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食的理由】愛男友但不能沒有「激情」 女生︰我沒有被滿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Wing今年31歲,任職設計師,和男友拍拖五年,最近進展到談婚論嫁。結婚前,她通過電郵約記者見面,想將鬱在心裡的秘密說出,過後就順應劇本,高高興興結婚去。訪問過程中,她透露過去五年的幾段偷情史。

偷情除了因為她有一顆很野很「曳」的心外,也因為男友滿足了愛,卻滿足不了性。上一任男朋友也因為性愛不契合她主動提出分手,30歲來到這任男朋友,她不想重蹈覆轍,覺得愛可以戰勝情慾。結婚前把自己分割,一半的自己做好女朋友角色,另一半就暗地裡向外尋性,她嘆氣說,婚後就會收心養性?聊著聊著,發現阿Wing不太相信婚姻和愛情,她享受自己很壞、在人前演戲及偷情的刺激感──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

偷情的心理結構很複雜,甚至也是冒險、智力遊戲,不夠聰明很容易「沉船」受傷害。但它不是沒有由來的衝動,阿Wing甚至追溯,自己很像同樣出去「偷食」的阿爸。

阿wing說,女人沒可能只限精神交流,自己又解決不了性慾,這是女人向外尋的矛盾位。(iStock)

鬥智鬥力 尋刺激的內疚遊戲

阿Wing的故事並不鮮見,她本來約記者去銅鑼灣某公園見面,說是「偷情聖地」,入夜後許多像她和男同事一樣的「情侶」來偷情。男同事有家室,住在銅鑼灣,他們偏偏去隨時碰見熟人的地點約會。阿Wing覺得,最刺激不是在銅鑼灣鬧市拖拖手又鬆開,而是並肩坐在某公園的長凳,面向車來車往的馬路,前面不斷有人行經。「街燈射下來,樹有陰影,一半黑,一半光,前面路人行來行去。好大機會被熟人撞見,很刺激,但環境暗暗的,偷情又挺正。」阿Wing說。

約會幾次,他們從沒有問對方有沒有伴侶。阿Wing狡黠地想,不用問也感應到,被有女朋友或有老婆的人追求,與被單身男士追求,感覺不一樣。

「第一次約食飯,他已經拖你的手,搭膊頭。你知道遇對人,他是老手,也想玩。」她自己當然也是老手。由辦公室眉來眼去,再順利地約會食飯,兩人很有默契,她知趣,不胡亂問問題。不過測試到男同事偷情的底線只限拖手、接吻,不能再進一步,阿Wing就此作罷,疏遠對方。

她享受偷情的刺激感之餘,也希望得到手,得手的意思是可以上床。

無性的愛情生活

過去五年,阿Wing與男朋友幾乎過著無性生活,因性愛不契合──做愛沒前戲,即使有前戲感覺也不舒服,每次做愛不夠濕,疼痛比享受多。

「試過溝通,他說,男人不可以在過程中被叫停和被騷擾。那我什麼也不說,讓他自由發揮,他享受到,我沒有被滿足。可能他的工作壓力大,經常很累,好像不需要性。我們試過半年沒有做愛。」有段日子,阿Wing禁慾似的,日子特別難過,所以開始找其他人上床和談情。

能想像這段無性愛情,將演變為無性婚姻,無性是婚姻一個計時炸彈,但她說:「和你過下半世,包容你的優點缺點、愛你的人好難搵,我寧願犧牲性。和你性方面夾的人,不會陪你行人生下半場。」

那性需要呢?

「所以我一直好怕結婚,結婚等於束縛,不能出去玩。你沒有辦法預計將來,可能他拆穿我然後離婚,或者婚後我收心養性?到時真的被拆穿,離婚,順著條路去,像我結婚,這一刻時機剛剛好就結。」據阿Wing形容,內疚感反而令她更愛男朋友,此時她的內疚感開始湧出:「我像一個男人,做錯事後請他食飯、對他好,有時寧願他也偷食,公平一點。我也不想……男人常說這句,真像藉口。」

阿Wing覺得自小已是父親的共謀,見著他在外面有女人,暗中認同他的行為。(iStock)

像阿爸一樣偷情 也同情阿爸

阿Wing喜歡說自己像男人,沒有耐性,不愛受束縛,愛以性征服對方,主動追求她想要的關係。她說的「男人」,原型是她阿爸。

「小時被阿爸帶壞,令我知道男人不可盡信,長大我才知道,女人也不可盡信。」父母生了她後就分房睡,阿Wing自小已知父母是無性婚姻,因為阿媽有抑鬱症,經常愁眉苦臉,想法負面。她不想成為阿媽那樣的女人,同情阿爸照顧這樣一個女人,壓力好大。後來知道阿爸外面有女人,反而紓解一點——至少阿爸有渠道平衡自己,否則壓力大到爆煲;阿Wing寧願阿媽也在外面找男人。或者離婚更好。

「我中四時,阿爸帶個阿姨出來,約我吃飯,看我的反應。他知道我性格似他,不會抗拒。」阿Wing展示手上的兩隻錶,說其中一隻錶是某個偷情對象送的,她毫不掩飾戴在手上,想起阿爸的技倆,他愛送飾物送錶給女人,為了讓對方每天戴在身上,掛住自己。

「他不一定愛這些女人,但想潛移默化,不過想多個人掛住自己,傾慕自己。為什麼男人喜歡送錶給女生?男人很不可信,只為了令女人越來越喜歡他。」因為明白阿爸,所以阿Wing從來小心玩遊戲,不會被偷情對象的甜言蜜語迷暈,她很明白對方不過玩玩,當感覺自己有點愛上對方,立即抽身,清醒一下,也從來不惹不易捉摸的男人,一旦沉船就好傷。

「女人容易因為性而愛上一個男人。不是個個像電影,偷情偷到開花結果,別相信男人轉死性。因為一剎那的感覺傷心一輩子,太不值得。玩也要懂得保護自己。如果他真的愛你,一早便『飛』了女朋友,認真追求你。」阿Wing從前曾因為某段偷情不順而傷心哭過,但哭完一次,又好快有新的目標,不傷心了。

「我相信婚姻,也相信愛情,雖然知道偷情是傷害兩者。」

阿Wing指的「相信」,應該指相信她男朋友對自己的「愛」,不是指自己真的相信婚姻或愛情,她始終覺得,男朋友玩夠了求平淡日子,但自己未玩夠。糾結之處在於,未玩夠的她只會選擇玩夠了、定性的男人結婚。「我也想要性滿足,寧願今世做男人,女人是一個包袱。男人有錢或無錢都可以偷食,但女人一偷,不符合世俗眼光。一定好多人鬧我,但鬧就鬧吧。」如她所說,婚姻的結局說不準,或者被他輕易拆破,或者一輩子也蒙在鼓裡。

女人的愛與慾,不是禁忌!聯絡我們,分享你的情慾故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