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種女生】29歲去完工作假期後沒打長工:30+人生不再渾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韓國當工廠女工時,突然被主管捉去另一間工廠的密室工作,只管做,不解釋,好像『賣豬仔』,做錯事就辱罵:『你有沒有帶腦返工?』、『為何如此蠢﹗』那時要強忍淚水,因為我一哭便輸了﹗」聽來也覺委屈,是磨練鬥志的點滴。那年28歲,Cherry趕得切出走韓國工作假期,為原來渾噩的生活找到方向。「這些機會,一過了就沒有。」今年30+,說得輕鬆自在。

攝影:歐嘉樂 /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有感生活停滯不前,很想改變,Cherry在28歲時決定出發去韓國工作假。(受訪者提供)

早在畢業時已想去工作假期,只是那時好像還有大把時間,便一直拖,但時光飛逝,快到30大限,再不出發我便超齡了﹗

Cherry是家中獨女,自言一向生活渾渾噩噩,得過且過,從小沒有特別出眾的地方,只是比較喜歡寫作,畢業後從事傳媒行業,生活充斥無數「死線」,她卻習慣「以慢打快」。「我向來都是個deadline fighter﹗」腦海有很多想法,卻不都付諸實行,喜歡「拖字訣」,直到「死線」當前才會快馬加鞭。

決心背後是衝動,衝動背後是青春。難道要待到事業有成、兒女長大才往外闖?歲月一去不回頭。

在職場上打滾了好幾年,Cherry轉職廣告行業,事業也隨之步入瓶頸期,生活逐顯得暗淡無味。「當興趣變成工作,別人要你點就點,其實好痛苦。文字是傳遞思想的工具,我卻用來撰寫沒有靈魂的東西,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工作失去熱誠與滿足感,並不快樂。」此時腦海敲起了被久違的工作假期念頭。「早在畢業時已想去工作假期,只是那時好像還有大把時間,便一直拖,但時光飛逝,快到30大限,再不出發我便超齡了﹗」她不得不再思考這個議題。

現時香港與11個國家簽訂工作假期計劃,包括:新西蘭、澳洲、愛爾蘭、德國、日本、加拿大、韓國、法國、英國、奧地利及匈牙利,申請年齡限制為18至30歲。

(資料來源:勞工處)

到了25+後,我卻認為30歲並非如想像般好,不是代表『成熟』,而是『老』,步入凋謝,我開始忘記自己的年齡,不想面對,拒絕長大。

Cherry在韓國生活的家。(受訪者提供)

許多人會形容大學畢業後是出發工作假期的最佳時機,因為尚未建立事業、家庭,包袱少,沒有甚麼可以輸。但Cherry卻選擇在工作幾年後,接近申請年齡上限才出發,除了貫徹「deadline fighter」的性格,也有「女人30」的關口。「小時候,我以為30歲很遙遠,想像自己到時會很美好:已婚,組織了自己的家庭,養狗,處事成熟、獨立,有一定的成就,對生活有想法。」可是,她說接近30歲,除了養狗外,一切尚未邁進或達成。「到了25+後,我卻認為30歲並非如想像般好,不是代表『成熟』,而是『老』,步入凋謝,我開始忘記自己的年齡,不想面對,拒絕長大。」

拒絕面對,也許因為現實不似預期,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渾沌糾結,停滯不前,就像沒有靈魂的文字,寫不出生命的意義,她知道改變是唯一的出口。「我知道不能再這樣,一定要離開當下的局面,我要變,在工作假期尋找想要的方向﹗」既要挑戰自己,便選個難度高的地方。「常說在韓國難找工作,便決心一試。」由決定到出發,只是3個月時間。

工廠女工的地位最卑微,只有外地人才會做,一犯錯,便被上級辱罵,不當你是人,我面皮薄,覺得很醜。

在泡菜學校工作時,Cherry要穿上的傳統圍裙。(受訪者提供)

當上泡菜老師、工廠妹 找到喜惡的中間點

隻身來到韓國,Cherry要做未做過的事,第一份工作正是韓國獨有的職業:在泡菜學校當「泡菜老師」,主要招待旅遊團,介紹及示範泡菜製作過程,講解歷史,替他們穿韓服,對於自言不擅辭令的Cherry是一個考驗。「當時一個人面對30人,全日說個不停,要熟練示範的手勢,熟讀內容,控制語速、節奏,掌握推銷技巧,辛苦又恐懼,每晚在家背誦講稿至半夜,才慢慢熟能生巧,原來我都做得到。」打破了給自己前設的框框。

可是,她還是不享受每天不停說話,於是決定找一份安靜的工作—令她充滿好奇的電話零件工廠女工。「這是跟『泡菜老師』很兩極的工作,每天工序重復、刻板,全程鴉雀無聲,非常沉悶,我真的想死。」最可怕的不是悶,而是工廠裡極重的階級觀念,「工廠女工的地位最卑微,只有外地人才會做,一犯錯,便被上級辱罵,不當你是人,我面皮薄,覺得很醜。」面對責罵,Cherry會強忍淚水,不甘示弱。

我連家中的廁所都沒洗過,卻要洗人家的廁所。最噁心的一次是廁所滿佈嘔吐物。
在這個女生圈中充斥是非,她們喜歡炫耀名牌,價值觀差異,我無法融入其中。實在不能為「埋堆」而扭曲自己迎合他人,寧願獨自一個更安樂。

回港後4年,Cherry沒有做長工,出書之外,她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這裡教韓文及製作韓服裙。

洗廁所、被杯葛 都是成長的一部分

Cherry在韓國的每一份工作都是前所未有的體驗,「我曾在民宿打工,要負責洗廁所,初時心想:『我連家中的廁所都沒洗過,卻要洗人家的廁所。』最噁心的一次是廁所滿佈嘔吐物,一下子難以接受,不過慢慢用責任心去克服,工作無分貴賤,既然收得人工,就是工作的一部分,然後硬著頭皮頂硬上。」戰勝厭惡性工作後,職場人際衝突又是另一場心理戰。

「那時在免稅店當化妝品銷售員,同事們的銷售技巧都很進取,為了做生意,會吹噓產物像神一樣好用,又採取人釘人策略,我接受不到這一套,生意額比她們少,由於我們分公佣,所以引來她們對我不滿,甚至杯葛。在這個女生圈中充斥是非,她們喜歡炫耀名牌,價值觀差異,我無法融入其中。」人在異鄉,Cherry初嘗被杯葛的滋味。「我有反思是否自己的問題,但我實在不能為『埋堆』而扭曲自己迎合他人,寧願獨自一個更安樂。」從苦與樂中,她聽見自己的內心,開始找到想要的方向,是成長的一部分。

Cherry分享曾被多間出版社拒絕合作,說撰寫工具書才有市場,灰心之際,剛好有另一間出版社主動提出合作,令她夢想成真。

見工時,面試官不斷質疑我為何在工作假期的薪酬如此微薄,認為那一年只為玩樂,是空白,將我要求的薪金壓低$5,000。

起初學造韓服裙出於興趣,Cherry希望將韓國傳統文化帶入時尚中。(受訪者提供)

見工被指工作假期是空白 引發出書衝動

一年旅程令Cherry成長,回來後本打算重執正規生活,重新找份長工,「當時我期望的薪金跟出發前的人工一樣,見工時,面試官不斷質疑我為何在工作假期的薪酬如此微薄,認為那一年只為玩樂,是空白,將我的薪金壓低$5,000,令我很氣忿,不甘心﹗更促使了出書的念頭,紀錄工作假期的點滴,證明我不是白過的。」重新運用文字撰寫有血有肉的故事,人如文字重獲靈魂,脫胎換骨,花了兩個月時間,新書便誕生,亦暫時擱置當長工的想法,當業餘的韓文老師。

「我感覺到即使回來了,旅程尚未完結,重返韓國旅遊時學造韓服裙,無心插柳放上社交平台後引來關注,初時我也不好意思賣出去,但竟然得到客人的鼓勵,後來擺市集亦受歡迎,隨心而行,變得果斷,不再拖,一步步擁有自己的工作室。」今天,Cherry是一位作者、韓文老師、設計師及裁縫。「現在,我開始有30歲應有的成熟了。」

更多韓服裙作品照

女人30歲後,別人會對你有不同的期望,再沒有人會錫住你,只有自己管理自己。

「我們要接受長大,成長是向自己交代。女人30歲後,別人會對你有不同的期望,再沒有人會錫住你,只有自己管理自己。30之後,下一個關口便是40了﹗」因為工作假期,Cherry得到的比放下的更多。最佳的出發時機其實是你能下定決心之時。

「決心背後是衝動,衝動背後是青春。難道要待到事業有成、兒女長大才往外闖?歲月一去不回頭。」她在著作《韓假》說道。

決定出發工作假期前,要問自己3條問題:

接近30歲的女生們,如果你也想出發去工作假期,Cherry建議先問自己3條問題,想清楚,是時候做決定了﹗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