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女生】台灣女為愛嫁港男7年 期待變抑鬱:香港不適合生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一輩人渴望出走,誓要逃離這片逐步吞噬我們的石屎森林,尋找那份嚮往已久的自由空氣;Melon也離開了生活二十多年的城市,搬到香港生活;不同的是,她是為愛而來,換來的卻不是自由,而是無窮的思鄉與孤寂。

七年過後,她還是討厭香港的快速節奏、人們的冷淡,甚至認為香港並不是一個適合生活的地方。不過,為了愛、為了家人,她選擇留下。是妥協、是習慣還是苦澀縫隙中的一點快樂,只有一線之差。

攝影:黃寶瑩

台灣女生Melon於七年前為了愛情而選擇放下一切,來香港生活。(黃寶瑩攝)

為愛,放下一切走入陌生的城市

儘管小時候歷過搬屋,但也只是由台北北投區搬到淡水,兩者同樣是一個遠離市區,提倡慢活的地方,環境也容許Melon如野孩子般的在街頭跑跳,畢業後也找到自己有興趣的時裝採購員工作,過着慢與自由的生活,卻為了遠距離戀愛而跳出舒適圈,決定與拍拖三年的男朋友結婚,並嫁到香港生活。

除了基於原本的工作能夠讓她轉職到香港分公司,也是因為她不想再過着只能與愛人間中見面的日子,但同時存在許多的不確定,她回憶當時的心情:「其實我在拍完婚紗照後,我就覺得我不想來了,因為我發現我要離開我的家人、朋友,所有東西都沒了,工作也要換一個新環境,廣東話又不是聽得很懂,我只是為了這個人。」不過,那刻已到了一個無路可退的地步,就只能走下去。

相關文章:

【移民女生】90後移居冰島打「筍工」:在這兒長大的人都想離開

我只是為了這個人。
Melon

未曾在香港生活過的Melon,一開始總是充滿期待,認為香港十分美好。(黃寶瑩攝)

頭一年的生活如她想像的美好:逛不完的商店、買不完的服裝

未正式來香港生活前,Melon只是到過香港出差,對於香港的印象總是美好的,摩登的高樓大廈和逛不完的繁華街頭,於是也帶着期待。嫁到香港後,唯一感覺不好的就是住所環境未如她印象中會在香港劇集《大時代》、《真情》等看到的大房子,她道:「明明就很小,我常會撞到家具。」除此之外,還是離不開初來乍到的興奮,對任何事都抱新鮮感。工作以外,幾乎每一天都在逛街,逛H&M、Zara那些當時還未打入台灣市場的連鎖時裝店。不過,那只是第一年的快樂,一年過後沒了新鮮感,她開始覺得在這裡生活很不舒服。

從期待到不喜歡香港,大約只是一年的時間。(黃寶瑩攝)

後來,卻怎麼都不一樣?

面對香港人的明快節奏,她更不習慣,如走路太快,坐港鐵時車廂內的人還未出來就進去,甚至試過乘坐升降機時未有即時按鈕,而給別人罵,面對這些,她都能選擇吞下去,但當面對言語不通的問題,卻讓她感到自己是「外人」。

即使Melon懂聽說基本的廣東話,能應付日常生活,但有些時候與別人聊天時,也沒有辦法插話,除了是說話速度快,對於某些用語也常常不明白,於是就只能在身邊擔任陪笑的角色,甚至因為口音問題,也會經常被問及「你是上面哪裡來?」的問題,她回憶道:「我覺得我有時候會有被排外、歧視的感覺,好像怎樣也沒方法融入。」

相關文章:

【陳柏宇】對望符曉薇4分鐘太短 想像失明欲哭:見唔到妳我好慘

鄭麗莎少有曝光一面 曾欺凌別人、穿環尋認同:反叛成就完整的我

身邊好像只剩下丈夫了,我就覺得我為甚麼要在這裡。
Melon

好幾次的想要離開,卻放不下

但最愁苦難過的,大概是第二年開始出現思鄉與孤單的情緒,家人不在身邊、沒有朋友,於是開始懷疑自己過來的目的:「我覺得生活圈變很少,每一個地方都是新的,卻又會覺得很孤獨落寞的感覺,因為身邊好像只剩下丈夫了,我就覺得我為甚麼要在這裡。」

孤寂感讓Melon有過好幾次想要離開的念頭,甚至有次與丈夫吵架過後,覺得自己沒有能夠容身的地方,既沒娘家可回、又沒朋友可傾訴,於是已經收拾了簡單的行李,拿了護照,踏出了家門,由早上六時開始坐在街上,猶疑該不該買機票回台灣,更打了通電話給媽媽:「我跟媽媽說『我想要回去』,但她卻明確地跟我說『小事一樁,不用回來!』」於是,她又默默於晚上自行回家:「我覺得如果我真的走了,我就不會再回來,我再也沒有面子回來了。」

無窮的孤寂感讓Melon變得抑鬱,經常都會在家裡哭。(黃寶瑩攝)

我覺得既然選擇了要在這裡生活,就不能再這樣子了!
Melon

孤寂讓她漸漸抑鬱,甚麼也提不起勁

可是,孤寂感並不是別人的一言兩語就能解決,Melon大約有三年的時間變得十分封閉、抑鬱,漸漸將自己與外界隔絕,經常都會在家裡哭,亦曾有過輕生的念頭:「我不想認識朋友,我也不想認識香港,連出去我都不想,也覺得我不想在這裡,也會問自己到底屬於哪個地方,慢慢對自己沒信心。」

身邊沒有人可以依靠,有事也不可以第一時間回娘家,唯有時時打電話回去,向家人哭訴,直至她感覺到自己的行為讓遠方的家人非常擔心,終於她覺得自己要變:「他們安慰我的同時也很擔心,我不想讓他們擔心我,而且我覺得既然選擇了要在這裡生活,就不能再這樣子了!」

現在的Melon變得積極尋找讓自己快樂的模式,喜愛時裝的她更開設了「Melon Me.」網上商店。(黃寶瑩攝)

前半段香港的生活是苦澀;後半段便是積極尋找快樂

後來的故事,便是Melon慢慢開始改變,積極認識朋友、辭掉了工作,照顧小孩,也想要為自己作多一點努力,情緒也慢慢好起來。儘管對香港的街道同樣陌生,但為了小孩與自己,她決定每天都要去一個地方,迫使自己融入香港的生活,那些對土生土長的我們來說很普通,卻對Melon很困難的地方,像是MegaBox等,就要找上半天的時間。不過,這就好像她剛來香港時到處逛街,充滿期盼的那個自己,也重新接觸自己的興趣,回到「時裝採購員」的身份開設了時裝網店。

走過孤寂、封閉,現在的Melon積極生活:

+4
+3
+2

最後,還是會留在香港...

雖然對Melon來說,香港還是有太多不好的地方,擁擠、節奏快、香港人的直白說話方式等,偶爾也是會想台灣,但現在問到她會否希望再回台灣生活,她便回答:「我會在想如果我退休我是不是可以回台灣了?可是那時又不一樣了,因為你已在這裡有你的朋友,有你的生活,所以現在就會想一直生活在這裡,還是會找到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

出走到另一地方,或許只需一個理由,一剎那的衝動,在慶幸這刻我們還有選擇權利的同時,徹底思考想要過怎樣的生活,或是當前更應做的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