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勤30週年演唱會尾場唱到12點 不捨紅館舞台落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李克勤慶祝成立30週年演唱會》尾場昨夜完滿結束。全場幾乎毫無冷場,克勤台上落力表演,歌迷台下一樣出盡力拍掌歡呼。除了慢歌外,克勤一樣有不少快歌能串成medley,《左麟右李》、《一枝花》、《禮拜六冇節目》、《我著10號》等等,唱完medley最後一首,克勤考考大家到底知否是什麼歌曲,他表示知道的人也應該「有返咁上下年紀」,不過大部人也答得出是《閃電傳真機》。
克勤笑說想不到自己會跟兒歌有關係,更道:「其實我都係一個創作人嚟,雖然冇Wyman三千幾首作品咁多,但我哋鬥命中率㗎嘛,其實我都唔少歌成為大熱㗎!打個比喻,我寫兩首有一首中,都唔錯呀!」接著便送上自己有份創作的Big Hits《深深深》、《高妹》、《情非首爾》、《空中飛人》、《C3PO》、《大會堂演奏廳》等等,唔講你都未必記得係克勤有份創作!

其實克勤有唔少大熱作品都係自己填詞。 (張浩維攝)

《大會堂演奏廳》在克勤震撼的歌聲中完結,不過掌聲卻沒因此停下來,令克勤在台上興奮得跳跳紮,並大叫:「好開心呀!」他更感觸表示最近幾年是自己事業衝刺的時候:「每個人,尤其男人,喺唔同年紀都應該會追求唔同嘅夢想。呢啲夢想唔一定要好大,可以係去奥脫福睇場波。總之今晚你許下呢個夢想,就要做到。呢番話嚟咗幾晚嘅朋友應該聽過,不過你哋有無聽過李克勤嘅夢想呀?有個夢想我忍咗好多晚,終於嚟到今晚忍唔住要講。我好鍾意試唔同嘅嘢,上年我加入英皇嘅第一首歌叫《一個都不能少》,係我第一次嘗試做導演去拍MV。2018年,我會第一次嘗試做電影導演。」
 

克勤激動宣布:「下年做導演!」 (張浩維攝)

此話一出,轟動全場。克勤亦不忘多謝老闆楊受成:「我記得有一日上去老闆楊生間房度,我話,楊生我有一個夢想。我想咁咁咁咁咁,我都未講完,楊生就同我講,克勤你唔搵我我嬲你。所以當我做完呢個演唱會,我匿埋唔係寫歌詞,而係電影劇本。」他更即場hard sell:「嗱!如果真係Friend嘅,真係歌迷嘅,你唔好理我拍成點,你到時買張飛入嚟睇得唔得先?呢度我計過㗎啦,有成萬幾人,如果每個人都入場睇呢,票房就有一百萬㗎啦,我今次開咗九場演唱會,楊生應該唔洗點蝕嘅!」

克勤唱到唔捨得走,襯住老闆喺度就話要唱到12點! (張浩維攝)

每場演唱會也有介紹樂隊的部分,不過熱愛足球的克勤則以一個別開生面的方式介紹樂隊,便是把他們當作球隊成員逐一介紹,還配上蔡育瑜的聲音,親切感十足!為的是帶出最後一部分,就是李克勤專屬的「足球歌」!《球迷奇遇記》、《Victory》實在聽到也似是身處世界盃現場!

這個部分完結後,本應是Encore階段。不過克勤似乎不捨紅館舞台:「聽日星期二,應該唔少人都要返工返學,如果聽日要早起嘅就可以隨時走㗎啦。不過今晚有樣嘢好,就係老闆喺度,如果我唱到過晒時間都有人買單,當然啦,如果太過靜英英老闆買單就買得無咁開心囉。」全場立刻起身拍掌,以示壓力。克勤接著道:「等我換輕便啲嘅衫上嚟再同大家唱。

熱愛曼聯嘅克勤,演唱會又點少得足球元素呢? (張浩維攝)

克勤果然沒有食言,換上一身睡袍的他,上台立馬便唱出多首首本名曲。《舊生會》、《月半小夜曲》、《合久必婚》、《九月中的陌生人》、《我不會唱歌》、《飛花》等。他亦襯機答謝在場的Wyman為他訂造睡袍:「你知啦,我同時裝一向都無關係㗎嘛,但Wyman咁鍾意fashion,佢唔接我呢個job又死,接咗我呢個job就仲死,不過好好彩,著出嚟真係靚。我哋今晚有個dress code㗎,佢哋嚟睇我演唱會要著睡袍。」望清楚,原來今晚到場的Wyman和阿Sa也的確身穿睡袍現身。唱到《紙牌屋》時,他分享了一個故事:「有一日,太極嘅Joey Tang打嚟同我講,佢話佢睇咗《紙牌屋》份歌詞,佢睇完感動到喊。一個咁Rock嘅歌手睇完份詞都會喊,所以我真係好鍾意呢首歌。」不過話口未完,克勤竟然老貓燒鬚忘記歌詞,即時扮鬼臉打完場。最後克勤一首又一首歌緊接下去,《好戲之人》、《誰願分手》,唱到《愛不釋手》時,克勤淚腺終於失守,雖然多次停頓,不過哽咽著唱歌一樣表現完美,演唱會唱到午夜12點,終在帶著半點缺陷的完美中落幕。
 

+14
+13
+1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