赴台灣出席有份參演的黑幫主題電影《角頭2》宣傳活動,然後去泰國和馬來西亞參演一套投資數千萬人民幣的網劇。

最後問及他喜歡演反派角色嗎?他表示在他而言演員不執著於正、反角色,他每接一個角色都是熱情投入去演,務求突顯角色個性。他笑說從映以來也演過不少正派角色,只是每次演反派都是較大製作,例如經典角色「常威」,故較易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