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唯一3D天花壁畫看舊蘇屋邨面貌 畫家麥榮:希望變藝術屋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走進裝不下一吋天空的石屎森林,香港人十居其九走路低著頭,從掌上的屏幕認知世界。

不過走入重建後的蘇屋邨,站在在全港唯一一幅公共天花3D壁畫下,會讓人放下手機,抬頭看看這個老屋邨舊貌。

廣角鏡頭都不足以將整幅巨型天花壁畫攝入鏡。(周荻恩攝)

長沙灣蘇屋邨第一期於2016年完成重建,舊蘇屋邨內的燕子亭和拱形天花壁畫,在居民爭取下得以保留。

「畫呢幅畫都好辛苦,離地要好集中精神,又唔錯得,畫錯咗條線要擦要磨甩佢,好長手尾㗎。」藝術家麥榮最近回到重建後的蘇屋邨,攀上高架台修復自己在19年前作品。

從壁畫看舊式大廈 花10個月完成「大」作

這幅壁畫是1998年房委會與香港壁畫學會合作,在公共屋邨推廣公眾藝術的十二幅壁畫之一,也是香港唯一一幅公共天花壁畫。身為壁畫學會的籌組成員,麥榮是當中較有信心應付繪畫巨型天花壁畫的一位,重任便落在他身上。

壁畫面積超過120平方米,換算單位就是近1,300呎,據說人類的視角有120度,但仍不足以一眼將整幅壁畫看完。站在壁畫下,就如站在未重建前的蘇屋邨中央,被舊蘇屋邨的幾款舊式公屋大廈,如全港首批「Y」形大廈、標準相連長型、舊長型及T型大廈等包圍。

畫壁畫難,畫一幅拱型的天花壁畫就更難。麥榮當年首次挑戰天花壁畫,決定以仰視角度繪畫蘇屋邨,單是設計已花超過半年時間,經當遊走在大廈間,即場速寫邨內的樹木和大廈,選定角度、左湊右拼終起了10幅草圖,才開始落筆,再用約10個月完成這幅名符其實的「大」作。

麥榮19年前畫了近10個月才完成這幅巨型壁畫。(周荻恩攝)

見居民生活細節 酒樓食物難食被「踢走」 

壁畫除了畫下舊蘇屋邨的面貌,更反映不少當時居民的生活細節。麥榮說,1998年作畫時,這個拱型涼亭下設置多張長櫈供居民休憩,他一邊畫,坐在旁邊的居民就一邊給意見。「呢間以前叫百合酒樓,啲街坊話『百合啲嘢唔好食,唔好落佢個名!』,所以就咁寫酒樓,哈哈」,麥榮指著壁畫邊緣的酒樓招牌說。

仔細一看,壁畫上的單位,全部都沒有安裝冷氣,原來也是居民的意見,因為蘇屋邨屬舊型公屋,原則上不能在屋外安裝冷氣,同樣也不能光明正大的畫在壁畫上。

按此看更多壁畫圖片:

+2

這間百合酒樓因食物味道不佳,最終被居民要求「踢出」壁畫。(周荻恩攝)

市井文化吵鬧 曾罵壁畫「肉酸」

今時今日看壁畫固然是讚嘆,但麥榮當年畫畫時,部分在涼亭下休憩圍觀的居民,就喜歡對壁畫批評一番,「佢哋鍾意撩交嗌,話『咁肉酸都拎出嚟!』,仲有人仲吐口水喺地下」。

或許這就是屋邨的市井文化,喜歡熱鬧、八卦,吵吵鬧鬧,麥榮當時也是一笑置之,「佢哋見到靚女都話人肉酸,唔通質疑佢『我好靚呀』咁樣咩」。不過當壁畫完成後,居然有人心悅誠服向麥榮道歉,「完成壁畫後,佢都覺得幅畫好靚,就同我講對唔住,話佢詆毀咗我幅畫。」

舊蘇屋邨於2006年起分兩期清拆。(維基百科圖片)

再畫洋紫荊象徵堅毅

說到藝術,人們或會覺得高不可攀,腦裡浮現擺放在羅浮宮、大英博物館的成億上萬的名畫,不過麥榮一直以來更想推動藝術大眾化,讓更多人懂藝術也懂尊重藝術。「大家識得欣賞藝術、有文化修養,個城市咪無咁悲情」。

在蘇屋邨第一期重建完成後,麥榮又獲邀在原來拱型壁畫旁的燕子亭頂再次畫天花壁畫,這次他取材洋紫荊,除了是香港市花,也取洋紫荊象徵堅毅,「洋紫荊嘅花蕊好挺直,就算花瓣吹甩晒,花蕊都仲係好精神,好似跌到落低谷,都可以撐住」。

正式作畫前,麥榮會四處尋找合適素材。(周荻恩攝)

麥榮期望蘇屋邨將來可變為一條藝術屋邨,「想同居民合作,將來嗰邊(第二期)起好,再畫多幾幅壁畫」,甚至有工作坊、展覽等等,讓居民、小朋友展出自己的作品,「我聳恿緊房委會可以接納我意見,希望一步步嚟可以成功!」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