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小說改編!《燒失樂園》:我們還有希望嗎?【女生睇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海美說:「不能想着這裡有橘子,而是要忘記這裡沒有橘子。」

觀點與角度的問題。是不是換個角度思考,生命中的種種都可以變得不一樣?

(本文含大量劇透,逃生門在此!)

《燒失樂園》劇照

《燒失樂園》(《Burning》)改編自作家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燒穀倉》。南韓導演李滄東相隔八年時間,終於交出新作。

電影推出後旋即廣受好評,不單創下康城影評刊物3.8的高分紀錄(有史以來最高分的電影),更入圍了今年度康城影展主競賽單元的入圍名單,有份角逐最佳電影金棕櫚獎、最佳男、女演員、最佳導演獎、評審團大獎、康城影展評審團獎、康城影展最佳劇本獎6個大獎;更代表韓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水準絕對有一定的保證。

《燒失樂園》劇照

改編自村上的故事,電影不單充斥著村上獨有的虛無感,整個故事的架構亦是村上愛用的結構——一位頹廢且被強烈無力感籠罩的男子鍾秀,因一直無法適應機械式的工作生活,因此退役後一直只在偏遠的家鄉打理近乎荒廢的農場,有時靠接送貨工作維持生計。他的父親是個暴烈的人,從不與人為善,甚至多次因醉酒鬧事、打人而入獄。而他的生母在他年幼時便離家出走,從此失聯。

《燒失樂園》劇照

在這個扭曲且破碎的城市中存在著眾多破碎了的靈魂,他是其中之一。他活著卻與死去沒有分別,一切都沒有意義,活著也只是等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反正也沒有人關心,反正所謂的「關心」其實也不過是質疑的另一種面貌。

直至他遇上美麗、跳脫、渴望自由的同鄉海美。他們很快就發生了性關係,沒有確立任何關係下的性。他愛她,卻從沒說出口,也沒有任何承諾,最顯然的愛在於他在她去非洲流浪時,每天去她的家為她餵貓。

《燒失樂園》劇照

或許是因為大家都寂寞所以才被彼此吸引?又或是因為他們在人海中遇上了最相似的靈魂?現實卻是這些話對於兩個最底層的人而言也只是奢侈的浪漫。一個雙失的男子與一個拖欠信用卡債務的女子可以建構一個怎樣的未來?要求他們為愛而發奮工作,然後建構一個「宜家」式的家,再生幾個小孩嗎?真的每個人都可以過上中產式的家庭生活?

透過電影裡的背景獨白,導演告訴我們,在這個失業率極高的城市,在這個進一步分化階級、種族、性別的世界中,連談論愛都是奢侈。

愛的不可能。

《燒失樂園》劇照

海美說:「我想消失,不是死亡,而是像從沒出現過一樣地消失」,就是因為在這個城市找尋不了生存的意義,所以她遠走非洲,探索「Great Hunger」背後的人生真諦。

然後她在非洲遇見了Ben。Ben是個所有事彷彿都毫不費力,可以聽著爵士樂煮意大利粉的高富帥男子。他沒有工作,卻過上中層的富裕生活。在他的人生中,「有趣」是最重要的事。

《燒失樂園》劇照

Ben的存在就似是海美與鍾秀的對倒,彷似是一個完美的存在,過著最完滿的生活。然而,尋求快感的他內心同樣有個填補不了的洞,讓他冷酷暴烈——長大後的他再沒流過一滴眼淚,更愛以燒毀溫室尋找快感。

Ben說:「韓國有許多這樣的溫室,就算突然消失了,也不會有人在乎。」

《燒失樂園》劇照

說完這句話的那個晚上,海美就此人間蒸發。

溫室到底指的是甚麼?是實體的溫室,抑或是如海美一樣活於低層、渴望得到自由的女子?電影一直沒有好好交代。但是,也許活在現世代的我們都是溫室中的孩子——上一輩會說我們都在「溫室」中長大,因太過幸福而不知幸福為何物,亦是因此而不懂得珍惜。我卻認為我們都活在宛如溫室的都市裡,就像裝飾品一樣,被擱置在這裡,但同樣無法爭取自我綻放的機會,就連枯萎的機會都沒有。

這樣叫幸福嗎?這樣就是幸福嗎?

《燒失樂園》劇照

生活在這個城市,我們真的可以脫離困局嗎?撥開一切小確幸的虛幻表象後,我們的生活還剩下甚麼?

海美說:「不能想着這裡有橘子,而是要忘記這裡沒有橘子」。可是沒有就是沒有,不是嗎?

本片將於12月27日上映,上映戲院只有百老匯電影中心、PALACE ifc兩間戲院。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下載《香港01》App

立即下載: 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延伸閱讀: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在愛情裡,演活世俗的「幸福」就是快樂?

【致女生:】大碼女生Makayla:最重要的是你如何看自己!

【Bohemian Rhapsody】有種愛只能守候,不能擁有|成長說明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