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魔杖】世界冠軍師徒Andy 民安︰打破高牆發展香港魔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生十年,要十年堅持一樣事物而不放棄,對現代人來說絕對是相當難得。

香港卻有一群菲律賓魔杖愛好者從十多年前推廣魔杖,在十年前開辨了第一屆香港魔杖比賽,在2016組織香港代表隊前往菲律賓宿霧參加世界魔杖錦標賽,最後更獲獎無數,創造首位港人奪得世界冠軍頭銜。

曾經在世界魔杖錦標賽奪得冠軍的港人李民安,跟師父陳浩揚一同攜手,即將在11月10日舉辦「第十屆全接觸菲律賓魔杖比賽」。

到底在是甚麼原因,令這對師徙堅持至今呢?

 

▍十年前從無到有︰比賽可以令傳統武術活化

在十七年前,Andy 開始接觸魔杖。原先Andy並沒有教授菲律賓魔杖的打算,只希望沒有壓力地專心練習魔杖。但經過巴西柔術師傅Thomas Fan 的鼓勵下,甚至用上「少少迫」的方法,使Andy正式開始了教授菲律賓魔杖的生涯。

 

關於Andy 的詳細訪問︰【菲律賓魔杖】陳浩揚人生十年 培育港人世界冠軍及香港魔杖賽

 

在2008年,Andy與同門師兄弟喬靖夫一起創立了Kalis Brotherhood Hong Kong 團隊,繼而一同努力推廣魔杖。可是,他們一開始便遇到了一個難題︰「我跟喬靖夫都有一個問題,就好像剛剛開始學便已經遇到一個困境,好像見到終點似的。我們應該如何創創造一個新推動力呢?我們應該如何令魔杖一直進步?」

Andy(左二)跟民安(左四)同樣在Thomas師傅(左三) 門下學習巴西柔術。(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由於Andy 同時鑽研巴西柔術,於是他轉念參考巴西柔術的發展模式,「為甚麼巴西柔術可以不停地發展,只會愈做愈好?其實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有比賽。」

Andy 認為,巴西柔術有一個特點,就是無論黑帶還是白帶,其實他們所用的都是同樣的技術,腰帶級數之間的分別主要是在於技術的熟悉程度。而要表現技術熟練度,就是要透過不斷的對打及比賽中表現出來,這種文化造就了巴西柔術的健康發展。

所以我當時認為魔杖更加需要一個比賽,令它成為一種「活」的武術。
陳浩揚

對於Andy 而言,「知道」跟「真實經驗」的技術是完全不同。如果你要知道點樣打中人,其實你睇本書就已足夠,但不代表你在真實情況下可以打中對手,你其實是零經驗。Andy 指跟巴西柔術(或李小龍)金句一樣「不怕你會一千招,最怕你一招練一千次」。Kalis Brotherhood 追求的是,能夠在搏鬥中實際應用到的魔杖技術,如距離感、步法等。

每年的比賽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自我檢討,能夠讓習者確切地檢視自己的技術水平及熟練程度,繼而讓習者能夠在個人技術上精益求精,去學習、去改進技術,自己檢討自己。

為了追求更真實又安全,更能發揮魔杖技術的魔杖搏擊比賽。Andy與喬靖夫參考了劍擊、劍道,甚至是魔杖世界賽的比賽方式,最終創立了屬於香港的魔杖比賽方式。雖然開頭數屆參與人數並不算多,但Andy 卻因此而遇上了未來的世界冠軍李民安,成為日後香港魔杖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香港賽跟世界賽的分別︰【魔杖】香港全接觸兵器比賽 賽例與世界賽不同

 

▍師徒相遇︰香港首位魔杖世界冠軍的誕生

民安自小跟很多香港小朋友一樣,在小時候被家長安排到跆拳道興趣班學習,但他一直不太感興趣。後來去到美國升學,便自然丟下武術,沒再練習。

一直到升讀大學後,才突然想重新尋找一門武術去學習。為了兼顧學業,他只能加入住處附近的一家拳館,名叫"The PIT Martial Arts & Fitness"。誰不知,原來這家拳館便是前UFC冠軍"The Ice Man" Chuck Liddle 的所屬拳館。最初民安只在那裡學習巴西柔術,但久而久之便同時學習了Doce Pares門派的菲律賓魔杖技術。

師徒相遇時,又怎料得到香港將會出現首位魔杖世界冠軍。(梁煒陽攝)

到了2012年,民安大學畢業後返回香港,於是他便四出找尋能夠讓他繼續練習巴西柔術及魔杖的地方。一天晚上,他去到Kalis Brotherhood 由Andy主理 的魔杖班。他發現原來那裡的練習模式跟自己在美國所學到的魔杖截然不同,十分著重對打訓練,於是便決定留下跟Andy 學習。

我見到佢好似見到一塊未雕琢的寶石。
陳浩揚

Andy 當時跟民安一見如故,十分佩服民安的見識廣博,在魔杖方面已經建立到很好的概念,認為他好像「一塊未雕琢的寶石」,擁有很大的可能性。兩人便建立起一種亦師亦友的關係,Andy 以長輩身份分享經驗,而民安亦會主動提出建議去讓整個團隊一同進步。

民安在2013年首次參加香港賽,當時是第四屆,更奪得了冠軍,其後他更連續五年蟬聯香港冠軍。但是對民安而言,他的高峰在於2016年的世界賽。

在2016,Andy 跟民安團隊經過大半年的艱苦訓練及調整打法(因為香港賽跟世界賽的比賽方式不同)後,香港隊能在不限體重體型的世界賽三人隊際賽中,以大比數擊敗澳洲隊晉級,在三十三個隊伍中奪得第五名。更令人振奮的是,民安在男子93公斤級單棍搏擊項目中,先後擊敗美國、菲律賓對手,奪得金牌,成為首位奪得世界賽冠軍頭銜的香港人。在世界賽中,香港隊1冠1亞16銅的表現吸引世界魔杖界的注目,讓世界見識到香港魔杖的水平。

可是,民安卻因為世界賽的體驗,而感到有點失落和唏噓。

 

▍師徒合力︰拆去高牆創造魔杖發展空間

雖然早在參加世界賽前,Andy 便坦言世界賽跟Kalis Brotherhood 的比賽方式十分不同,賽制未必公平,著民安及香港運動員即使面對不公、犯規,都要以技術正面對決,務求以明顯技術優勢克服判定劣勢。

可是在世界賽中,民安還是深感魔杖運動發展不如其他傳統搏擊武術發展,它實在差一段很大的距離。一來是比賽安排混亂,跟巴西柔術的地區比賽不能相提並論。其次,賽制上、評分上實在過分主觀,妨礙到魔杖比賽的推廣及發展。

舉例而言,菲律賓魔杖世界賽採取的是回合計分制,以打擊為主要判分條件,所以普遍選手傾向搶攻多於防守,判分上有利「坦克打法」。影響評分的外在因素有十分多,主場優勢、場邊觀眾打氣聲量、裁判準則等等。有一場比賽,大會甚至讓民安對手的徒弟來當場邊裁判。因此,世界各地不少魔杖團體都對世界賽賽例感到不滿。

於是,當民安取勝回來後,他不斷思考︰「到底自己是否真的實至名歸呢? 一來,因為世界賽的比賽規則跟我們所追求的不同。二來,世界賽的魔杖競技並不十分專業,只是業餘興趣水平,其競技性都不及其他搏擊運動。魔杖雖然日後會成為東南亞運動會項目,而他們亦以打入亞奧運為目標,但發展之路還有很長遠。我們希望香港可以反過來帶領世界發展。」

民安有個遺憾,魔杖不如其他比賽般流行、盛行。所以我們只可以「見到道牆,我地惟有拆咗道牆去,擴大個空間,讓我們可以更進一步向前進。
陳浩揚

既然魔杖既有世界賽模式跟自己追求的不同,而且發展情況未如理想,所以民安決定致力推動菲律賓武術運動在香港的發展,成立香港魔杖總會,向不同市民作出推廣活動。同時,他跟師父Andy 一起定立了規範化的香港魔杖搏擊規例,把更公平、公正、公開的比賽方式推廣至世界各地,希望藉此推動世界魔杖競技的發展。

另一方面,Andy 則積極地把Kalis Ilustrisimo 的知識和技術推廣至香港以外的地方。例如去年在澳門建立支部,培育澳門魔杖人材。在今年,Andy 更遠赴台灣,在台灣舉辦Kalis Ilustrisimo首個魔杖工作坊。

 

▍人生十年:師徒合力打造第十屆賽事 集港澳台三地好手同場競技

在11月10日(星期日),民安將與師父Andy 攜手合作,一同在觀塘My Fitness 舉辦「第十屆 全接觸菲律賓魔杖比賽」。比賽吸引多達60位來自澳門、台灣、香港等地的好手參加。

由於報名反應熱烈,今屆比賽特別開辦新秀組及女子組項目,讓更多初學者能夠體會魔杖運動的樂趣。比賽項目包括︰男子新秀單棍(70公斤以下/70公斤以上)、男子資深單棍(70公斤以下/70公斤以上)、男子雙棍、女子單棍、競技小刀等七個項目。

 

活動詳情可參看︰第十屆 全接觸菲律賓魔杖比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