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關係導師提供課外whatsapp支援 同港男港女上「積極戀愛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性關係導師鄭家駿正職做保險,愛情導師和保險,都被社會極度標籤化,被輕視,而他同時擁有兩個「不受歡迎」的身份。無獨有偶,他大部分學生同是被社會標籤的一群:所謂「中女」或「剩女」,一班三十至四十歲,事業有成但單身的女士。

堂上鄭家駿會鼓勵學生,別定義自己為「剩女」或「中女」,「為什麼講到自己賣剩蔗,無人要?她們不過是『渴望戀愛的單身女士』,對戀愛焦慮,但我欣賞她們踏出一步,來上課,認清自己問題所在。」同樣鄭家駿也花好幾年時間,對「愛情導師」的身份多了釋懷和接受。從前他羞於向別人講自己做這行,沒派過一張卡片。

除課程外,鄭家駿供單對單諮詢服務,另外收費。(楊程攝)

「別人的通常反應:你是溝女王!會疏遠你,看不起你。」鄭家駿前後教戀愛六年,13年出版第一本如何教男士戀愛的書,他說一開始也教「膚淺嘢」,教男仔如何搭訕溝女,成功拍到拖但維持不了關係,有學生接受不了失去戀人出現毀滅傾向時,他自覺教壞人,後來轉教心態多過技巧。近年他主要教女性如何「積極戀愛」。

他由男性市場轉為女性市場,也出於商業考慮。極速約會公司或配對公司最先找他教戀愛課程,主要以女性為主,因為男性市場始終太細。鄭家駿分析,男士愛面子,覺得自己天生識溝女,寧願用錢買手袋追女仔。女性寧願買少個袋,爭取幸福,通過課程找到另一半。更重要是女性對「講心態」有耐性,男人寧願純學技巧,但求快捷實用。「積極戀愛課」共15小時,時間比配對公司「學習如何約會」之類的課堂長,收費4800元。

男生怎樣學習戀愛?另看:【港式愛情課】戀愛速成班導師 不是我鼓勵以貌取人 而是社會

學員:導師的權威與經驗 更易入耳

Fanny今年41歲,離婚一年多,中學初戀、結婚甚至離婚都是同一個男人,時間長到她已經忘記怎樣和前夫以外的男人相處,十多年心思放在子女和家庭,加上一份正職,像一人打三份工,從前連化妝和高踭鞋也省掉,從不打扮,典型廿四孝主婦沒重視過自己。離婚後她想再次戀愛,上課希望知道,自已究竟找什麼對象。

「我仍渴望另一段長久關係,讓我安穩和扶持,所以來上課,知己知彼,學習如何變得有魅力。原來我結婚這麼久,不知道男人需要什麼。」Fanny覺得導師鄭家駿能告訴他,男人腦袋究竟想什麼,女人怎樣才找到心中理想對象,其中有一節課教女人如何增加魅力與自信。

Fanny分享第一次用交友apps約會日本男人,後來發展為情侶,因為關係不符合自己期望,她更想擁有一段長久關係而主動把它結束。過程中,鄭家駿和她的朋友都有給與意見。記者聽來,愛情導師和朋友的意見相差無幾,Fanny明明清楚感覺和渴望的關係,那愛情導師究竟擔起什麼功能?

「為什麼你細時阿媽阿爸意見不聽,老師一講你就聽?因為老師有權威和『牙力』,即使大家講同一句,你仍更相信導師。家駿有好多戀愛經驗,鼓勵我嘗試,衝出安全帶,例如年齡是否限制國藉是否限制呢?」Fanny說。

鄭家駿有學生介意被朋友知道自己參加戀愛課程或出去Speed Dating,不敢分享,所以找鄭家駿做幕後軍師;有的屬於「Chur爆」類型,一認識人就問有沒結過婚,有沒女朋友之類,務求迅速過濾不適合的男人。「連朋友同事也覺得她『Chur爆』,咄咄迫人,沒有朋友可傾訴。導師的存在才如此重要。」

聽來,導師像飾演學生的朋友,或幕僚,或私人顧問,課程以外遙距以whatsapp提供戀愛支援,買來一份安心。

家庭及婚姻關係治療師唐靜思指出,一段親密又健康的關係,的確穩定我們內心的感受。如果暫時未有一段關係,也要學習珍惜自己,別認同社會以「中女」、「剩女」名目對傷害自己。(資料圖片)

與女人談論愛情 究竟談什麼?

明愛向晴軒「飛越愛情輔導服務」曾在2014年進行了香港單身男女拍拖現況調查,發現67%女性稱因為工時過長而單身。在「積極戀愛工作坊」上,鄭家駿同樣見著不少沒有時間經營愛情,花大部分時間在事業的女士,爬上高位,做管理層,比男人能幹百倍,限於工作環境及圈子窄小,戀愛關係真空了,他在配對公司或課堂見最多這類女士。

他也觀察到應運而生的局面——男士渴市,於是改變了傳統男追女,女士變成「候選」的一群。「一個男人正正常常,有份不差的正職,大把女仔『吼』住你,當你筍盤,造就男人輕佻,大把揀。」他最常聽見學生分享,與配對的男人見面,對方告訴你接下來還會見什麼對象,如輪選面試一樣,還未輪到你。交友apps上更大把「資源」,男人今天約一個女人,明天約另一個女人,都不稀罕了。

明愛向晴軒危機專線及教育中心督導主任周映雪說,見著女人受生育年齡催趕,壓力比男人大,35歲是一條分水嶺,眼見到身邊朋友結婚,抵受不了家人和朋友的目光,怕新年、平安夜、聖誕節和情人節。

「好多女性玩塔羅牌,成千元問一題,預測未來三個月,戴什麼旺你,去哪識人。我認識一個做會計的女人,九年沒有戀愛,把錢花在塔羅占卜,想知道幾時有真命天子。」周映雪形容。

或者因為如此,教心態或心境才比技巧重要。鄭家駿特別鼓勵學生別沉迷尋找白馬王子,世界沒有Perfect match,雙方為段關係付出才出現perfect match云云。也叫學生寫擇偶條件別只列優點,想想自己能接受對方什麼缺點。他最常叫學生「愛自己」,欣賞自己,女人聽了大概心舒服一點。

「人的本質就是渴望戀愛,人生來有隔離感,需要愛來重新連結,有父母的愛,兄弟姐妹的愛,也需要情人的愛。只要愛的能力提升,情就出現。」鄭家駿特別不認同社會上漸增的「單身主義」宣言,認為扭曲人對愛有需求的本質。

家庭及婚姻關係治療師唐靜思則對「單身主義」提出另一個說法:「提出單身主義,對於社會男尊女卑的充權,不代表我擁有男人才有價值,女性即使沒有戀愛關係,也不能被污名化,毋須覺得次等或有問題。」她覺得,在男尊女卑的世界,女生更應該學習疼愛和珍惜自己。「如果不疼自己,即使進入一段關係,只會形成『Codependency』關係,依賴彼此依賴過頭,失去自己。」

鄭家駿說自己想正面推廣愛情教育,礙於「愛情教練」與「人生教練」一樣,在香港被標籤及輕視。(楊程攝)

我們把愛情收在櫃桶底 結果不懂愛

聊到「愛情導師」的身份被社會標籤為「低俗」,學生渴望戀愛的心願不見得光,受輿論壓力似低人一等,鄭家駿談起就慍怒了。

「香港因為剩女多,才造就我的出現?為什麼不想想剩女剩男出現的原因?」他反問:「中學不能談戀愛,到大學也不主張談戀愛,工作時,父母開始催促,還不拍拖還不結婚?我什麼也不懂,不知道如何談戀愛,不懂溝通,也不懂維繫。未建立能力就要她即刻找個男人拍拖、結婚?」他見著不少女士受單身壓力,被家人催迫,被社會歧視而生出抑鬱和情緒病來。

「為什麼那麼多人來上課?以前沒有這類課堂,大家失去經營關係的能力,我以前從沒有想過,原來有人拍不到拖。」在香港,鄭家駿沒法考來戀愛導師為名目的資格,為求令兩性關係導師的身份多份專業性,他考取身心語言程式學執行師,整合靈性心理學領導執行師、心理治療技巧應用與實踐證書及催眠治療執照等。

社工周映雪也說過,戀愛教育應該納入主流教育,因為愛情是重要一課。「許多人的戀愛和關係上的處理好似嬰兒,一到適婚年齡,迫住學。許多人有心經營關係但沒有方法,情愛教育非常重要。」該機構開始嘗試在中學推廣「戀愛教育」。

「港式戀愛文化因為被標籤,一講情情塔塔就像八卦,好難突圍,什麼為之好的戀愛文化?要客觀而公開探討,像在學校或公眾前,被再掉入TVB盛女愛作戰式的八卦。」鄭家駿不想再收收埋埋,像不見得光的秘密組織,所以他終於願意派卡片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