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Nowhere Boys懷念細場開騷:世界改變,但係我哋冇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Nowhere Boys成軍4年推出過3張EP,到上月終於推出首張專輯《Journey To Nowhere》,繼續延續「電影式搖滾」的魅力,帶樂迷穿梭8個不同的想像空間。到底蘊釀新專輯的這段時間他有甚麼經歷,哪首歌花了最多心思去編曲,哪次演出最難忘?即刻拉下去觀看全文!

做樂手 VS 夾Band 心態上的大不同!

Nowhere Boys以往出碟的節奏是一年一張碟,今次專輯《Journey To Nowhere》蘊釀了接近兩年,因為這段時間他們簽約睘亞,而鼓手Nate到紐約進修,並擔任鄭秀文演唱會的樂手,所以節奏稍稍放緩。可能有讀者會問:「做樂手同夾Nowhere Boys都係夾Band啫,到底有咩唔同呢?」此言差矣,等Nate向你娓娓道來。

Nate解釋擔任樂手與夾Nowhere Boys,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思維。在Nowhere Boys中,他在創作、編曲時可以完全展現自我,每次上台表演是想着如何與觀眾及隊友交流,但擔任樂手是截然不同的事。他說:「做樂手嘅時候,我只係呢個Project嘅一部份。做好自己個本份,打得準打得好只係第一步。要跟足所有決定好嘅嘢,唔可以喺Live嗰陣即興。之後仲要配其樂手、歌手,要配合現場氣氛,因為我係服務緊呢個大Project。」主音Van亦補充:「我哋自己Live每一次都會戚起條筋,畀個眼色就即興改啲嘢,呢個亦係夾Band最享受嘅事!」兩位成員認真解釋,豈料漁佬爆一句:「係唔想太用心機去記住啲嘢先會咁,哈哈!」全場頓時一片笑聲,每次與這幾位大男孩做訪問都是歡樂的氣氛進行。

Nowhere Boys上月推出專輯《Journey To Nowhere》,延續「電影式搖滾」魅力。(梁碧玲攝)

主音Van鍾意鄭伊健鍾意到入晒血,寫《時光歲月》時每個細節都有「伊健味」。(梁碧玲攝)

主音Van迷戀鄭伊健入晒血! 《時光歲月》三個要點重現「伊健味」

一直留意Nowhere Boys的樂迷都知道,主音Van非常迷戀鄭伊健,這次能與偶像合作《時光歲月》簡直是圓夢。而歌曲一聽就是為鄭伊健度身訂造,通俗地說就是「好有嗰陣除」。

到底如何造出「嗰陣除」?等Van為你折解:「首先個Key係佢最常唱嘅E Key,佢啲歌唔係E Major(大調)就係E Minor(小調)。歌詞先係精粹,每一句押嘅韻都係佢會唱嘅字,例如『你、悲、喜、生、死、不羈』,仲有旋律走向都係佢嘅風格。」他能如此詳細解釋每個部份,可想而知已經迷戀到「入晒血」的程度。他還分享了改歌名的趣事:「其實今次歌名都係伊健改,因為我最初諗咗好多好『過份』嘅歌名佢ban晒,好似再發現、又一個甘為你甘去蹈火海的人、超速、伊伊不捨、伊戀、伊大調、伊一刻。又諗過叫『你的歌』,但公司驚搞亂所以冇用到,哈哈!」

原本《時光歲月》是為鄭伊健演唱會而寫,Nowhere Boys也想不到對方會主動提出合唱。而且Van形容伊健非常專業,進入錄音室前已準備好如何演繹,又與他一起用螢光筆標註每人負責的段落,何時合唱,大細力的運用,絕對不是「陪o靚仔玩」的心態。偶像毫無架子,雙方合作自然,難怪Van心情如此興奮。

《火樹》如搖滾交響樂 聽歌時你不能錯過的細節!

Nowhere Boys一直貫徹「電影式搖滾」,「畫面感」是當中的精粹,將畫面化成音符,再轉化成樂迷能理解的情緒,是他們的功力所在。在《Journey To Nowhere》中,有一首歌結他手Ken形容是目前花最多心機編曲的作品——《火樹》。Keyboard手漁佬手舞足蹈地形容創作時所想的畫面:「好似宮崎駿動畫咁,感覺好悲壯,喺天空俯瞰大地,然後飛快Zoom in,見到全個地球剩返最後一棵樹……」

為了呈現上述提所講的畫面,每一位成員在編曲可謂扭盡六壬。前奏前奏弦樂與鋼琴的交錯,用撥弦的手法彈奏小提琴營造凋零的感覺。電結他擔任一個聲效的角色,如第二次Verse,一個音符維持了四個小節,就如心電圖不再跳動時發出的長鳴,營造強大的張力。還有在第二次Chorus用大鼓造出炮火的聲音,又有趙啟嵐獻聲唱和音,令歌曲出現一個小朋友在許願的畫面。以上元素濃縮在短短不足5分鐘之中,簡直是一個搖滾交響樂。

結他手Ken形容《火樹》是他們目前花最多心機編曲的作品,樂迷的確要落足耳力發掘當中細節。(粱碧玲攝)

難忘細場演出 「世界改變,但係我哋冇變!」

這次訪問在一間地道Café進行,介紹過專輯中的重點作品後,Nowhere Boys憶起以往在小型場演出的點滴。成軍4年,他們征服過大場,但始終懷念小品形式的演出。主音Van說:「依家成日派台、出MV、出大Show,好易令人覺得我哋淨係想玩大Show,其實我哋成日想做返最初做嘅嘢,掛住呢種感覺。」他們試過在電影放映會後在戲院開Mini Live,又試過在只能容納5、60人的Café閣樓演出。雖然地方狹小,但那種零距離交流,可以拋開精密的計算,放肆盡情演出的感覺是他們所嚮往。漁佬說:「世界改變,但係我哋冇變。」

「世界改變,但我哋冇變。」Nowhere Boys走訪過大大小小的場地,仍然最懷念能夠與觀眾零距離交流的小品演出。(梁碧玲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