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水池變親水空間?入黑有戲睇? 創新實驗改造荔枝角公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的公園出名乜都唔准玩:不准放風箏、不准帶狗、不准奔跑。但大家繼續對回音牆投訴,政府繼續在冷氣房裡辦事,亦無補於事。賽馬會「創不同」(MaD)社會創新實驗室舉辦「公園實驗室@荔枝角公園」,邀請大眾及政府官員參與長達5個月的實驗,由下而上收集改善公園的點子。各組商議後,提出有趣點子如把噴泉變成親水樂園、晚上搞電影放映、放上可移動的桌椅供人自修及漂書等等。

荔枝角公園面積廣闊,而且吸引不同族群如老人、板仔、外傭等等。(由MaD提供)

在拋出創新點子前,大家先落區觀察居民到底如何使用公園。社區組織「美孚家政」成員Kenny是今次團隊成員,考察期間見到這樣一幕——一班街頭音樂人在涼亭內唱歌玩樂器,因為涼亭可「焗住啲聲」,似現場演出效果。「原來公園可以咁用!」Kenny笑說。空間的設計用途與用戶使用經驗相互緊扣、模塑——於是大家便參考民間智慧,大膽拋出創新想法。

就如「創不同」今年初「實驗圖書館」的試驗,社會創新實驗室 (Social Lab) 旨在結合社會不同界別如官、商、民的力量,嘗試透過收集民間故事,由下而上解決現存社會問題。今次他們把目標聚焦鄰近美孚新邨的荔枝角公園。Kenny說:「呢個公園有趣地方係,大部分使用者係美孚新邨居民,只要說服到相似背景嘅人就可做到改變,唔會有好大反對聲音。」上周六(24/6) 他們在美孚舉辦「公園計仔分享會」,邀來區議員、居民、社區組織及康文署職員等,交流想法。

官、商、民一起坐定定諗計仔,情況有多難得? (由MaD提供)

廁所清潔工要跟「客」打招呼 洗手盤不能濕 顧客:好無謂

+7
+6
+5

水池變親水空間  大人細路都可玩水

美孚居民及環保人士朱漢強跟其同組組員,當天就向大眾介紹他們把公園觀賞水池變成「親水樂園」的想法。「公園有觀賞水池,但只限制畀人睇,唔畀人掂。」朱漢強說。組裡有人是園藝治療師,特別相信大自然對人身心健康的力量。「玩水係特別開心,你聽水嘅聲音、撥開水簾,水會生出新嘅形狀,其實可刺激創意。」朱漢強說。他們看中荔枝角公園一個有幾級流水及一幕長長水簾的水池,希望把它變成親水樂園,讓大人孩子都可走進水池中玩樂。

他們曾就此想法進行小組研究。有人支持,但亦有家長怕地滑、怕水會濺濕附近行人;政府則怕水不衛生;區議員就擔心用家不守規距,而且以前有小童跌入水池溺斃。「但正正因為香港冇親水文化,小朋友唔習慣,更冇呢個能力去應變。而且我地要相信公民,呢個既係一個硬件遊樂實驗,亦係一個公民質素考驗。」朱漢強說。他明白政府怕投訴,但他認為不應助長投訴文化:「如果部門驚投訴就縮沙,呢個係最唔樂見。」除親水樂園外,此組亦建議利用水池的水簾營造水療空間,放置瑜珈蓆讓大眾可靜坐放鬆。

朱漢強及其他組員希望能改造此水池,成為親水樂園。(由MaD提供)

居民在公園計仔分享會中積極表達對荔枝角公園的建議。(由MaD提供)

「黑夜公園」  搞漂書、放映會

另一組由學生、室內設計師、荔枝角公園經理等組成的團隊,則提出「黑夜公園」概念,建議善用夜晚時段舉辦不同公眾活動,如搞放映。組員William跟組員早前夜晚到公園考察時,見許多人做運動如跑步跳舞,便想同時搞靜態活動,吸引不同興趣的居民。「好多居民支持我哋!」William興奮的說。他們曾在公園進行先導試驗,以手提電腦為居民播電影片段,大受歡迎。居民更點名希望播放合家歡電影。

 團隊早前考察公園時,發現清潔工只能坐在草地捧著飯盒吃飯,於是亦提出在公園擺放多功能桌椅,讓用家自由在桌椅上吃飯、溫習甚至辦讀書會。他們亦留意到周末有許多外傭聚集,學習化妝或穿著民族服飾拍照等,於是想到辦結合本地手作的南洋市集。William的團隊裡有成員為荔枝角公園經理。「我地擔心南洋市集辦買賣有問題,佢話,唔收錢咪冇問題!佢可以畀到實在而行得通嘅意見我地。」William說。他很感激這位來自政府的成員思想開放,並沒有以官僚口吻潑冷水 。

提出黑夜公園的團隊建議在晚上放映電影,並邀請居民表達意見。(由MaD提供)

團隊重視跟公眾交流,所以在公園多處貼上中期分享會的宣傳資料,望更多居民表達意見。(由MaD提供)

社會創新不牽涉政治爭拗?

此外,其他團隊亦提出創新點子,如小童群益會社工Adino觀察到Pakour (飛躍道) 愛好者常在練習期間被管理員軀趕,只能在深夜練習。於是他們希望以一遊樂場為試點,建立共同管理平台,讓用家、政府、社區組織、業主立案法團一同商討如何管理,望能彈性使用公園空間。亦有組別提倡「五感公園」,以觸覺、聽覺等製作公園地圖,鼓勵公眾探索未知領域。

當天深水埗區議會主席張永森表示:「要實現這種創新不算難,因為不牽涉政治爭拗。」MaD社會創新實驗室的研究員Loretta也對我說:「今次我們在計劃開先便跟社區伙伴合作,希望更容易在社區實現。」但參與Pakour的年輕人亦說:「跟康文署傾過,他們覺得設施有既定用途,唔係話你想玩乜就玩乜。」社區創新未必如政治般大是大非,波瀾壯闊;但要放下成見,誠心聽見不同聲音,亦是困難。

【新界人看回歸.上】見盡深圳漂來屍體 64後放棄香港事業移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