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獨愛肥美 大碼女生:別為不屬於你的觀眾演繹不擅長的人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訪問當日,Hei身穿小吊帶,不禁問:「穿吊帶不怕嗎?」一般女生手臂粗一點已要左遮又掩,她卻一副大無畏。「我好鍾意着吊帶、背心,唔理人哋點睇啦,香港真係好熱。」

對她Hei而言,着衫講線條,不是如紙版或像個波就是好;着衫也為突顯自身優點,遮掩短處。「我唔好處係下身大過上身,咁我就着黑色下身,上身淺色,望落平衡啲。」以為肥人不應穿貼身衣物,現實是貼身衣物用得適易,有助勾劃人的線條,又會平衡外觀,令她們看上不似一個球體。又或如今日Hei的淡色外衣,整個氣氛會薄一點。

人們對她的指點,也不見會因打扮漂亮而變少,能做的只有心態改變。(盧翊銘攝)

二十出頭,她早就沒再理會自己的體重,又沒再介意他人閒言閒語,「我又唔係做錯咩事。」今日她對旁人的指點態度豁達,不過個人心態再強,面對社會氛圍,也曾經懷疑自己,畢竟人都是以貌取人,能力不談,先說外表。

有人曾問她對世界的願景,她只希望瘦與肥可以平等,肥妹瘦妹可以有不同的外衣選擇,愛情小說的女主角不會只得瘦妹。(盧翊銘攝)

在香港,肥就像原罪一樣。

曾經被中學老師點名批評身材,更在班房中不屑地問一句:「係咪肥人都特別懶嘅呢?」一個完全過火的玩笑,她至今仍記得。現在投身社會,面對是更多閒言閒語,有客人問:「唔通你想入棺材都係咁肥?」也有身形與她差不多客人對她惡言相向,自卑的人總愛踩低他人,抬高自己。不過最難聽的說話都是來自家人,媽媽曾說要用起重機才能搬動她,又認為她的身形會令她一世沒男友。現在回想起來,Hei說笑,這可能是家人為訓練她將來面社會壓力的苦肉計。

過去,坊間的減肥方法她大多試過,節食、食減肥藥、做機焗汗, 效用不太,有時肥真的是天生的。「其實我唔係食好多嘢,我係由細到大都冇瘦過。不過跳鄭多燕真係好有用。」

直至在Instagram上,找到外國的大碼模特兒,方知世界很大,美的光譜闊得很,肥又如何。

「我見外國的相先覺得原來美可以有好多種,外國開放好多,每個人都可以好唔一樣,美麗亦言。」在香港被笑是麒麟臂、水桶腰的女士,在那邊可以是呃到過萬Like的模特兒。那邊不是沒有推祟瘦,而是容得下不同身形的女士,也欣賞敢於與眾不同的人。反觀大部分亞洲地區,女性都得盡量去令自己變得接近時下的靚,莫說香港人生來就特別mean 。

不過,既然童話中的公主永遠都是身材高䠷又瘦弱,也許還有空間,容下另一位胖公主。

一般只有女性著緊男友會飛走,要時時刻刻緊貼男友動向,她卻倒轉來。身處馬來西亞的男友時不時越洋來電,怕這位美人粘花惹草。(盧翊銘攝)

旁人早就假設,喜歡肥人,是為手感,捏下去鬆鬆軟軟,又為肉肉的安全感,有點像快溶化的棉花糖。這麼一說,偏愛瘦的女生的人,都喜歡摸骨嗎? 「我唔係叫人推崇肥,係肥同瘦都可以靚,係可以平等。」美麗沒有準側,鹹魚青菜,各有所愛。在瘦與美是對等的標準下,肥也可以是美 。

現任男友相識於Instagram,坦然喜歡大碼女生。

「細個一直希望將來的男朋友唔睇外表,唔介意身材,點知現任男友都係睇外表,之不過係介意瘦,鍾意肥。」 曾與男友商量減肥大計,男友沒有支持也沒反對,只在意減肥後五官仍舊即可。在肥瘦之下,還有更殘酷的美與醜,你的樣子如何,你的命運也必如何?

飯後她拿出鏡,嘴微開,抹上帶點沙質的淡紅。她喜歡扮靚,對唇膏特別鍾情,家中常用的約有50支。「每支的明度、彩度,質地都唔同,望落可能好似,但用起上嚟就會知唔同。」唇膏如人,要是世上只剩一種唇膏,硬要所有女性塗同一種大抵是災難。

唇膏如人,可以接受不同程度的唇色,為什麼美就只可以是瘦?(盧翊銘攝)

我覺得每個人對靚嘅定義都唔一樣,最緊要順住自己個心,唔好為唔屬於你嘅觀眾,演繹你唔擅長嘅人生。
Hei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