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長毛】工會前主席關笑華憶港督府前請願 被彭定康完全漠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談及罷工,不少人即時想起空中服務員的罷工潮,其中國泰航空的工會歷年來多次罷工爭取權益,最終令到資方改善勞工待遇。有「空姐長毛」之稱的國泰工會前主席關笑華(Becky)在自傳《空姐長毛》中憶述,國泰工會在1993年寒冷的大年三十,集體到港督府門外請願,冀時任港督彭定康介入工潮,協助他們與資方談判。

Becky指當天見到彭定康乘車離開港督府往外遊度歲,她和大家拼命撲前,向車子大聲叫喊,請求彭定康介入工潮,可惜行動被漠視,「彭定康只是雙眼向前直望,完全沒有瞥我們一眼」。當時國泰工會仍是罷工新手,面對眼前狀況一籌莫展,幸獲李柱銘和李卓人伸出援手,李柱銘取得勞工處所提供的報告後,決定在立法會會議中加入國泰的罷工議題,要求政府介入工潮,最終設立監察會,確保資方不會秋後算帳及同意三點要求,工潮正式落幕。

國泰工會在1993年的大年三十發起港督府外請願,冀時任港督彭定康能協助他們與資方談判。(紅出版社提供)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以下是《空姐長毛》的內容節錄:

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年三十),彭定康外遊度歲,乘車離開港督府時,我們拼命撲前,圍著車子,大聲叫喊,請他介入工潮。我搶到車側,用盡肺容量大叫,但彭定康只是雙眼向前直望,完全沒有瞥我們一眼。他的樣子,到現在我仍記得清清楚楚!

雖然被港督府主人漠視,但我們不減激情,輪流在港督府門口抗議,高聲歌唱,不論是吃是睡,都在街上進行。李卓人和職工盟成員教導我們如何更有效組織示威,輔助我們製作各種示威用具等。

港督府附近的聖約瑟堂和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也予以援助,開放給我們進去休息取暖,亦安排了神父為我們望彌撒。還有市民送來飯盒和飲品,為我們打氣,感激之情,至今仍在心間。

關笑華指,時任港督彭定康當時未有理會他們的請願,形容對方「完全沒有瞥我們一眼」。(彭定康示意圖,Getty Image/視覺中國)

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五日(年初三)晚,警方以次日不少公司開工大吉、人多車多為由,趕我們到中區政府合署前門處(政府總部舊址)當晚職工盟的李卓人到機場接完成新春外遊的李柱銘到來。李柱銘驚見我們被迫遷至不為人注目的地方,感到心痛和生氣,假如我們繼續留在港督府門口抗議,結果肯定不一樣,可能我們成為佔中的先驅!

李柱銘質疑勞工處處理事件不力,承諾翌日會見勞工處處長。年初四那天,和勞工處處長見面,問為何不協助處理這次工潮,卻獲回覆已有罷工者復工,相信工潮很快結束,氣得李柱銘拍桌大罵,請勞工處提供報告,解釋不將事件升級的原因。

之後,勞工處決定跟國泰和FAU開會,商討如何解決工潮。

後來工潮結束後,我不時相約FAU幹事見面,討論罷工期間的點點滴滴,才從莊靜琳口中得悉一件驚人事件:三方會談中途休會時,莊靜琳到FAU辦公室收取傳真(那時每天都有很多傳真從世界各地發過來,支持工潮,FAU幹事們往往在示威現場讀出傳真內容,讓我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怎料她剛踏進辦公室,竟看見FAU兩位發言人Rachel和Silvia在發傳真。Silvia並非FAU 幹事,出現在該處已不合理,何況使用器材?Rachel又竟會容許?分明有問題!莊靜琳馬上衝過去,伸手搶傳真。Rachel急叫Silvia避開,但莊靜琳快一步,搶到傳真,更看到內容是寫給國泰管理層的,表示明天會帶領罷工者復工,由Rachel代表FAU簽署。換言之,兩位發言人變節不過當時莊靜琳怕影響在場罷工同事的情緒太甚,忍著不說。

當天晚上David Ngan回來,上台表示三方會談未有突破,請大家堅持,千萬不要氣餒。雖然軍心有些不穩,但大家互相鼓勵,振奮士氣,氣氛總算穩定下來。

時任立法局議會李柱銘後來介入國泰工潮,質疑勞工處處理事件不力。(李柱銘示意圖,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可是變故迭生。在李卓人的提議和協助下,有一天,我們分批乘坐FAU預訂的巴士去灣仔修頓球場集會示威,正在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等候巴士時,David Ngan助手Andy突然上台,大致激動地說:

「FAU要易將,David Ngan已不適合擔任主席!請大家改選我做主席,我會帶領大家復工! 大家不要去修頓球場了,假如大家再跟隨David Ngan,只會一起犧牲!」

當時David Ngan在修頓球場,未能親睹這一幕。大家大怒,大呼豈有臨陣換將之理?而且Andy一向忠心,怎會演出這一齣?大家大叫:「We want David! We want David!」情況又是一片混亂。Andy見無人願意聽從他,竟然哭起來。

有人打電話給David Ngan,說Andy在哭,請他回來。David Ngan趕回來,果見Andy流淚, 以為他只是壓力太大,身心俱疲,輕拍Andy膊頭,說:「Andy,辛苦你了,先回家休息吧。」Andy一向是David Ngan非常信任的人,大家不敢告知Andy變節一事,怕影響David Ngan心情太甚。大家陸續出發去修頓球場,出席集會。

David Ngan本來委派我擔任中文發言人,但我未試過面對傳媒,害怕說錯甚麼話,便改由曾做輔警、有膽量的Lillian負責。我們向記者訴說苦況,並在修頓球場示威,才回去中區政府合署,繼續「瞓街」。

國泰工會積極為員工爭取權益,經常參加不同集會表達意見。(紅出版社提供)

至於Andy當然沒再出現在罷工浪潮中,有人查找國泰的航班和機組服務員資料,得知Andy 已在飛往溫哥華的航班上服務。我本來仍未相信Andy背叛David Ngan和FAU,致電溫哥華的朋友代為查核,結果證實Andy已入住國泰安排機組人員住宿的酒店。我和其他人都隱瞞David Ngan,直到後來大罷工完結,David Ngan才獲悉Andy變節。

罷工日子越來越久,仍有大約一千一百人在中區政府合署靜坐。李柱銘取得勞工處所提供的報告,認為必須將事件升級,才能解決問題,決定在立法會會議中加入我們的罷工議題,要政府干預。

星期三,立法局進行會議,我到立法局公眾席旁聽,是人生第一次體驗。李柱銘引用勞工處報告,論述他認為政府應該介入國泰工潮的原因。經過投票後,立法局通過議案,由政府干預工潮,並設立監察會(Watch Dog Committee),確保國泰不會秋後算帳。

國泰工潮結束後,關笑華始獲悉之前工會多位主要幹事變節的內情。(紅出版社提供)

最終,國泰同意FAU發動罷工時的三點要求。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九日,持續十七天的工潮正式結束。

李柱銘和李卓人在這次罷工事件上為FAU提供很多幫助,所以我們視他們為「守護天使」(guardian angels)。事實上,我們這群空中服務員都是罷工新手,在港督府示威之初,若不是李卓人和職工盟成員提供協助,可能會出現無數混亂情況。後來工潮持續,我們已借助了傳媒,公眾已向我們表達了同情,除了持續罷工的行動和信念,我們沒有其他籌碼。假如國泰堅持不理我們,我們也沒辦法。幸得李柱銘將事件提升到立法局會議議程,才可順利解決事件。

書名:《空姐長毛》紅出版 (青森文化)

作者:關笑華 Becky Kwan

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前主席,首次出版自傳,
全方位記述她六十年人生的故事。

出版社:紅出版 (青森文化)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