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做保安】停車場保安員為博大利巿 被揭違規助車主下場超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般人以為停車場人少多車,出入亦有自助啪卡機,保安員的工作理應會很輕鬆。從事保安多時的作家蕭浩在其新書《不如做保安》表示,停車場保安位實則是人人敬而遠之的「三煞位」。他以其工作所在的室內停車場為例,該崗位經常受到斜陽直射,夏熱冬冷,又常要為車主之間的爭執作調停,亦需費時紀錄逾千個車牌號碼,絕不易當。

蕭浩提到,願意長期留在停車場站崗的,來去只有外號「車場三傻喂喂喂(音:圍委餵)」的三位同事,他們長期盤踞在停車場後,竟想出為車主住戶提供額外「升級」服務,例如主動幫車主啪卡出閘,甚至為沒帶卡的車主升桿,務求令車主們記下他們的殷勤,以便到農曆新年時會給予大利巿,當中尤以「傻大姐」做得最為起勁。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有住戶偷偷拍下「傻大姐」違規片段,令她在新年期間被調走,一年來在停車場所作努力付諸流水。

停車員保安崗位也有苦處,面對車主無理要求時,保安員常會被為難。(資料圖片)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以下是《不如做保安》的內容節錄:

室內停車場很安靜,在電影橋段中卻常有撕打追逐的情節,事實上果真如此。

這是個半自動化陳設較舊的停車場。停車場這個保安崗位,卻是個三煞位,大家敬而遠之。

是怎樣一個三煞位?崗位設於車場出口,向北,冬日冷風凜冽,寒意貫透全身,是陰煞;炎夏曬得體無完膚,斜陽直射得雙目迷離,是光煞;場內車霸人橫,動輒惡言相向,是人煞。工作量特別多,大家都避之則吉。

然而,是難啃的豬頭骨也好,是令人討厭的三煞位也好,都一樣有人對這崗位甘之如飴,一幹經年。

車場三傻喂喂喂

廣東話有些俗語非常傳神動人,「喂3喂1喂2」(音:圍委餵)一字三個高低不同音最絕,非老廣東不明其奧妙,外省人光憑字面很難理解,是字音形象化。意思有點貶義,含有自己人彼此包庇,又有唯唯諾諾馬馬虎虎之意,這正正切合了我們早中夜三更的三個停車場正莊保安,阿蔚阿喂阿威,蔚喂威,也只有這種傻兄傻姐在這個令人討厭的三煞位裡仍能逍遙的生存下來,別人視為煉獄,他們卻輕鬆自在。

保安員在停車場當值時,除了需要紀錄場內多個車牌號碼外,也經常要調停車主之間的車位爭執,工作繁多。圖為保安示意圖。(電影《回魂夜》截圖)

由於蔚喂威三人長期盤踞停車場這個崗位,特別是這個傻大姐和阿威,兩個互相發明小動作,交叉影響,使停車場沉積了一堆陋習:比如他們無端端把服務升級,一般月租車位的車主都設有出入卡,憑啪卡升閘桿然後通過,為了討好客人,他們常主動從車主手上取卡啪卡,啪完恭恭敬敬送還,服務週到。有時熟絡了,一見到車主開近,就主動按升降掣連卡也不用啪。有些車主見有機可乘,來個一卡兩、三車,辦一張卡,停兩三部車,由於車卡沒有正確出入記錄,啪卡升桿會失效,客人就說:「這個卡機又失靈,你們車場的機器真差勁。」

傻大姐也半傻半醒,笑一笑又按掣升桿讓車通過。有時30個時租車位已滿,客人央求一下,又照開單由得通過,因而停到月租固定車位,亂套了常遭投訴。當然大家都知道這樣主動示好放人,自有其終極目標。種種陋習積存太多太久,是會自食其果的。有一次,管理公司來了位新經理,察覺眾多弊端,銳意整頓,把閉路電視鏡頭對準保安崗位,並嚴厲警告,一時之間,往日方便之門關閉。

如此一來,招徠不少埋怨,但上層真發出警告,還將警告文書張貼各層當眼處,其他車主也就埋怨幾句算了,偏偏那位自私成性的蛇老闆頑固得很,出入和停車不方便,認為是有人故意針對他,再加上有一天傻大姐過於熱情招呼另一位車主,怠慢了這位投訴大王地下司令,伏下了禍根。

有屋苑車主用電話偷拍保安在停車場內的違規行為,向屋苑管理署投訴。圖為示意圖。(Getty Images/視覺中國)

過幾天,機會來了,有部電單車車主連卡都不啪,逕自按掣升桿通過,事後傻大姐還笑著和人家道別,整個過程被蛇老闆拍下來,將投訴視頻送到管理辦公室,辦公室的人一向畏蛇如命,這次證據確鑿,無所遁形,本要重罰,但考慮到年底人手不足,招工困難,只能略施懲戒,老蛇建議,把傻大姐調離停車場一個月了事,辦公室經理自然千般答應。

外表看來,只不過是調離崗位一個月,又不是炒魷魚,應算從輕發落。但我們同事之間都知道這正是老蛇的歹毒之處。傻大姐平日對車主阿諛方便,忙前忙後為人啪卡,人前人後咧嘴傻笑,所為何事?還不是為了農曆新年那幾封紅包,在這個年底把她調走,一個月後,初十五都過了,可憐傻大姐一年來精心耕耘,到得果紅穗熟的收割期,卻讓人整走,對於愛錢的傻大姐來說,比死還難受。許多同事為她說話求情,但中更IC與經理都對老蛇怕得要死,那敢違拗。

書名:《不如做保安》紅出版 (青森文化)

作者:蕭浩

有人認為作者是個傳奇人物,但也有人視他為神神化化。他曾經是個工廠工人,任人差遣;轉身卻去當了學校老師,然後又放下教鞭,跑到外地當導遊;再回香港做外遊領隊,倒霉的是走進了一間劣跡昭著的旅行社,每次帶團都背負貨不對辦的怨懟,時刻為公司「補鑊」,因而淬煉出一套迎難而上、敢於另闢蹊徑的處事作風。

他學歷平庸,居然當上了博物館的研究講師,還開班授徒,為老古董打開了新的經營之道。他連菜刀鑊鏟都不會用,卻因小女兒—句話「我鍾意食叉燒」,就開了個燒臘工場和幾間店鋪,可沒幾個月就關門大吉。然而,吃過阿浩叉燒的人,無不神魂難捨,有口皆譽。

品質好卻早早收場,那是因為有人告訴他「做飲食的錢不好賺,搞精神上的產品才有賺頭」,於是他跑到台北圖書館,窮究兩個月後,炮製了一種超凡脱俗的旅遊產品和銷售模式,風靡了神州大地,在各旅遊景點不斷複製,年銷售額數以億計。

席不暇暖,又在眾多質疑的眼光下硬闖一個新項目,那是在北京嚴重缺水的山區開發一個高山滑水的耗水遊樂園,被視為不可能的任務。他帶著一班子弟兵連同專家開山鑿池,築壩圍堤,又創設了一套高效的回水系統,終於突破了嚴厲的環評,使廣東式的峽谷漂流飛濺於京城山野。

然而,當天馬行空的搞作停下來後,面對著一個低工資低工種低聲下氣的保安工作,他依然能平實的劃出一道彩虹。

他描繪了朝九晚五生涯的另一道風景線——工作是最有趣的遊戲。

出版社: 紅出版 (青森文化)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