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掉男人軀殼 學行catwalk做真女人 她夢想踏選美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女性最理想的狀況係大方得體,又高貴,對化妝等外觀也有一定的執著。而呢一刻,我自問仲未擁有多少女性的特質。」
Tomo

人們一向以外表決定旁人是男是女,那麼此刻,你敢說她不是她嗎?(黃寶瑩攝)

「點解要喺日本讀模特兒學校?因為太男仔啦,雖然曾經唔鍾意男仔的身份,但我就好似扮(男人)到入咗血一樣。」

起初,心為女,身為男,扮成男。長大後,有能力化身女人,又因為扮得入血,行為早已是個活脫脫的男人。用了廿多年扮男,現在開始要學做個女的。

女人走路不要內八字,腳掌要微微向外,直線向前踏出每一步。走路時,身體各部份最好保持不動,而自然擺動臂部,胸也要挺直,盡量展示女人前後特質。「但手要自然擺動向後,因為向前係多數男人不自覺的步姿特質。」雙腳用力也要平衝,不能側重一邊。 如果表情掌握未熟、宜合上雙唇,「口開太大會好似雞泡魚,然而口半張開掌握得好其實很好看。」

左上角是日本有名變性人模特兒、佐藤加代,早在童年,已敢於玩Barbie。對比她,年幼的Tomo還未夠表達自己,揀比達不因喜歡,只因「包無死」。(受訪者提供)

今年廿八的Tomo,早在三歲已知道自己應是女生,卻被困在男身。那年生日,眼前蛋糕插上三支蠟燭,家人圍繞她,著她誠心許願,手握《龍珠》的撒亞族王子比達,小小雙腳穿着悟空拖鞋,閉上眼,心內默唸。

「許咗咩願呀?」家人問兒子。

「我想屋企人健康同平安。」那年她回道。

「其實當時已經許願:『如果可以做返女仔就好啦 。』」Tomo沒有說出真正所求。「當時知道男仔就係爸爸,女仔就係媽媽,而我知道自己情願係『媽媽』。我知道身體係『爸爸』,但心態唔係。」

也許會問,年輕至此,豈會懂分何謂男何謂女,怎會知道男的就是剛強,女的就是較柔弱。本應性別可以多元又豐富,人們愛用標籤分類,二元劃分,定義男女,宛如在剔清單。先等等,在審視別人時,有問過別人意願嗎?「呢類分類都係夾硬嚟,而我知道我起碼『不是一個男仔』。」

早早找到自己該行的路是種幸福,前提是你有決心起步,不過那時她曾經認為是無能為力,怕沒錢,做手術又怕痛,何況這路至今仍不太為香港大眾接受。

拍攝當日,Tomo站在鏡前想Pose;過去廿年,她也如此般,立於人群,想,如何裝成一位「男生」。(黃寶瑩攝)

「我秒秒都諗緊,點樣唔穿崩。」

本應全心玩樂的年紀,她則花盡心力演戲,扮演「男生」。她沒有特別喜歡《龍珠》這卡通,不過大部分男生都愛玩,選這類玩具「包唔會出事。」校內,又會刻意跟男生耍樂,校園總是男的一群,女的一堆。直至中學,戲還在演,甚至有天想過乾脆結婚,自欺欺人一輩子。「同時成日會諗,其實自己有冇做手術的一日會來臨呢?」敢與大眾不同難,騙自己也不見好過。

在日本後期,Tomo已是女裝示人,習慣以「女人」的身份生活。(受訪者提供)

「其實當年去日本最核心的原因係想畀機會自己,萬一決定想先斬後奏(變性),都可以免去跟屋企有直接衝突。」中學畢業,隻身飛到日本留學,劇幕暫時放下,中場休息。日本對性別議題走得較前,曾經在香港看似死罪的,那邊似乎也能包容,至少表面看來如此。在日本,變性人稱作New-Half(ニューハーフ),她們有自己的生活圈,遊走在城市間。Tomo也在那邊下定決心,開始食藥,「食藥之後半年左右,摸吓自己塊面,皮膚真係滑咗好多,這些女性特徵,令心情多少有點舒緩。」性別不一定是外表,有時可以種感覺,是種氛圍。

當然實際改變還是有的。以前當個男生,可能是潛意識影響,不容易哭。食藥後,最初幾年淚線明顯變得很淺,看些「有洋蔥」的片也會喊濕幾包紙巾,女生果然是水做。「以前成日唔明點解啲女生成日叫人幫手開可樂,但食藥之後,其中副作用-- 指甲薄咗,當要開(可樂)時需要格外小心。」以前自覺指甲無堅不摧,現在卻是開可樂都想反,雖然Tomo說時似乎對此感到無奈,但卻隱約感受她背後的喜悅,這些「麻煩」都是她逐步逐步變回女生的憑證。
 

每次「出櫃」都是場極大的賭博,何況對象是家人。(黃寶瑩攝)

演員準備就緒,劇幕再開,第二場 。

「出櫃」

「我好記得姐姐講咗句『你等我一陣,我需要落街買包煙先。』」電話隨即掛斷。在Tomo印象中,當時姐姐的語氣顯得特別緊張。

經歷人生中最長的 5分鍾,電話響起,定神後的姐姐回電,冷靜問細節。消息迅速在家中傳開 。有時,當局者不知如何是好,家人也同樣面臨這困局,第一次親身接觸的小眾就是自己的孩子,這關不易過。後來得知從來不吸煙的爸爸更曾經有段時間偷偷地點起煙絲,大慨是納悶如何「改變」這問題。

家人知道後曾經讓她感覺視而不見,刻意不提不問,父母多麼希望只是她一時三刻的幻想,使問題猶如半透明,「我唔開心係,點解你哋要好似當無事發生過、以為我能活得一天就一天。就算你地贊成或反對,但不要當沒有事情(出櫃)發生過。」細聽深層吶喊,真我渴求至親理解,一句也行,拜託正視她多年來痛苦的根源。

上年,她完成如夢幻的手術,成為完完全全的女生。(黃寶瑩攝)

既然選定,繼續前行, 即管家人未必完全理解及贊成,現在不反對對她來說已經很滿足,心坎一直預留位置,靜待他們「舉腳贊成」的一刻。

前後花了兩年時間,上年Tomo已經在香港完成全部手術,正式改變性別,成為一個名正言順的女生。「手術做完咗差不多一年半,最近先真正有感覺,覺得真係做完手術,一直以來感覺很不真實。」日夜盼望的一刻忽然來臨,完成了一個曾經以為只可以是夢想的夢想,唐突及喜悅到覺得有點不真實。

「我覺得手術之後先係起點,係零歲。」手術如重生,根據她的計算方法,現在她是個1歲半的嬰兒,剛起步,尋找自己真正的夢想與理想。她說,希望能向演藝事業方面發展,也希望能在30歲前參加泰國的變性人選美比賽。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