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奇情節目——《體驗真功夫》

最後更新日期:

相信大家對上年的「徐曉冬事件」依然記憶猷新,當時「太極大師」雷雷在網上展示了「單手破裸絞」的絕技,最終引發了這場牽然大波。

雷雷的無知與自大,固然是這樁事件的起點。然而追本溯源,他之所以會具備如此「宗師氣魄」,可謂全拜某檔電視節目「恩賜」。它就是由中央電視台制作、號稱要重現中國武術實用價值的實況節目——《體驗真功夫》。

在這檔集合戲劇、綜藝、奇情於一身的電視節目中,各門各派的武術大師都可以盡情痛打老外,並用不同荒謬怪誕的方法證明自己實力。久而久之,大師們的自信心便日益澎脹,「單手破裸絞」也就由幻想化成了現實……

如果說《Fight Science》是「偽科學」,那《體驗真功夫》更加是將「真功夫」三個字侮辱得體無完膚。


真功夫 打老外
《體驗真功夫》於2013年10月首播,乃中央電視台中文國際頻道(央視四台)的重點節目之一,至今已經推出了四季。其主持人為體育記者顏非(他亦是本片的總導演)以及澳大利亞武術文化協會主席、號稱「實戰派」武術家的趙冀龍。

《體驗真功夫》的每集結構大致相同,基本上都是由顏非和趙冀龍帶領著一位對中國武術滿腹疑惑的嘉賓,向某個傳統流派的老師作出「挑戰」。然後這位嘉賓就會被老師打得心悅誠服,最終拜倒在中國真功夫的大門之下。

相信沒有看過節目的觀眾都能感受到,這個所謂實況節目,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內定戲劇(手法還不甚高明)。更有戲劇效果的是,那位被老師傅痛打的嘉賓,永遠都是一位操普通話的外國人。他們每次出場,都要先介紹自己來自哪個國家的特種部隊,或是哪種外國武術的頂尖高手。這種老掉牙的民族主義情節,完全不曉得與展現傳統武術的價值有何關係。

(「你好,我來自俄羅斯軍隊,乃軍中格鬥高手。雖然漢語不太流利,但我想用桑搏被你們中國功夫打……啊不,我想挑戰中國功夫」)

 

如果認為這些純屬戲劇效果,不會影響節目的武術內容。那這些外國人與大師們之間的較量,便完全反映出這個節目的質素。以《太極擒拿》一集為例,陳氏太極拳師朱學峰不僅再次展示了破祼絞的「絕技」(這回不是單手已是萬幸),還有破解十字固的神奇方法:

(破解十字固與裸絞的方法見13:43,順帶一提制作組將裸絞與斷頭台相混淆了)

示範祼絞,畫面卻寫斷頭台

奇靈怪誕的測試方法
更要命的是,這些不知所云的比試場景,只不過是整個節目的冰山一角。事實上,縱觀全套《體驗真功夫》系列,進行得最多的並不是「比武」或「踢館」,而是大量哭笑不得的格鬥科學實驗。例如在訪問意拳傳人高臣一集,高臣為了展示意拳站樁的功效,特意叫顏非作證,指他可以在身高不變的情況下曲膝:

先不管這種能耐與武術技巧有何關係,單單用手觸碰著頭部再曲一曲膝,就可以知道脊椎拔長了嗎?把腰稍微向後一拱,不就自然做到相同效果了嗎?那是否代表所有人都學過意拳站樁?

而在這個「驚人」的實驗以後,主持人又想知道一下高臣是否已經到達了傳說中「不以目擊純以神遇」的境界。他們幪上了高臣的雙眼,再用一些氣球觸碰他的身體,測試他能否在如斯輕微的觸感下,戳破所有氣球:

(見0:00)

不得不說,這個「實驗」的思想境界實在突破天際,完全無力吐嘈。而類似的場面實在多不勝數,有興趣娛樂一下自己的讀者,可以隨時在互聯網中找到這些片段。

 

莫以反智為榮
相較之下,《Fight Science》裡的實驗雖然也會抓錯重點,但至少制作組在場景、畫面等方面下足成本,並找來了合規格的科研人員,嘗試為整場「表演」增添說服力。而《體驗真功夫》則連欺瞞觀眾的心思也欠奉,讓整個系列淪為部分人自我陶醉的場所,既無武術內涵,也無文化意義。

更致命的是,在眾多的受訪者和流派之間,可能確實存在著掌握真正傳統武術技法的習者,但在制作組拙劣的敍事技巧下,觀眾們絲毫感受不了他們的「真功夫」,反是再次體認了武術界某些人的陋習,如自大、無知、排外等。甚至有人認為,本節目之所以會在央視國際頻道播出,明顯是想針對不暸解中國文化的外國觀眾,讓他們繼續對中國武術產生電影般的美麗幻想。

要防止這種反智的節目再度傳播,武術界及媒體都必需緊守岡位,減少任何嘩眾取寵的措辭,並重新以武術的實際功能為依歸。唯有如此,「真功夫」才能再次在民眾中樹立形象,而不是成為各大網站的恥笑對象。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