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戀曲】愛侶冷戰時期一別數十載:幸福是能與對方一起看風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張愛玲在傾城之戀寫:「生在這世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

《冷戰戀曲》劇照

(內含大量劇透,逃生門在此!)

波蘭導演Paweł Pawlikowski自2013年交出《Ida》後一鳴驚人。去年導演以雙親的真實經歷作為電影作為藍本,交出另一以黑白為主的電影《冷戰戀曲》(Cold War),講述一對生於1940至1960冷戰時期,只能愛得七零八落卻依然用盡一輩子來愛的情侶。電影去年亦入圍了出名競爭極度激烈的最佳奧斯卡外語片,水準當然有一定保證。

《冷戰戀曲》劇照

在冷戰陰霾的籠罩下,神秘又迷人的Zula因為一場徵選而遇見了才華出眾的音樂家Wiktor。Wiktor即被Zula吸引,就算工作夥伴不斷提醒他,惹上這名神秘又危險的女子不會有好後果,但他依然如飛蛾撲火般衝向Zula,不時尋找機會與眼前這位女子相處,並且用盡所有去愛她。

可惜在政治抬頭的年代,藝術淪為意識型態政治工具。政治利益的魔爪,伸入了這個本來美好又和諧的波蘭民族藝術舞台。這對活在歌曲與舞蹈底下的愛侶,就此捲入政治漩渦。為了可以好好地活,Wiktor決定逃到推崇自由主義的巴黎。他想要帶著Zula一起到巴黎開展新的生活,可是Zula決定留在波蘭這個推崇社會主義的國家,安心當一位備受眾人注視的歌伶。

從此以後,他們就於意識型態的分叉口失散。

《冷戰戀曲》劇照

+3
+2

在安定的世代下,我們尋求各種人生刺激,從每個生活小節詰問人生的意義以及真愛的模樣。但在動盪的時代下,人們只想得到一餐溫飽、一刻的安穩寧靜。可是在那個年代,大家不是被社會主義壓抑得透不過氣來,就是被自由主義諂媚而失去自我與人生目標。Wiktor與Zula象徵著當時千千萬萬對被政局拆散的情侶:就算再愛,也只能夠終其一生分分合合,顛沛流離。

《冷戰戀曲》劇照

後來他與她各自都有了新的生活,也有了新的愛侶,但彼此的心都只容得下那個遠在他方的愛。或許念念不忘真的必有迥響?上天讓二人再遇。二人芳華早逝,心境亦早已改變,但只要看見對方,愛火亦馬上重燃,就如電影中所講:「鐘擺殺死了時間」,彷彿他們所經歷的種種悲劇在這份愛前都無關痛癢。

為了她,他甚至明知自己一回國就會被判刑,失去多年自由,但他依然不惜一切回到她的懷抱。最後身為鋼琴家的他,最珍貴的手指被扭斷,更被判囚20年。她為救出他,決定與不愛卻位高權重的男子結婚。

《冷戰戀曲》劇照

+5
+4
+3
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詩……生與死與離別,都是大事,不由我們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們人是多麼小,多麼小! 可是我們偏要說:「我永遠和你在一起,我們一生一世都別離開」 ——好像我們自己做得了主似的。——張愛玲《傾城之戀》

這就是那個時代的愛情,只能任愛在隙縫間生長,待所有都事過境遷後才能攜手遠離所有:遠離苦痛,遠離孤獨,遠離煙硝,遠離裂縫,遠離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然後在一個杳無人煙的地方結婚,一起靜靜地看風景。

別的她不知道,在這一剎那,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

《冷戰戀曲》劇照

導演在一個訪問中說:「在抵達生命終點前的兩三年,他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戀人,終於了解到除了彼此以外自己一無所有,國家城市會變,政治情勢會變,情侶、妻子會變,他們深刻明白這個世界上真正存在的只有她,只有他。這就是劇情主體,雖然聽起來並不像一個愛情故事,而是一場極其失敗的婚姻,神不願意讓你擁有一段美好的理想愛情,你會寧可只要活在平凡的關係、穩定的環境和單一一個國家就好」

世間上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事了,大概無論活在哪個時代、活在何種背景下,找到那個可以讓自己心甘命抵、用盡一輩子的情意來說愛的人,大概就是一種最實在的幸福。

【第一屆武博】從李小龍到黃飛鴻,香港武術電影世界聞名,武博的「光影武林」隧道,以專業武術角度解構七套精選電影的武打場面,讓觀眾從大銀幕以外,真正了解武術的應用及背後理念。熱愛武術電影的你,必撐!5月3至5日,眼界.決定境界,九展見!
按此立即購票
按此瀏覽武博專頁

延伸閱讀:

【讀書】只有31歲,還是已經31歲了? 該如何面對走歪了的人生?

【幸福定格】八對夫妻訴說各自的心底話 論盡婚姻與幸福的關係

【我們與惡的距離】殺人犯媽媽的痛苦:與女兒斷絕關係只因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