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酒令】高危歌單酒精含量極高! 詞人特別鐘意寫長島冰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她失戀會到處飲酒」,作為都市人,飲酒是最普遍的社交習慣,也是最常見的情緒發洩渠道。一個新冠肺炎,幾宗酒吧確診個案,政府逼於無奈下把香港人的樂趣剝削掉。為保平安,忍一忍口、減少聚會也是抗疫日常之一,不過如果「飲醉少少就會有一些親密行為」的話,那麼聽歌又何嘗不是會大大增加飲酒慾望?自古飲酒作樂,音樂也是必不可少的元素,開心聽歌飲酒,不開心也聽歌飲酒,以下歌單可說是音樂界的威士忌,酒精濃度極高,聽完也禁不著想小酌幾口,禁酒令頒發後,不知道會否成為各大音樂平台禁歌?

《香檳女狼》 - 鄧小巧

去年推出的《香檳女狼》,是鄧小巧對都市女性的最佳描寫,面對喧喧鬧鬧的社交生活,總是感覺自己格格不入。比起刺激的烈酒,倒不如回家倒一杯香檳,靜靜地享受自己一人獨處的時光。不過還是要溫馨提醒一下,香檳雖然容易入口,不過酒精含量大多也跟紅酒差不多,一不小心也會酒醉,記得不要因為酒醉而胡亂有親密行為喔!

+2

《龍舌蘭》 - 陳奕迅

2018年陳奕迅與DUO Band在中環海濱音樂會現場玩過一次《龍舌蘭》後,這首歌已在樂迷心中佔了一個獨特位置,歌詞訴說一個傷感的愛情經歷,源自DUO Band敲擊樂手Chris Polanco的親身經歷。雖然以烈酒命名,卻沒有那麼辛辣,不是那種傾瀉式情感發洩,反之是一種縈繞不散的痛,每次聽到也會不禁心中一陣唏噓,喝下幾口烈酒才能將這種難受沖走。

《半醉人間》 - 周國賢

2006年一首與電影《半醉人間》同名的作品,火火為周國賢填的詞裡,是酒吧一幕幕最寫實的景象。上半段講述一個失戀的女子,流連在酒吧當中,用眼淚當下酒菜,喝多少哭多少。下半段又將視角放到另一位男子上,與友人邊喝酒邊談自己的理想,最後也不敵酒意倒下。歌詞有幾句特別讓人深刻,「血紅瑪莉戀愛過 氣味都不芬芳 長島內苦澀太多 然後強裝甜蜜快樂」,用上兩種酒名去形容人生中的不同情景。每次聽到這首作品,也自然想點一杯「Long Island Iced tea」去沖淡一下生活當中的苦。

《可惜我是水瓶座》 - 楊千嬅

以「長島冰茶Long Island Iced tea」入詞的歌曲,除了《半醉人間》,還有一首楊千嬅的《可惜我是水瓶座》。詞人黃偉文解釋過「拿來長島冰茶換我半晚安睡」這句歌詞背後其實有一個真人真事,Wyman表示:「全首歌的情節也是憑想像投射到歌手身上,除了一個點是真有其事:長島冰茶。那夜她收工後逕自走進我在喝酒的夜店,連環點了8個 Long Island Iced Tea,她從來沒說而我也一直沒問,那個令她偶而哭崩的人其實是誰,我只靜靜地陪著她喝,直到扶她上了的士…」

其實有關「長島冰茶」,還有一個與音樂沒什麼關係的故事,但據說其實長島冰茶亦是因禁酒而誕生。1920年代美國禁酒令期間,酒保為避過審查,將龍舌蘭、Rum、Gin、Vodka幾種烈酒混和,再加上一片檸檬便成為了一杯看似檸檬茶的長島冰茶,於是這款酒亦因而大行其道。不過抗疫期間,大家不要有心存僥倖的心態喔!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