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劇女生】20+月入十數萬、30破產 40+重拾夢想:窮得只剩傲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工作室內,造型及化妝師Man由一群學生幫忙穿上粵劇戲服。「拉上一點點。」、「前後調轉了﹗」、「不行,再來過。」聲線沉穩,說話乾脆有力。再看照片上帶着文武生妝容的她,輪廓分明,氣宇軒昂,如未見真人,說她是個男兒身,沒半點疑惑。

「我從沒當自己是女人。」

舞台上她是個演活男角的瀟郎(藝名),從不服粵劇界的生存潛規則;現實中是個會為小女生出頭的大家姐,年少得志,風光近十年卻在30大關一鋪清袋,人在低谷仍咬緊內心的傲骨。做人有骨氣自然要犧牲,不怕路難行?她拋下一句:「我的人生本來就崎嶇,又何妨?」

攝影:陳嘉元、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身形高挑,輪廓分明,氣宇軒昂,Man很快便被看中當上文武生。

+6
+5
+4

有關注婚嫁造型或留意靈數占卜的人,也許會認識Man,她是一位婚禮造型及化妝師,同時鑽研生命靈數。擅長將中式美學融入新娘造型;亦敏感生命的覺知,相信人生使命,一切跟她的歷煉有關。她原是學戲出身,自言人生路崎嶇,其實年少時本平步青雲。自6歲參與學校表演《紫釵記》後,迷上粵劇,由學生班起步,就被看中當文武生,到不同慈善機構、活動,出演眾多劇目的主角,以為是躍身職業班的優厚條件,然而,初踏門檻,卻因行內的醜陋一面而卻步。

初入職業班,要由低做起,完全不被尊重,像狗一樣被呼喝,大家同是演員,都有阿媽生,為何小角色就要被人「問候」?

感謝當時的囂張:我靠努力上位

「初入職業班,要由低做起,完全不被尊重,像狗一樣被呼喝,大家同是演員,都有阿媽生,為何小角色就要被人『問候』?」最叫人難耐的,是涉及名利關係的潛規則。「10歲出頭,一位行家說有機會給我出演一角,但前提要買一套戲服,當時母親拒絕,最後角色落入一位願意購買該戲服的太子女身上,我不知角色機會跟買戲服有沒有關係,但令我發現原來選角不只靠能力﹗」也許這不只是粵劇界的文化,而是社會的縮影,在各行各業都有可能遇見不是由能力衡量的工作機會,然而,我們還會執著於自我追求嗎?

帶着文武生妝容及造型的Man,輪廓分明,氣宇軒昂,活像男兒身

+8
+7
+6
我沒有家底,不想行到某一步為上位而犧牲自己,否則老來會覺得自己骯髒。

從演粵劇就要練好基本功,有實力才對得住藝術,是Man最敬愛的曾玉女老師所教導。所以她對自己與同行都甚有要求,會品評演員,認為「做得好」是應該的,她自言為人囂張,也多得她的囂張:「16歲那年,一位行家說有意捧我當明星,當時一副囂張的姿態想:我何需靠你?我有實力,可以靠自己﹗」回想起來,要是當天妥協,也許今天就是明星,然而她沒有後悔:「若我就此成名,必定更囂張,看不起別人,成為了行內我討厭的那類人。我沒有家底,不想行到某一步為上位而犧牲自己,否則老來會覺得自己骯髒,寧可靠努力,乾乾淨淨的爬上去,問心無愧。」就是一點囂張與傲骨,她安守在學生班,選擇截然不同的路。

看到跟我同時被檢控的女生在旁喊著要死,難道我就要跟她一起呼天搶地嗎?

30歲,Man起了戲劇性的改變,人生直插谷底,更毅然掛靴,直言是人生破產。

那時我收起本來的名牌銀包,到女人街買來一個超人bb銀包,寓意自己要由嬰兒開始,重新再來。
人生往後的日子,我不想眼淚再因後悔而流。

人生滑鐵盧 由月入十數萬到月薪三千

沒有將演藝成為事業,Man在屈臣氏的美容專櫃當銷售員,是她最風光又最迷失的日子。「當時20來歲,別人一般月薪幾千至萬頭,我卻有十數萬,有車有樓。是同事們的大家姐,月月跑數壓力大,每天下班就帶她們飲酒溝仔,生活奢侈,亦漸漸被金錢沖昏了對粵劇的熱情。」直到30歲,起了戲劇性的改變,人生直插谷底,更毅然掛靴。「那時迫不得以,我惹上官非,要宣佈破產,酒肉朋友雞飛狗走,為避開財務公司追數,每3個月便搬家一次,居無定所,進入極不安穩的生活狀態,連律師都說我很有可能被判入獄,人生徹底破產,傾刻間盡失所有。」

+5
+4
+3

身邊人對她說:「你沒有自殺真是奇蹟﹗」她說:「看到跟我同時被檢控的女生在旁喊着要死,難道我就要跟她一起呼天搶地嗎?」對她來說,這是人生重要的一課,「當時同行大多都習以為常跟那不明文的方式做事,但大家都不知道是犯法的。當人在谷底,視野更清晰,對人生徹底改觀,謹守所有灰色地帶都碰不得,做人更要頂天立地,要有傲骨。上天跟我玩到那麼大,相信是要給我人生使命。」其後遇到的學生、朋友,她都分享此事,勉勵人做事要對得天地良心。在哪裏跌倒,就在那裏站起來,沒埋怨、沒投靠誰,再潦倒的日子,也硬着頭皮熬過。

最終順利渡過官非一事,Man從零開始,當時番開報紙,看到一份月薪$3,000的工作便應徵,從此投身了婚嫁行業,學新娘化妝。「那時我收起本來的名牌銀包,到女人街買來一個超人bb銀包,寓意自己要由嬰兒開始,重新再來。」

闊別粵劇十多年,Man為重踏台板,密鑼緊鼓的練習。

學粵劇,先要學化粵劇妝容,中國美學亦成了Man設計新娘造型的靈感。

重拾粵劇夢 眼淚不再因後悔而流

十多年過去,Man建立了化妝事業,有自己的團隊,「用化妝為一個女人在人生重要時刻錦上添花,是圓滿他人的美事。」那種美不在於外表精緻,而是由衷的富足。賺得來的錢,不再奢華揮霍,勒緊褲頭,也要利益眾生,今年她自資6位數字,重練粵劇功架、減肥,為與名令陳詠儀於4月合演一台戲,此舉既為慈善,更是報答師恩。「我知道老師與媽媽都很想見我再踏舞台,演出一場好戲,人生往後的日子,我不想眼淚再因後悔而流,是要為愛而流。」

有人說,Man在最輝煌的演藝時光退下來是一種可惜,然而,驀然回首,她感恩人生30的低谷,造就更豐盛的下半場。

「10幾歲為玩而活,20幾歲為搵錢而活,30幾歲為生存而活,40幾歲為甚麼而活?」人生總是充滿一場又一場的覺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