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駒逝世25週年】《海闊天空》最初無人認同 原名竟然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華語樂壇傳奇人物黃家駒25年前離世,從高台跌下一刻,彷彿同時帶走樂隊Beyond的靈魂。不過25年後的今日,Beyond的音樂仍然影響著整個樂壇、整代人,甚至被視為一種集體精神,每當有人唱起「今天我…」,不論身處何地,感覺也特別同聲同氣。

「我唔想做開路先鋒,我只是將心聲、感覺大聲唱出來。」 - 黃家駒

嘉駒多年前接受訪問時,坦言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先驅者。 (影片截圖)

樂隊Beyond自1988年走紅,一直被視作「粵語搖滾先鋒」,在Beyond出現前,香港的搖滾樂壇還是以英文歌創作為主,而Beyond由1984年創作《永遠等待》開始,漸漸轉型並堅持以廣東話創作搖滾歌曲。音樂人梁翹柏早年接受港台訪問時憶述:「最初樂隊喺香港被認定為無前途,後來有啲日本樂隊開始喺香港受歡迎,香港唱片公司覺得樂隊有發展空間,就開始去搵一啲樂隊,當時好多製作人,例如劉以達就同我哋夾Band嘅人講要做中文歌,因為咁樣先有前途。最諷刺嘅係,當年Beyond喺香港樂壇得到最多獎項嘅時候,有人話香港樂壇一潭死水,青黃不接,連Beyond都可以獲獎。但而家全國最多人唱嘅廣東歌係咩?係Beyond。」

Beyond早年的發展時期,是以英語歌及純音樂為創作基礎,及後再轉型為廣東話創作。 (網絡圖片)

的確,家駒遺作之一《海闊天空》,佔了整個廣東歌歷史上一個重要的光輝位置。即使是不懂廣東話的國內同胞、甚至遠至日本的樂迷,也會懂得唱出「今天我…」。去年網絡上瘋傳一條影片,日本東京街頭一名男子,以日文自彈自唱《海闊天空》,中途一名女途人以廣東話伴唱,然後表演者即以廣東話繼續唱下去,女途人感動淚奔。這段影片的點擊率在網上以億計,感動不少網民,大家也有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但很多人也未必知道,其實《海闊天空》最初並不受落。

提起《海闊天空》,種種場合也能振奮人心。社運期間有人視之為一種精神;廣州恆大足球隊贏取冠軍時,歌迷唱起此曲;去年一名男子在日本街頭唱起這首歌,同樣感動萬千網民。

《海闊天空》最初並不受歡迎

翻查資料,《海闊天空》推出的1993年,在電台的排行榜成績只屬平平,分別在香港電台得到第三位,以及在叱咤903只得到第七位。而雜誌對其收錄專輯《樂與怒》也只得三星半的評分,主流媒體幾乎沒有留意到這首「神曲」。前香港商業電台主持陳海琪接受《BBC》訪問時表示:「聽眾只覺得《海闊天空》是一首普通屬於Beyond的歌。」當時香港樂壇仍流行三分鐘左右的作品,當時《海闊天空》作為一首5分24秒的歌,可說是前衛,但也對香港聽眾來說難以消化,即使電台剪輯成四分鐘版本,也很快被張學友、黎明、劉德華的歌曲推走。

《海闊天空》收錄於1993年Beyond專輯《樂與怒》,推出三星期後已跌出銷量榜十大。 (網絡圖片)

《海闊天空》原名係…

還有一些關於《海闊天空》的瑣碎,其實此曲的原名為《Piano Song》。大眾可能會覺得奇怪,好端端一首樂隊作品,為何又會叫《Piano Song》?如果有細心留意,其實歌曲罕有地使用了鋼琴作為intro部份,而這首歌正是Beyond在日本發展時完成。日本流行曲有項特質,便是很常使用弦樂放在各式的作品當中,包括小提琴、鋼琴等等。而這首同時推出日文版《遙遠的夢~Far Away~》的《海闊天空》,便是一個好例子。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Oh No

《海闊天空》的一句歌詞「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除了膾灸人口外,也引發了樂迷多年來的迷思:「家駒好像一語成讖,預言了自己的死亡。」黃家強多年前接受港台訪問時表示:「我唔知係咪佢自己嘅預感,每次聽到呢句歌詞都好唔舒服。未出事之前,佢原本係唱『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Oh Yeah!』後來我哋覺得意思好似唔係太啱,跌倒點會Oh Yeah呢?梗係Oh No啦。最後我哋就喺錄音室改咗呢句歌詞,但估唔到最後佢真係跌倒出事。」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曾引發不少迷思,萬萬想不到,原來最初後面的歌詞是「Oh Yeah」。 (網絡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