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達幣投資者遭綁架打斷手腳 回顧3富豪被綁架 有人遭割耳滅口

撰文:安祖娜
出版:更新:

【兇殘綁架案】1名39歲全職虛擬貨幣投資者本月6日相約買家交易泰達幣時,遭假扮成買家的綁匪帶走,以鐵錘、鐵凳毆斷其手腳,再禁錮於大埔南坑村鐵皮屋內。綁匪取得受害人的銀行戶口及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密碼,更指示他以欠債為由向親友索取3000萬元贖金,受害人遭禁錮7天後爬窗逃生獲救,惟其戶口內2000萬元巨款不排除已被轉走。
是次綁架案的綁匪手段極為兇殘,而回顧過去,本港曾發生多宗轟動全城的富豪綁架案,肉參被綁匪以殘忍手法禁錮虐待,本文將講述3宗案件,其中包括1959年的「三狼案」,被綁富商黃應球慘被割下1隻耳朵,連同隨身物品寄回黃宅勒索贖金,因家人不付款而被撕票;其父黃錫彬在一年多後再被三狼綁走,付贖金後獲釋,最終3名匪被捕後判處死刑。

39歲全職虛擬貨幣投資者被假扮成買家的綁匪綁架,遭以鐵錘、鐵凳毆斷其手腳禁固及勒索3000萬元。(警方圖片/林振華翻攝)
+2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

1959年:三狼案

1959年6月19日,富商及體育界知名人士黃錫彬之子黃應求與友人宵夜後,於銅鑼灣清風街遭綁架。合稱「三狼」的綁匪馬廣燦、李渭及倪秉堅數日後以署名「野狼」向黃錫彬發勒索信,要求他提交50萬元贖金以確保兒子平安,「三狼」更將黃應求的其中1耳朵割下,連同其隨身物品放於信中一併寄至黃宅,以證明手上有「肉參」。

黃錫彬父子綁架案合稱「雙黃案」,警方至1961年救回「三狼」同黨、有份綁架黃氏父子的黨羽「蛇仔明」鄧偉明,由他轉為「污點證人」揭發案件,同年12月拘捕「三狼」歸案,3人最終被判死刑。(1962年11月28日工商晚報/香港公共圖書館媒體資料庫)

黃錫彬收到勒索信後拒絕付贖金,「野狼」其後沒有進一步行動,黃應求一度生死未卜。

1961年2月10日,黃錫彬亦遭到三狼綁架,家人同樣收到署名「野狼」的勒索信,要求50萬元贖金。這次黃家按「野狼」要求交出贖金,黃錫彬在被禁錮17天後平安獲釋。

兩宗綁架案合稱「雙黃案」,當時警方一直對綁匪身份毫無頭緒。直至1961年「三狼」的同黨、有份綁架黃氏父子的黨羽「蛇仔明」鄧偉明因分贓不均被3人追殺,於龍翔道遭警員救回後,轉為「污點證人」揭發案件,警方亦根據其提供的線索,在香港島淺水灣道處山坡挖出黃應求的屍體。

有指黃應求被禁錮期間一度逃脫,但其後遭三狼發現捉回,並遭人以鐡鏟從後腦猛擊致死;亦有說法流傳指黃應求逃走期間被追至一處樹林,失足掉下山坡死亡;還有一種說法指黃錫彬被綁時認出「三狼」之一的李渭為其遠房親戚,因而遭人滅口。

警方同年12月拘捕「三狼」歸案,分別是李渭、馬廣燦及倪秉堅,案件翌年2月於高等法院正式開庭審理,法官於1962年3月14日宣佈3名罪名成立,被判處環首死刑,於同年11月執行。至於「蛇仔明」鄧偉明綁架罪名成立,但因擔任控方證人戴罪立功,僅被判監禁15年。

80年代:王德輝綁架案

華懋集團創辦人王德輝曾兩度遭綁架,首次發生於1983年4月,當時王德輝與妻子龔如心如常駕車離開寓所上班,途中遇上數名綁匪,王德輝成為「肉參」被帶走;龔如心則獲釋,被要求返家預備1100萬元美元贖金。龔如心按綁匪要求繳付贖金,2天後王德輝獲釋;警方經調查後同月破案,拘捕了3男1女涉案人士。

華懋集團創辦人王德輝曾兩度遭綁架,1990年4月第2次被綁報下落不明,至1999年法院宣佈他在法律上已經死亡。(資料圖片)

1990年4月,即首次綁架發生後約7年,王德輝在跑馬地馬會會所打壁球後,於回家途中被人綁架。綁匪更於不同報章高調落廣告,指名要求龔如心與他們聯絡。龔如心2日後接獲綁匪勒索10億美金,第一期為6000萬美元,龔按要求支付贖金,惟綁匪沒有釋放王德輝,至今仍下落未明。

警方循綁匪要求的匯款途徑深入調查,與台灣執法部門合作,於1991至1993年聯手拘捕十多名涉案人士,並於台灣搜獲大批贓款。有人被捕後供稱為了逃避警方追捕,王德輝於綁架案發生後不久已被推落公海,惟屍體一直未尋獲。

據了解,兩名綁架案主腦中,其中1人為香港退休警署警長鍾維政,他翻查過往案例發現當年綁架王德輝的匪徒手法高明,惟在部分關鍵位置失手,遂花5年時間籌備,以類似手法「案件重演」。鍾維政自案發後一直在逃,而案中其中1名落網綁匪鍾志能就是其兒子。至於另1名落網的主腦則為曾任台灣調查局駐港特派員的陳麒元,有指案發後他曾與鍾維政見面,相討何時釋放王德輝,其後於台灣被捕。

至1999年,香港高等法院宣佈,王德輝在法律上已經死亡,引發龔如心和家翁王廷歆就王德輝身家的爭產案。至2005年9月,終審法院5位法官一致裁定,龔如心上訴得直,成為王德輝400億港元遺產的唯一承繼人。

90年代:郭炳湘綁架案

新鴻基地產聯合創辦人郭得勝長子郭炳湘曾遭綽號「大富豪」的犯罪集團首腦張子強綁架,有傳他被困於木箱7天後始獲釋,這段經歷令他性情大變,一度患上抑鬱,留下不能磨滅的陰影。

新地前主席郭炳湘曾於1997年曾遭「大富豪」張子強綁架,有傳他被困於木箱7天後始獲釋,這段經歷令他性情大變,一度患上抑鬱。(資料圖片)

1997年9月29日,郭炳湘乘坐由司機駕駛的房車,離開深水灣道郭家大宅途中,遭「大富豪」張子強為首的犯罪集團綁架,被禁錮於新界一間村屋內。張子強及團伙要求郭家交出20億元贖金。家人經多次聯絡及斡旋,於同年10月3日支付6億元贖金,但張子強未有即時放人,郭炳湘於2日後才獲釋。

有指被綁架7日的郭炳湘一直遭禁錮於木箱,曾被多番暴力對待及長期捱餓。這段經歷令豪門出身的郭炳湘身心受創,事後一度患上抑鬱症,導致性情大變。2008年,即案發約10年後,郭炳湘接受傳媒訪問時承認,綁架事件令他患上抑鬱症,接受了逾1年的治療才康復。

在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及新地(00016)聯席主席郭氏兄弟涉貪案的審訊中,郭炳江一方盤問案中第四被告、新鴻基地產前任執行董事陳鉅源時曾提及,郭炳湘於綁架案後疑心相當重,並對所有事情失去興趣,情況持續至2000年,當時陳鉅源表示同意相關說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