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頌茹】曾為愛周永恆盲目迎合 不敢提離婚、家暴:很「羞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藝人的感情事,一向是傳媒的焦點。想起趙頌茹(Yu),大眾還是不自覺聯想到她與前夫周永恆提出離婚時鋪天蓋地的報導。被同床共枕的枕邊人背叛、家暴,Yu因此經歷過人生低潮,但今天的Yu已經走出傷痛,只有放下了,才能冷靜地回憶起那些前塵往事。周永恆再婚,再為人父,眼前的趙頌茹,也早已浴火重生,「回頭想起,感激這些經歷,教懂我如何為人女兒、母親和女人。」

「從前我覺得自己是零。」
Yu

回憶過去,她自覺缺乏自信。(鄭子峰攝)

擁有高挑身材,在伸展台上自信滿滿,曾經推出唱片,風光背後的她,內心曾經很自卑。「拍拖時爭執,我常常問自己,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她自言在關係中地位較低,不時會「怪自己」,甚至為了愛迎合對方。不懂愛惜自己,因為從前不覺得自己值得被愛,「我常常覺得自己不夠好。」Yu是家中長女,她坦言父母雖然疼愛自己,卻往往不懂得表達,「他們對我要求嚴謹,當時又要照顧妹妹。」年紀輕輕,已經感受到壓力。華人社會的家庭較為內斂,任何事都靠「心照」,愛、關心、讚美從來都不會輕易說出口,「記得我有一次考試只得96分,慌張得要向家人道歉。」鮮有感受到家人的鼓勵,「做得不夠好」的想法從小就植根在Yu的心中,長大後走進關係,也只懂得將就,沒有聽清楚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

如今到她為人母親,對女兒的讚美從來不吝嗇:

+5
+4
+3

憶起與前夫周永恆的婚姻,她自嘲自己當時是「佛系」地拍拖結婚,「和他由拍拖到結婚,從來都沒有planning。」她的愛情很單純,21歲遇上初戀情人,27歲結婚,仿佛達成不少女生夢寐以求的人生目標:初戀情人就是老公。風雨過後,再次想起,她卻自覺「我的婚姻很兒戲」,「從前覺得到了某個年紀,大家都會結婚生子。所以當對方提出要步入婚姻階段,便順理成章地答應對方。」她自言從來沒有仔細想過對方是否理想的終生伴侶,「回頭再看,當初與他的價值觀或許早已不合,結婚前,我們的確沒有太多溝通。」的確,婚姻不能將就過去,也不能只靠一人之力維繫。

在媒體大肆報導前夫出軌前,Yu早已知悉第三者的存在。「當我知道他外遇的那刻,腦海中只有兩個字,就是出賣。」她自言家人就是一條team,應該共同進退,得悉枕邊人背叛自己的當刻,她選擇了忍耐。「我給了一年時間,讓他成長和改變,如果當時他知錯能改,我或許會重新接受他。」用心良苦卻換不回浪子回頭,為了讓兩個女兒可以在健康的家庭環境中成長,她決絕地提出離婚,「我覺得作為媽媽,一定站出來要保護女兒,不能再逃避問題。」當初的山盟海誓粉碎了,她有了離開的勇氣,卻不能灑脫地放下。

為了女兒,她主動提出離婚。(鄭子峰攝)

「從前身邊有個人可以和自己討論女兒的事,陪自己逛街市説説柴米油鹽,現在,卻只剩下一個人。」
Yu

離婚後,除了不慣,更把Yu推向人生中的低潮,她自言從前覺得離婚很羞恥,「我很怕和別人提及自己離婚,自己單親媽媽,又曾經被家暴。」那些傷痛的回憶,她不願觸碰,也不願提及,曾經有一段時間,她封閉自己,不願見人。然而,只有面對,才能跨越傷痛。「當時不論街外人,還是身邊的親友,都支持自己。」她才慢慢撕去貼到自己身上的標籤,開始接受過去的自己。

低潮過後,她選擇享受一個人的時光。(鄭子峰攝)

她自言從前花了太多時間戀愛,現在更加渴望一個人的時光:

+8
+7
+6

單身的日子,她不需要再迎合任何人,成為別人眼中的理想對象,「我希望建立一個完整的自己。」 過去的她不了解自己,找不到自己值得欣賞的地方,離婚後,學習母兼父職,才知道自己原來很多事都「做得很好」,「自己獨力照顧小朋友,努力工作養家,沒了他的日子,連爆水喉也要自己處理。」單親媽媽,負擔較重,但她的自信卻在這段日子中一點一滴地建立起來。她的人生,不再順從任何人,也不再滿足「女人要結婚生子」的社會期望。跌過碰過,她依然相信愛情,卻不再是當初那個單純的小女孩,最重要是她終於學會愛惜自己,「只有這樣,另一半才會懂得欣賞自己。」由輕率地愛到學會等待,只有等到真正心靈契合的伴侶,才會再次投入關係。因為真正的愛情,不應有半點將就。

她仍然相信愛情。(鄭子峰攝)

訪問當天,從過去說到現在,Yu的臉上都多了一份自在:

記者:周咏詩

拍攝、剪接:林宛津

製作人:潘諾兒

攝影:鄭子峰

場地提供:Girlboss by Master Kama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